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93

    。”薛仁贵这小子虽然跟他好像没啥亲戚关系,但算来算去,还是他们老薛家的。

    薛万彻也是感到很高兴的,回去他一定要查查家谱,薛仁贵这小子像他们老薛家的种。

    不说薛万彻暗戳戳的兴奋,长孙无忌被皇帝李世民派来可不就是怕没人弹压住房遗爱本人。

    按理说应该派遣房玄龄,可房玄龄此时身体是真的不好,经不得日夜兼骑的赶路,加上父子二人的亲缘关系,房玄龄本身也会避讳,想了想皇帝还是最信任大舅哥,也同样是曾陪他南征北战的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自然是有能力的,年轻时也是文武双全的,可毕竟多年养尊处优惯了,这一路疲劳他面色并不好看。

    可进城后,长孙无忌和薛万彻只见到了薛仁贵,并没有看见其他人。

    长孙无忌面色难看,问及房遗爱人呢,从薛仁贵口中知道房遗爱竟然是攻打新罗了。

    “算一算日子,按计划应该是占了新罗都城。”薛仁贵一脸恭敬地说。

    不说城府深的长孙无忌怎么想的,薛万彻可是很惊奇地瞅着薛仁贵。

    这小子是怎么一脸恭敬说着“惊天动地”的话的,太平静了!太冷静了!

    这……这是胸有成竹啊!

    还没等他和长孙无忌发问,就有战报信使过来——

    薛仁贵还没展开信件,信件就被薛万彻一把抢过去看。

    房遗爱的来信也简洁,就是简单叙说下新罗也被他顺利给灭了,但很遗憾,新罗王族不小心逃跑,想从海路走,却不小心遇到了暴风雨,船毁人王……没一人生还。

    呜呼哀哉!

    “哈哈……哈哈……好!好!好!”连拍大腿,薛万彻手舞足蹈,身心爽快。

    长孙无忌趁机拿过信来,一目十行看完,哑口无言。

    他和薛万彻一路几骑赶路来此,可不就是为了节制房遗爱和薛仁贵的发疯,没想到之前他们讨论的不可能事情果真发生了。

    这两人果然把高句丽和新罗也给灭了。

    长孙无忌沉吟片刻,忽然皱眉,问起薛仁贵来,高句丽王族人呢?

    薛仁贵拱手沉声道:“回相爷的话,很不幸最近天闷气热,高句丽王城内流行瘟疫,我们来的时候,他们都很不幸地得了热病,隔离后都病发身亡了。”

    “……”

    “……”

    长孙无忌手指着薛仁贵,半晌他没说话。

    薛万彻摸着脑门,瞅瞅低着头脸不红气不喘的薛仁贵,吧唧下嘴,哈哈一笑,上前拍了拍薛仁贵的肩膀,压低嗓音道:“好小子,有前途!……来来,你跟我说说,这谁的主意?”

    “是不是房二那贼小子的……”老薛一把搂过薛仁贵,不放过他,压低声音问,故作避讳着长孙无忌。

    薛仁贵不答话,但薛万彻自己自得其乐,有他的一番判断,嘴里直嘟囔着:“房二这可……真他妈心狠手辣!不过我喜欢,嘿嘿。”

    薛仁贵额头冒汗,随意找了个理由,撒腿跑掉。

    老薛啧啧了两声感叹,瞧了一眼同僚长孙无忌这位一脸忧心忡忡的宰相,切了一声,拐带着对方去“视察”大唐新开拓的国土了。

    ……

    不说长孙无忌心绪起伏不定,十分担忧房遗爱“造反作乱”,和薛万彻的坚决不信与劝慰,但说远在新罗的房遗爱,站在大海岩石上,面对着澎湃的海浪,和海上泛起的雾气,他此时心中的戾气散去了不少。

    虽然想到杜荷没看到这样的“美景”,他心中还是会一痛,但终归是平静了不少。

    只是房遗爱始终不能忘记,害死杜荷的罪魁祸首还在。

    而且,身份高贵,一时不可惹杀。

    ……这世道,人和人的命从来不是等值的。

    即便杜荷出身高贵,父亲杜如晦是开国功臣,可是比之皇子凤孙的命就不如了。

    哼。

    等房遗爱安排妥当,留下部分兵力和文书等人在新罗驻扎,并归拢此地流民,出了安民告示,这才缓缓往西边也就是大唐方向走。

    高句丽和大唐接壤最近,还有个薛仁贵在此等他,房遗爱自然不能自己一个人偷偷回大唐。

    他回去还有罪,自然得护着跟着他来拼命的薛仁贵。

    可见了薛仁贵,自然就见了长孙无忌和薛万彻,还有皇帝下来的申斥旨意。

    只差没有枷锁房遗爱和薛仁贵了,但看样子李世民并不是没有这个心思,不过是让长孙无忌看情况事权从急罢了。

    毕竟他和薛仁贵手底下还有几万兵马呢,加上占领了三个国家,这些投降的将卒也被他们或打散发还归家,或收拢打乱在大唐军中,一时长孙无忌和薛万彻还真摸不清房遗爱和薛仁贵手中的势力多大。

    事关兵权,长孙无忌也不得不小心谨慎,并不敢特意惹怒房遗爱。

    可他在见到房遗爱本人时,发现此人经历过这三国的灭国之战后,整个人锐气不可抵挡,浑身上下气势逼人。

    长孙无忌心惊不提,但他及时掩下眼里的惊疑,在房遗爱看完皇帝旨意后,问及了他此时打算。

    房遗爱闻言面上缓缓一笑,他瞅着长孙无忌,还有在一旁打酱油的薛万彻,此刻的神情忽然变得温和起来。

    “自然是听从圣人安排,回去给陛下请罪。”

    “……”薛万彻噫了一声,眼神惊奇。

    “怎么了,薛将军?”房遗爱抬眼问。

    “房小子,你这么听话?”老薛可是个大老粗,还是个直爽汉子,当然他有啥就要问啥啦。

    房遗爱似笑非笑,“难道我还能不听圣人旨意?!之前也不过是因他们欺人太甚,诈降刺杀我和……杜荷,这才有了这些事情发生。想必,圣人和各位相爷郎官也是能理解我等的,对吧?老薛?”

    “呃……对!对!”你说了算。

    薛万彻嘿嘿笑着,这事他管不到,他瞅了一眼长孙无忌,拉着房遗爱去一旁问他们怎么灭的三国。

    长孙无忌无意中被冷落,但他面色不显,一路上都是这样,他涵养也极好,但是人都能看出长孙无忌对房遗爱的忌惮。

    等他们追赶上皇帝的中军大部队后,房遗爱和薛仁贵自然是负荆请罪,李世民虽然心里怒,但这两人弄下的结果却是令人意想不到的,加上房玄龄的好人缘,皇帝并未真的治罪他们。

    李世民虽然恼怒,但灭掉三个国家的王族都是房遗爱的锅,他假装怒斥了一番,并且发了旨意告解天地,又让文书哀痛了一番三国王族的不幸……更是发言,要底下人好好宽慰高句丽的太子殿下,让他不要过于哀思悲痛。

    这事交给了长孙无忌,代表了皇帝陛下去看望了这位失去亲人的太子殿下,房遗爱表示他也要去“宽慰”一番。

    李世民闻言,诧异地瞅了一眼房遗爱,

    分卷阅读193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