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86

    他们到时好算计。

    房遗爱稍微一想,这军营里和他和杜荷两人不对付的就是魏王、李敬业等人,若说是别人,也未必有那么大胆子能“谋杀”杜荷,难道真的是意外,或者是高句丽、拜祭、新罗等过间谍干的吗?!

    卑贱的刘狗子如果不知道“真相”,他的性命也未必会平生波澜,惹得背后之人冒险下药。

    所以,刘狗子醒来与否很关键。

    房遗爱不止等刘狗子苏醒,还打算自己查,并且去找了陈慕之借他之手查找,但陈慕之好像对他有所疏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皇帝的缘故。

    陈慕之至是提醒房遗爱,那日温泉处,魏王李泰和李敬业好像也曾经去过,但具体什么时间离开,肯定不是如他们所说,也没有人让皇帝去审讯彻查自己的儿子。

    想到杜荷的惨状,房遗爱有股冲动,直接去质询魏王,或去皇帝李世民那里申诉,但在路途上遇见了房玄龄,一把拉回他。

    “遗爱,你要干什么?”房玄龄冷眼盯着他。

    房遗爱阴沉着一张脸,若不是房玄龄在房遗爱心中分量和威严太重,此时的房遗爱胆大包天,根本不会顾及他这个阿耶。

    军营里军旗猎猎作响,一些尘土随着起的北风扬起,房玄龄忍不住咳嗽几声,脸色突然胀红起来。

    “阿耶!”房遗爱忙不迭的拍了对方的后背,心底也不由担忧起房玄龄的身体来。

    本来房玄龄岁数大了,身上有暗伤,平日里在家多注意保养,应该问题也不太大,可是这次随军,加上房玄龄之前在长安时也就很操劳,底子不好,这一劳累,身体自然就差了很多。

    房遗爱心里突然对李世民反感起来,这么使唤人--

    他心里有不满,面色上露出几分,房玄龄一看就知道自家这个二儿在想什么。

    这是对帝王有怨望啊。

    “杜荷的事,你别再闹了,现在是让他醒来养伤。”房玄龄劝慰道,带些温言温语。

    “阿耶,杜伯父不是您生死之交吗?!”房遗爱略带嘲讽的说道。

    房玄龄被他一顶,刚刚顺下的气又翻滚起来。

    房遗爱见状有些后悔,忙扶着对方坐下休息。

    良久,房玄龄忽然说道:“许是我老了……”说罢,自嘲一笑。

    房遗爱不语,抬眼看他阿耶已经苍老的面庞和略浑浊的眼瞳,里面似乎是在追忆些什么往事……

    回过神儿来,房玄龄看了看房遗爱,“二郎你倒是变了不少,长大了。比你兄长强很多,可也危险很多。”

    房遗爱听出房玄龄话里对他的担忧,可他并不再想窝窝囊囊的活着,也不想凄凄惨惨的死去,而首要就是他们房家摆脱高阳公主这个丧门星惹祸精,但事情发展并不像房遗爱想象中受控制,他现在跟太子掰扯不清,情感上也不明不白的……咳咳!当然身体上好像也没多清白。

    那个啥啥的暂且不提,房遗爱当然知道他和房家现在有多危险,现在只有扶太子上位,才能保住他自己和房家。

    至于历史上的唐高宗李治,他的皇位坐稳离不开长孙无忌等人的支持,可长孙无忌又和他们房家很不对付。

    房遗爱思考过,难道还能屈就历史惯性,他像是鹌鹑似的活着,永远受打压,求留着一条命吗?

    他不会忘记政治的残酷性,真以为房家未来的灭亡只牵涉到谋反吗?呵!那还不是权利者上下一张嘴皮子一碰的事儿。

    房遗爱没那么天真。

    房玄龄也忧心,但他并不知道房遗爱的“先知”,基于这种先知性的分析,如果房遗爱讲给他听,房玄龄也只会一笑。

    何况,阿耶活着房家好好的,难道还让他操子孙后代的心……房遗爱也并不想把自己的不同再透露给第二个人。

    大唐军营里回军的气氛越来越浓烈,从将军到军卒几乎已经人人都知道要撤军了。

    准备拔营的将士越来越多,夜晚巡营的军卒也越来越漫不经心,军纪瞬时散漫不少,好在李绩这个大将军治军还算有成,基本的军营纪律还在。

    房遗爱既然已经回来,原来他和薛仁贵驻守的那一路军自然要调遣回来,只是房遗爱放心不下杜荷,来回去了一趟,嘱咐好薛仁贵,尽了职责,还是没忍住跑回来。

    一是看杜荷,他要定时给杜荷施针,二是那小卒在军医的照顾下显然已经退热,神志清醒了。

    自然而然,房遗爱第一时间提审了他。

    他直接主动去见了那刘狗子,刘狗子此时正喝着药,见了上官,急忙要跪下行礼,房遗爱摆摆手,急忙问:“你先说说那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刘狗子知道房遗爱和襄阳侯要好,刚刚醒的时候从军医口中也知道自己差点儿被人谋害了性命,之前没敢说出口的话,他一咬牙,不顾身体上的痛苦,砰砰砰磕头,说起了他那夜看到的真相。

    ……

    “这么说你是看到魏王和李将军打晕了襄阳侯,然后没过多久群狼来的?”

    房遗爱哑着嗓子说道,他声音虽然不大,但整个人散发着腾腾杀意。

    刘狗子瑟缩了下肩膀,“是的,小的一开始并没有瞧见。等看见的时候,就见侯爷已经倒地生死不知了……小的当时吓坏了,没、没敢、动、动弹……”

    他磕磕巴巴的说着,面色忐忑。

    “你倒是聪明,居然还懂得明哲保身。”房遗爱讥笑。

    显然刘狗子在之前的审问时并没有说这话来,不过是看背后之人并没想放过他,此时不得不脱口而出罢了。

    “驸马爷饶命!驸马饶命啊!小的真的是吓晕了……没敢说……”

    “……”房遗爱手执马鞭,他是刚刚骑马回来的,一听见刘狗子醒了,就急匆匆赶过来的。

    李凤哥此时站在房遗爱身后,这些天房遗爱不在的时候,都是他在照顾杜荷和刘狗子的,房遗爱对太子相信的人,他还是有所信任的。

    否则,皇帝中军所在的大营里,他还真不知道谁更可靠。

    每个人好像都有两三张不同的面孔。

    房遗爱此时也没空、没心思经营挖掘出他人的另一面,只是他此时却不能饶这刘狗子,听了刘狗子的话,他已经能想象出杜荷当时发现了魏王和李敬业交谈了什么机密,然后被他们发现,从而惨遭算计灭口!

    只不过,这个灭口有点惨痛。

    魏王他们并没有选择直接杀死杜荷,反而打晕了杜荷,制造了一场“意外”,这样任谁也不能轻易得罪皇子,直接“造谣”说是李泰和李敬业干的。

    反正这辽东山深林密,山上不说有野狼群,就是有个熊瞎子和花斑大虫下山吃人,也都不甚奇怪。

    不过是弄些血腥气,很容易便能惹来一群狼,更别提是有人特意操控现场的。

    分卷阅读186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