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81

    不渝起来。

    最后,房遗爱只好说,高句丽不可信,乃反复无常小人——举例历史上几次他们的反叛,弄得李世民和一些臣子将领哑口无言。

    皇帝没面子,心情很不美好,直接道:“房俊,既然你怀疑他们,那么这回跟高句丽罪太子回去的大唐使就是你了。若是他们假意投降,找出证据,朕绝不轻饶高句丽!”

    李世民说的厉声厉色,但话锋一转,随即继续道:“但若是他们真心受降,一切都得回来后,朕和两位宰相、大将军决定,不容你置噱。”

    房遗爱轻皱的眉头逐渐锁死。

    李世民最后道句:“你且去罢。”

    根本不容房遗爱反驳。

    房遗爱轻喏了一声,只能一脸阴沉的应下这道旨意。

    等出了帐篷,正巧碰见了那高句丽的太子一身谦卑的走向中军大帐,又过来跪朝大唐皇帝。

    房遗爱目光凝冷,轻扫了对方一眼,大步掠过,朝着陈慕之宿营的地方走去。

    ……

    第111章 贪花好色房二

    东征这边, 房遗爱在那儿兴风作浪、作天作地……当然这话是杜荷写给太子信里的意思,但从中太子殿下可以看出房遗爱的各式“能耐”了。

    甚至有些锋芒毕露了。

    不说房遗爱才华和背景如何,只说他的“性子”, 看了杜荷的信件, 确实让李承乾重点忧切了一下。

    这天夜里他甚至难得的失眠了,拿杯清酒对月叹愁了。

    李承乾早就知道自己对房遗爱关切太深, 或者是太过在乎。

    这是他从前没有想过的。

    很快太子殿下的担忧并不是杞人忧天, 房遗

    爱居然领命被李世民派往高句丽国内了。

    这让李承乾的眉毛重重的挑高。

    他认为此事太过冒险,如果高句丽有人知道攻陷他们各个县城城池天险的最大功臣利器,并大唐这次东征其所用所有的发明创作的根源祸水就是房遗爱本人的话, 房遗爱此行未必安全。

    李承乾只好派人继续打探,甚至提笔写了几封密信,冒险动用了他在军中安插的几个暗手, 赵德子和东宫管着此事的下属倒是劝了一劝,这些暗地的手段不到关键时刻是不能最好是别轻易动用的, 可说了一遍,太子殿下坚持己见,他们也只能听主子的命令,再让消息传递的小心再小心。

    上次所谓的“东宫谋反”一事, 若不是洗清, 恐怕等待太子殿下的就是被废的开端, 废太子的战役一旦开始, 想停歇恐就没那么容易了。

    不说东宫别人, 但太子殿下对房遗爱的在意, 只有太子身边的赵德子一清二楚,知道真相。

    所以,这也是他一直以来对房遗爱额外恭敬的缘故,有东宫其他人问及,赵德子只是故作高深,面容一肃,尤其是底下的奴婢们就不干随便打听主子的事儿了。

    当然,不开眼的,也早就被赵德子借故收拾了。

    时间久了,也就没人敢问了。东宫,尤其是太监宫女奴婢们之间的风气还为之一肃。

    李承乾甚至担心,明面上房遗爱是皇帝派往高句丽接受受降的使臣,但实际上以他对房遗爱本人的了解,他肯定不甘于此,就怕房遗爱做出什么危险的事情。

    虽然李承乾心里也赞同房遗爱的意思,甚至站在长安城宫内的宫殿楼宇的高处,遥望东边风景的时候,李承乾也不满于李世民为何选择停滞不前的策略,为此心里面焦急过,恨不得随东征大军过去的是他,而不是他那胖子四弟李泰。

    ……阿耶,好像还是老了。

    李承乾心底低叹一声。

    等太子回了东宫之后,截住了东宫小朝廷往皇帝那边部分信件——都是劝谏皇帝继续东征,一鼓作气的谏言。

    ……

    太子又给房遗爱写信,房遗爱身在高句丽腹地,当然本人接不到了。他此时顾不上想着别的事情,只是看着眼前“调戏”他的百济“使臣”,一脸呵呵哒的表情。

    他颇有些无语。

    就因为他来到高句丽,只看歌舞,高句丽国王和太子送给他的角色美女,他都退回……这百济的“使臣”就认为他喜欢男人?!

    甚至,还亲身上阵,来勾引自己!?

    或者说——“撩”一字更确切?

    房遗爱不确定,但肯定这个百济使臣并不是单纯的百济国内普通贵族勋贵子弟,他混大唐勋贵圈子久了,看人也有一套,加上本身带来的密探和在高句丽埋伏的间者,他琢磨了一番,觉得眼前这人更像是百济的皇族,或者说是皇子……

    就是不知新罗那边会派出什么人物来接触自己?!

    房遗爱有些好整以暇了,他没想到此行还真的颇有收获,或者说之前他和陈慕之说的,陈慕之真做了之后,这结果颇有成效。

    果然,在高句丽更东边的两国在大唐暗自派过去的人游说下,动心了。

    房遗爱慢悠悠的饮酒,嘴角露出淡淡的一笑,配上他此时不羁磊落的潇洒举止,竟然赢得高句丽这高档酒屋所有众人的眼神,更是让百济这皇子眼睛眨都不眨。

    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假意应付,装的倒是蛮像,对方明面上是给他敬酒,实则碰触到房遗爱的手指时,用指甲尖如羽毛轻划了一下。

    房遗爱觉得皮肤痒了一下,不禁抬眉清冷扫了对方一眼,百济这皇子也是个有意思的人物,眼带羞涩,可却又马上坦荡一笑,露出“心扉”,显得对他十分倾心的模样。

    房遗爱内心讶异,他这是遇到对手了。

    他睁眼再瞅对方,百济皇子长相不俗,虽说大唐男子俊秀漂亮多得是选择,但异域他乡,服饰发饰形貌略有不同,显得气质迥异,颇让人新奇。

    房遗爱小心脏不知道怎么一动,面上渐渐竟然泛出一股古怪的浅笑来。

    房遗爱这次来没带杜荷,杜荷在军营里苦哈哈的忙着军务,他享受着美酒和美人,好不惬意。

    这是明面上的,有关房遗爱在高句丽的行动不止高句丽本国人关注,大唐这边有几个也注意着,但怎么看怎么觉得房遗爱就是一个纨绔子弟,贪花好色——还是好男色。

    这让皇帝李世民接到密报时,神色奇异扭曲了一下,不由眼神飘到了房玄龄身上。

    “圣人?”房玄龄感觉到气氛微窒,抬头不由问道。

    “哦,无事。”李世民折了下纸,若无其事的说。

    房遗爱那边这肯定故布疑阵,房遗爱在暗度陈仓,表面纨绔好“男”色,实则在暗地里做着什么有利大唐的行动。

    李世民想象猜度了几个房遗爱可能会有想法或在高句丽发现了什么情况,但还是拿不准房遗爱本人在做什么。

    皇帝只好等着房遗爱那边发来确切消息,喔,待会儿得把陈慕

    分卷阅读181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