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85

    是大大的不敬。

    只是李世民不知出于某种心思,或者说他其实心底也知道,东征到底灭了高句丽是最正确的路,但他又没法选择去做,出于莫名的心思或感慨,或者是因为向来贴合他心意的房玄龄的面子和情分上,并没有在众臣众将军们面前说出“真相”,否则房遗爱和陈慕之是真的犯了不可轻饶的欺君之罪了。

    房玄龄是知道事情真相的,他吓得一晚上惨白着一张脸,对皇帝一脸愧疚。

    房遗爱已经看到他老爹额头上的青色了,那是叩头叩的。

    大唐见皇帝,并不是每次都行大礼的,更何况此时是在最不讲究理解的军营中。

    房遗爱心底顿时充满了愧疚,听了一耳朵房玄龄的叹气。

    房玄龄说了一番教育他的话后,并没有再声色俱厉的唠叨他,反而最后在房遗爱临走前,欲言又止,最终让他去看看杜荷。

    房遗爱神情疑惑不解。

    “杜荷怎么了?”

    回答他的是房玄龄的再次悲叹。

    房遗爱带着疑问去找杜荷,他本来以为杜荷不在皇帝这边,若是在的话,杜荷早就会在他回营的时候迎过来了。

    之前事情太乱,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弄得房遗爱并没有留心这点,他一直以为杜荷还和薛万彻在他们带领的那处驻军大营处。

    跟着侍候房玄龄的文书走,对方也是一脸同情之色,房遗爱没再开口问。

    他心里面已经觉得不好了。

    杜荷到底出了什么意外?!

    还是惹祸了?被皇帝打了个半死?!

    房遗爱想了好几十种杜荷的“祸事”,都没想到杜荷这么惨。

    ——躺在床上,那个伤痕累累,全身包着纱布,上面还浸着干红色的鲜血颜色的……的人,是谁?

    是杜荷吗?

    是他的好兄弟吗?

    ……

    房遗爱揉了揉眼睛,他胸口酸酸涩涩,蓦地冲过去,低头仔细看杜荷的脸庞——

    那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啊。

    残缺的半边脸,上面敷着草药,可是房遗爱能从中看出伤口是露骨的。

    杜荷的嘴巴像是被什么野兽撕咬开了,并且是不可挽回的毁容。

    身上更别说了。

    房遗爱看了一眼,都不敢看第二眼了。

    他以前从记忆获得的医术,此时已经全忘记了。

    满眼里,房遗爱看到的是令他痛心的惨状。

    杜荷,他是他的损友啊!

    损友,也是好友。

    房遗爱呆呆怔怔的。

    只有他眼角不知不觉留下的眼泪,证明他的思绪还在,可他完全没意识他哭了。

    这时陈慕之进来,沉默着看着他。

    房遗爱还是一动不动,引路的那个文书早就怕被房遗爱的怒火牵连,早就退出了帐篷外。

    此时帐篷内除了躺在床上生死不知的杜荷,只有陈慕之和房遗爱两人。

    不知过了多久,陈慕之突然喊了一句:“房遗爱。”

    房遗爱抬眼盯着他,漆黑的瞳仁里有着悲伤和泛起来的怒火。

    “你早就知道了?之前为什么没告诉我?……杜荷这是怎么了?谁干的?!”

    房遗爱此刻像是反应过来似的,全身仿佛泛起了滔天的火焰,怒气冲天,恨气冲天。

    他红着眼眶盯着陈慕之。

    陈慕之低声道:“我回来时襄阳侯已经如此了。据说……是汤沐时被野狼群咬的。”

    “……”房遗爱低头,又看了眼全身是伤的杜荷,他甚至扒开杜荷的一处伤口,仔细的看了一眼。

    极致的冷静。

    极致的可怕。

    静默良久,房遗爱低沉着嗓音嗤笑:“野狼?!呵呵……军营附近这里还有野狼,呵呵。”

    “……呵呵……呵呵,真是好一个野狼。好一个据说!”

    陈慕之不再言语。

    他淡漠的脸仍旧是那么阴沉,只是眼眸里对房遗爱有一闪而逝的同情,或者说怜悯。

    房遗爱没注意到,或者说没心思关注他人。

    他独自一人坐在杜荷身边一夜。

    第114章 阴恻恻的房二

    房遗爱想知道杜荷被袭击的真相, 也着手和太医们商讨就救治杜荷的办法,但人先期得靠养着, 首要是退热,并防止身上的伤口感染,这一切都得靠杜荷自己挺过去。

    房遗爱沉下悲痛之心, 静心沉气的天天给杜荷施针,以激发和加强他身体的技能与抵抗力。

    看顾了杜荷一夜之后,房遗爱提审了那个事发之时跟着杜荷的小卒——刘狗子

    那刘狗子出身平民,家里穷的叮当响,这次本来是个好差事,却没想到出了这么大问题。跟着的侯爷生死不知, 如果杜荷身死, 他恐怕也得一命呜呼,就连他家哪个穷山沟里的七大姑八大姨都得受到大牵连。

    那天, 他发现杜荷被狼群撕咬, 仗着胆子,边大声呼救, 边举起当时周围旁边竖起的火把,撵走了狼群,加上后来又其他军士及时来想就,这才把杜荷人背回来活了一条命。

    可这小卒刘狗子此时正奄奄一息的躺在伙房柴禾处,身上都是鞭伤, 若不是房遗爱过来, 这夜人就得死。

    房遗爱大怒。

    他一直认为杜荷这事有猫腻, 可军中上上下下,杜荷的身份尊贵,身上有爵位,又是驸马爷,皇帝怎么忙也得顾问一下,所以区区刘狗子的命不管怎么惩罚,刘狗子李世民是一定不会想让他死的。

    房遗爱不信,就连房玄龄都关照了一下,否则刘狗子身上也不会有褐绿色的草药覆着,就连陈慕之都来过一回两回。

    可房遗爱一把脉,这刘狗子分明是中毒了,此时声音着,和杜荷一样高热不退,但他这个高热并不是外伤引起的,反而是草药的事情。

    房遗爱更加确定了有问题,他找来了给刘狗子开药和上药的军医,那军医经审讯是无辜的,药方并没有问题,拿出来的草药也没问题,关键是有人过来,给换了相似的药,里面多加了一味让人燥热相克的草药。

    “先拿这方子给他快速灌下去,身上的东西也处置了,紧着上好的金疮药来。”房遗爱面色难看,对着军医吩咐道,这军医是太医院带来的,也是和房家相熟的,还算可靠。

    房遗爱让他日夜看护着刘狗子,算是欠了他一个人情,背后算计的阴谋者着是阳谋,根本不怕刘狗子丢了一条贱命,皇帝李世民哪里有心思想着刘狗子这个区区蝼蚁。

    杜荷这事说是意外也并不奇怪,何况杜荷是铁杆的□□,虽然在李世民心中还有着城阳公主和杜如晦当初的情分在,但一个帝王有多少个公主,何况城阳公主一直是个低调顺从的,就算驸马没了,大唐的公主想要嫁人,也有的是人选,当然嫁得好不好就不是皇帝最优考虑的了。

    分卷阅读185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