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87

    房遗爱明知道就是这刘狗子当时不躲藏,只要发出些声响,不光杜荷难逃,他自己也得被灭口。明知道刘狗子贪生怕死是人之常情,可是他却不能容忍,气极悲极之下,他踹飞了刘狗子两脚。

    刘狗子惨叫一声,从病床上跌下,口中甚至吐了一口血。

    即便是这样,他也急忙叩头求饶。

    房遗爱不为所动,他面色冷酷,眼神带着愤恨和恼怒。

    他就杜荷这么一个可以称道的好友——

    虽然他总是口中吐槽这是个损友,可是他们彼此确实是从小到大可以托付的朋友……这一世,即便是他有了“机缘”,难道杜荷还是难逃一死吗?!

    甚至,这是一个极其不体面,极其受尽痛苦折磨的死法。

    想起还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却本能因痛苦高热折磨的杜荷,想到惨遭毁容的杜荷,想到从前纨绔不正经却健健康康的杜荷……房遗爱这些想法,都在脑海里极快的一闪而逝,不过是几个画面,可是房遗爱却觉得他的心一恸。

    这种痛,渐渐蔓延开来,酸涩不已。

    刘狗子此时还在求饶,房遗爱却觉得聒噪,他动了杀气——可这时,房玄龄一呵。

    “房遗爱,你就是这么滥杀无辜的吗?!”

    房遗爱抬眸,原来是他老爹来了。

    房遗爱看了李凤哥一眼,李凤哥此时面色恐惧,并不敢看房遗爱,早躲在一旁装不存在。

    房玄龄瞪视了他一眼:“你以为是谁通风报信?还用的谁给我通风报信吗?!你看看你——”

    房遗爱不言语,只不过刚刚有些狰狞的面孔平静下来。

    房玄龄叹气,劝慰道:“这小卒虽然有错,可是最后也算是救了杜荷,如果真胆小懦弱,也不会在狼群来的时候,取火驱狼了。”

    之前,不过是趋吉避凶,人之常情罢了。

    甚至可以说,刘狗子算是个忠义之人。

    房玄龄眼神定定地瞅着房遗爱,两人对视……阿耶口中说的道理,房遗爱都懂。

    可是懂是懂,情感上却接受不了。

    他无从发泄,在这全是数十万将士的大唐军营中,难道他还能不顾一切,不顾阿耶姓名,去直接刺杀魏王和李敬业吗?!

    ……房遗爱被房玄龄“请走”,甚至看顾起来,生怕他真的丧失理智,直接去了魏王那边做了荆轲。

    房玄龄看着儿子木木呆呆,浑身杀气不收敛,不言语,却沉默的坐在帐篷一角,擦拭着随身的佩剑。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现在重要的是,让杜家那小子醒来。二郎,你应该去照顾好他。”房玄龄建议道。

    房遗爱点点头,也不知说话,只是听后起身的动作,房玄龄知道他是听进去了。

    之后是房遗爱主动帮忙换药,给杜荷身上伤口清创,甚至握着杜荷的手,在一旁喃喃自语,回顾从前两人的友谊故事。

    总算在拔营之前,杜荷的状况有所好转,至少命保住了。

    只是此时大军已经拔营,为了杜荷的身体,房遗爱申请在最后走,负责善后,当然他不忘记要薛仁贵的帮忙。

    薛仁贵是个良将,李世民早就在房遗爱关注提拔此人之后,也发现了他的才能,很是欣赏对方,只是对方背景清白,意味着没有荫蔽,从军资历还算浅,还需要磨砺打熬,故暂时并没有大力提拔。

    所以,房遗爱的要求,皇帝很容易便满足了。

    魏王李泰也并没有注意个寒门出身的薛仁贵,他这些时日在军中可是拉拢了不少将军、参军、文书等人,虽然大多数人看似纨绔或大老粗,但谁说这种人心里没有盘算呢。

    军中的派系不比文官简单,甚至有的地方斗争更是激烈、残酷,一个陷害就能让你做了炮灰没命在。

    就在皇帝大军已经出发,房遗爱为了杜荷养伤更好一些拖延了几天,不得不拔营要慢腾腾走的时候,杜荷突然醒了。

    这回事白朝凤亲自看顾杜荷,和给杜荷调整房子的。

    他当然也赞同了房遗爱的一些外伤处置手法,包括缝合和清创的“新法子”,虽然白朝凤早就学会不好,但到底是拥有记忆的房遗爱,有时候“灵光一闪”,动作熟练,细节做得好。

    这种情况下,杜荷能保得一命,甚至这么快苏醒,堪称一大奇迹。

    房遗爱过来的时候,杜荷正躺在马车上喝着蜜水,见好友进来,杜荷眼露笑意。

    房遗爱也不禁咧嘴一笑。

    站在他身后的李凤哥和屋内的白朝凤都顿时松了一口气,感觉身上轻松许多。

    也不知道为何房遗爱怒极和压抑之下,为何会让周围的人也不禁感到那么难受。

    白朝凤倒是心中感叹,房遗爱年纪轻轻居然有了“势”,但这种威势气质并不同于位高权重之人,或皇帝李世民身上的那种气机,反而是混杂了不少,感觉非常不同。

    房遗爱身上有杀气,有江湖气,有勋贵子弟的贵气和娇气,却有风流才子的才气和文雅风流的潇洒之气……甚至,偶尔还流露出类似曹操那种“野心家”枭雄之气,种种叠加一起,让他整个人感觉很是非凡。

    当然,更多的是房遗爱正常时候的纨绔之气,例如现在的他和躺着的纨绔杜荷。

    此时房遗爱见好友醒了,身心的压力一泄,整个人变得“柔和”了,他坐到杜荷身边,亲自给好友喂蜜水,还不忘记“调戏”杜荷,“小荷花,你这地府一游怎样,有何感想?”

    杜荷不知道是不能说话,哑了嗓子,还是不知道如何回答,只顾吭哧吭哧喝水,吧唧着嘴。

    当然,配上他现在有点毁容的嘴丫子,抬头看房遗爱的时候,笑的有点不自然和凶恶。

    “是不是挺好玩的,乐不思蜀了。”房遗爱也不管他说不说话,慢慢喂完碗里的蜜水,拿着丝娟给杜荷擦拭了一下嘴周,动作极为小心。

    若不是白朝凤注意观察,只怕看不见房遗爱眼里的关心。

    倒是杜荷那边从喉咙里发出两声“呵呵”笑,要坐起身跟房遗爱说话,房遗爱见状伸手去扶他,白朝凤很有眼色的退下,带着李凤哥退下,留下这两个损友“亲密的聊天”。

    第115章 月夜血色房二

    房遗爱和杜荷两人叙旧不提, 杜荷毕竟身体刚刚好,不耐久坐和劳累,很快露出疲倦之态,房遗爱和杜荷两人刚开始简单交流下,便知道之前房遗爱的判断是对的, 果然是魏王和李敬业干的好事。

    杜荷怕房遗爱出事冲动, 睡前还拉着房遗爱, 让他别乱走。一切等他康复再说。

    房遗爱只好答应, 这事他冷静下来, 本来也是打算从长计议。

    何况,这仇怨杜荷是最有资格谋划亲手报仇之人。

    好说歹说, 杜荷这才放心的睡

    分卷阅读187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