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95

    的逃掉了。

    这就是他的失责了。

    不说长孙无忌的困扰,大军归来,靡费的粮食差不多也消耗完毕了,自然贵主儿的珍馐美味暂且也没多少供给了。

    这就让李泰这个胖子有点儿忍不住了,加上军旅烦闷,他带着一小队人马,入山林去打猎了。

    这次行动,还真让大有斩获,魏王殿下亲手猎到了一头头狼,毛皮铮亮水滑,狼身也矫健多肉。

    让人留了皮毛回去要给圣人做垫子,狼肉被他亲手烤制,送给皇帝陛下吃食。

    篝火下,魏王特意请来圣人入座,又亲手割肉给李世民吃。

    快回京了,李世民心情越发好了。

    当然东征这场前所未有的胜利是主因,但儿子吃点东西都想着他阿耶也是皇帝高兴的原因之一。

    李世民还是给了儿子的面子,夸了一顿,又吃了几口狼肉,还别说,李泰不知道哪里找到的厨子,这狼肉并不柴老,反而鲜美多汁,引得他又多吃了两口,胃口大开。

    李泰看着也高兴,自己也开始吃,其他肉被皇帝赐给诸位大臣,当然卧病不能食用油腻之物的房玄龄除外,其他的薛万彻和李绩等都有。

    可是老薛刚要啃肉,不知道咋的了,腿肚子一疼,弄得他忍不住“哎哟”一声,引得众人看他。

    齐刷刷的目光落在薛万彻身上,老薛有点儿受不住,其中一道别有深意,正是那房二小子。

    薛万彻忽然回忆起入席之前,房遗爱说过,碰见狼肉别嘴馋的事儿……

    当然薛万彻还纳闷呢,但很快就忘记了,可这小子此时这么个眼神儿,该不会这狼肉里“下药”了罢?!

    老薛这么一想,心中大惊。

    这圣人都已经入口了,这小子不会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情了吧。

    他眼瞪如铜铃,盯着房遗爱看不放,但很快在其他的询问注视下转过神儿来,只能捂着腮帮子说牙疼。

    抬头看皇帝陛下没事儿人一般,薛万彻暂且放下心思,总之这房遗爱不会得了失心疯,这么多人呢,难道都得罪过他房二,还能都给药死了?!

    但,瞅着手里分配给他的狼肉,薛万彻还是忍痛割爱,“牙痛”十分不忍吃它,继续捂着腮帮子喝酒吃素。

    这也只是个小插曲,薛万彻一个大粗人,平日里青盐漱口什么的不及时,有个牙痛是经常的事情,众人也没当回事儿。

    只是等着狼肉吃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个精肉残渣骨头架子,要分给众位小将——这时突然有个小太监探头探脑的,面色惨白,战战兢兢的过来。

    他后面远远的还跟着几个人跪在不远处……

    等皇帝身边的大太监搞明白是怎么回事,也浑身冒着冷汗,但他并不敢欺瞒圣人,只能苦着脸说了事情缘由。

    原来这狼肉并没有毒,但确确实实出了一点意外。

    很快底下的人,包括贡献肉的魏王殿下,都知道了一个“恶心”的消息——这狼腹内胃囊里,居然发现了人的手指骨。

    也就是说,魏王上俸给皇帝陛下的狼肉,死之前刚吃过人肉,并且胃里还残留着死人的尸体。

    这一下就败坏了众人的胃口。

    更有那洁癖的,例如长孙无忌和魏王本人,一下子就吐了出来。

    老薛砸吧砸吧啃着青瓜嫩枣的大嘴,一脸庆幸不已,只是抑制不住的小眼神儿直往房遗爱那边飘着呢。

    李世民虽然恶心,但他历经风雨,倒没失仪直接吐出来,但面色显然也不好看。

    这里最夸张的就是李泰的反应,他吐的最惨,虽然他胖吃的又多又快,腹内食物量大呢,呕出的残渣食物酸水地上滩涂的最多。

    李世民脸上厌恶之色一闪而逝,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

    皇帝没多说话,可是底下的人自然会调查,可让人意外的是,这被狼果腹吃掉的人并不是山野猎户或其他无辜路人,居然是那逃跑的高句丽太子——

    这身份断定的缘故,就在那个被从狼胃取出的手指上,谁能想到手指上居然还有一枚宝石戒指,正是高句丽太子常佩戴的。

    也是陈慕之细心,亲自去查看之下,去找来服侍羁押过高句丽太子的大唐军卒来辨认,很容易就确定了身份。

    李世民这才知道了这太子不是被长孙无忌给灭口了,而是之前真跑掉了,这又让他憋了一口气。

    这事还真不能明面上责怪长孙无忌,皇帝只能借机找事损了一顿他的这位宰相,弄得长孙无忌回去脸色也不好看,整日里除了去见皇帝,对谁都没个笑脸。

    皇帝当然对吃了儿子供奉的那头狼记上了李泰一笔,更迁怒了长孙无忌一次,至于高句丽太子怎么跑到狼腹内的,草草调查一番,不外乎是逃跑后慌不择路,却被野狼撕咬吃食了。

    这年头壮汉独子一人上路进山,都极有可能被野兽吃掉,一点儿都不稀奇,何况乎是养尊处优手无缚鸡之力的这位亡国太子殿下呢。

    ……

    只是,夜里魏王帐篷里有嘶吼惊叫声,一连几日都噩梦连连,甚至喊了杜荷的名字。

    房遗爱听闻,擦剑的手顿都没顿,惹得来探看的老薛很是无趣。

    他虽然不知道具体事情,但杜荷身死,薛万彻也是很痛心的。

    只是薛万彻既然能行军打仗是好手,自然不是如外表一般粗笨,从蛛丝马迹中,他嗅到了阴谋与不安。

    尤其是此时看房遗爱的神情,他闻到了山雨欲来的苗头——

    “喂,房家小子——你就没甚么对我说的吗?”老薛忍不住好奇啊,虽然他知道好奇心杀死猫。

    可他还是没忍住发问。

    房遗爱终于抬头,瞅了他一眼,问道:“你想我说什么?”

    “明知故问,那肉……啧啧。”薛万彻“欲语还羞”,这话不好明说,怕别人听了去,尤其旁边还有别人。

    他瞅了一眼侍候茶水的李凤哥,又啃了一口青瓜蛋子,真没肉香,可这些日子军中流行吃素,他也不好与众不同。

    房遗爱看了一眼咔哧咔哧嘴闲不住的薛万彻,嗤笑一声,还是给个面子,回了一个答案。“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魏王不做亏心事,自然不会怕神鬼。”

    他面上带着笑,眼里却冷冰冰的,却没在薛万彻面前隐瞒。

    好小子——

    这是准备软刀子炖肉,磨人呐。

    薛万彻离开前,回头望着房遗爱的宿帐,心想以后可不能得罪房家这二郎。

    可转念一想,若是真如自己所猜测那样,杜荷那小子虽然纨绔,但也不至于让魏王下黑手啊,这也太不给人留活路了……

    魏王做事太狠辣,不地道儿啊。

    唉,他老了。

    什么也不知道……

    老薛下定决心,等回京就回家养病,含饴弄孙好了。

    ……

    分卷阅读195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