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88

    下。

    虽然杜荷苏醒, 但房遗爱带领的这一路收尾的几万大军行军速度并没有提速,一是杜荷还不能太过颠簸,二是房遗爱内心颇为不甘心,三是他和杜荷还没商量好怎样报复,所以暂时没心思“兢兢业业”。

    李凤哥和白朝凤还谈起,觉得此事有点游山玩水的味道。

    尤其是房遗爱在杜荷醒来后心情颇好,还有空带人去林中打猎, 烧烤的野猪肉都有白朝凤和李凤哥一份, 亲自还感谢了白朝凤。

    房遗爱言语里其实也没忘记试探,这白朝凤到底是不是太子殿下李承乾的人, 可白朝凤淡淡一笑, 就是避而不答, 在房遗爱看来,他就是在故作玄虚。

    但白朝凤此人和李凤哥应该确实有一些关系,甚至是血缘关系,房遗爱注意观察了两人的面庞,一些特殊的遗传性状还是存在相似之处的,虽然可能不准确。

    白朝凤知道真相,但李凤哥确实是个单纯的,好像什么都不太清楚,应该是白朝凤交代了什么,或者他本身就是不清楚更深的东西。

    房遗爱打听了一下,就没甚么兴致了。

    他现在更是研究怎么打击报复仇人——魏王李泰,和李敬业那孙子。

    别看他和李绩没啥仇怨,甚至在行军打仗时,李绩这个大将军还颇为有章法,为人也算公正,但对于李敬业,房遗爱并不打算让他好过,甚至活过几十年,等着以后他去造武则天的反。

    他整日里和杜荷聊天打发时间,但并没有跟好友深说他的打算。

    房遗爱打算粗暴一点,既然有武力,干脆先一不做二不休,找准时机干掉李敬业。

    绣花针杀人——就是个好办法,不是吗?!

    房遗爱脑袋里想到了各种花式谋杀案,这个时代包青天还没出生,神探狄仁杰也不知道在哪嘎达呢,算一算他的年纪应该出生了,但应该和房遗义一样,是个小屁孩,不值得一忧。

    他想着谋杀一案,更是对错失灭掉高句丽的机会叹息,接到太子殿下的来信,房遗爱心情方算好一些。

    杜荷这个时候已经能下地走一走了,甚至能骑马慢悠悠的跟着晃荡了。

    所以,躺了很久的杜荷,坚决不想再当病号,要在外面吹风。

    房遗爱说不过杜荷这个熊孩子,也没打算替皇帝省军费,慢悠悠的带着军卒走着,反正都在皇帝的底线之内,倒是他阿耶房玄龄一连来了三封信催着他快走,跟上大部队。

    房遗爱撇撇嘴,勉强打算提速。

    至于,第二封信是陈慕之来的暗语,他看了之后倒是皱起眉头。

    陈慕之说感觉魏王和李敬业那边有异动,或者说太平静了。而且,长孙无忌最近和魏王交往也过密一些,虽然说表面上看是李泰单独给舅舅示好,但长孙无忌表面上看来可是一直支持太子的,并不看好魏王,但这次东征以来,他的态度确实好像有些模棱两可。

    房遗爱思虑着。

    太子李承乾和长孙无忌并不是想象中那么亲密,以房家和长孙家的不对付来说,他也没劝过太子殿下拉拢长孙无忌,但历史上,甚至是现实情况下,长孙无忌毕竟是皇帝陛下的大舅哥,大唐帝国的宰相之一,甚至说是最有权力的宰相。

    毕竟房玄龄身体不太好,加之谨慎惯了,长孙无忌更好权利,手里分担的事务愈发多了,权势愈大,又是外戚。

    所以说,李世民依重长孙无忌并不奇怪。

    想着太子李承乾的“前途”,房遗爱甚至考虑过是不是应该放下一世恩怨,和暂时的成见,劝和太子和长孙无忌的关系,甚至自己不妨像他阿耶一样,低调点儿,对长孙家低点儿头……

    这个想法暂时掩藏在房遗爱心底,他仍在盘算着得失,可房遗爱想法很乐观,但实际上此时他的处境却是危机重重。

    杜荷的苏醒很快便让皇帝那边的人知道了,自然魏王李泰和李敬业本人知晓。

    两人面面相觑,虽然李泰不怕,但李敬业并不是皇子皇孙,李绩又从来不喜他作威作福,他不能肯定如果他犯下大错,祖父能保他。

    这让李敬业忧心忡忡,所以勾结了一些魏王的谋臣,撺掇起魏王李泰来,并把杜荷醒来说出真相的后果说的头头是道儿。

    实际上,杜荷自己也知晓,就算他说了真相,皇帝是不会理会他这个女婿的。

    甚至有可能厌了他。

    这对杜荷来说并不是那么美妙。

    他和房遗爱商量了一下,并没有选择告状,因为明眼人都知道告状没用,反而让皇帝为难,加上房遗爱本来心里面早就想“粗暴”的复仇找回场子,也就点头赞同杜荷的“远见”了。

    杜荷觉得自己聪慧,成功滴劝了愤怒的小伙伴的理智,有点儿高兴,甚至不顾伤口,偷偷的饮了一杯酒。

    他正摸嘴巴高兴着呢,就听安营扎寨的军营外面起火了,并且吵闹连天——竟然是敌袭的状态!

    杜荷一惊,不由张大了嘴巴。

    他脑袋有点转不过弯儿来。

    这不是打了胜仗了么,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袭营啊!?

    不可思议!

    杜荷一瘸一拐的出了帐篷,果不其然,人马接乱。

    东征军回京的这些天到底是有些懈怠,虽然主管这些事情的薛仁贵是个人才,但任谁也没防备居然有人会攻击大唐军队,虽然只是扫尾的几万人马。

    杜荷讶异,但心底还是泛起忧心。

    他可是知道房遗爱这几万大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也就是这不是大唐军队中的精兵,都是一些老弱病残,和步兵。骑兵营也就是那么一队,平日里都是负责打探消息开路,或者护卫者主将,候命着,也就是他和房遗爱、薛仁贵等人。

    薛仁贵骑马在军营中指挥,此时军营确实炸营了。

    因为敌人居然有了火|药,大唐发明的东西,居然反其道而行,用在了大唐人身上。

    房遗爱脸色阴沉,望着周围的态势,和附近的地势,听着薛仁贵说起,此时他们应该是被人合围了。

    “是百济和新罗的军队。”薛仁贵唾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恨恨地道。

    他听着手下的汇报,瞅了瞅房遗爱和带伤的杜荷,建议道:“看样子,俺们最好是突围……对方也不知道多少人马,恐怕会——”

    薛仁贵止住话语,但房遗爱也知道敌人人马不会少,这明显是有计划的袭营。

    并且,大唐里有内奸。

    不止是他们这些人,这炸|药|包从哪里来的……甚至他还从对面听到了炮声,是两个不同发射方向,这说明敌方至少有两门火|炮。

    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来的?!

    李老道那些手下只管研究,原来是房遗爱管着这些宝贝,可是见过他使用这些武器的威力,皇帝李世民早

    分卷阅读188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