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198

    受到了曾经幼时有的父亲的爱怜。

    眼睛不知不觉酸痛,房遗爱眨了眨眼,努力把眼眶里多余的水给“吸收”回去——

    “这才是你……二郎,之前我还以为你换魂了?”房玄龄笑叹道。

    房遗爱立刻木着脸,房玄龄神色不赞同,微微摇了摇头,他之前半坐着都不行,一直躺着,此时却突然发话,叫了房遗爱。

    “你扶我起来——”

    “阿耶?”

    “我感觉还好……我有话对你说。”房玄龄面色居然红润了些,坚持坐起。

    房玄龄脑子里想着回光返照,却不想违抗父亲最后时光的意愿,给他垫高了枕头,扶着房玄龄靠倚着半坐。

    房玄龄对着房遗爱细细谈起朝中局势,和人物势力,还有一些房家明里和暗地里的人脉势力……

    “虽然说我们房家忠心陛下,可是也得为家族计量……终究是我自私一回,辜负了陛下。”房玄龄叹道。

    房遗爱低哼了一声,有一瞬间冲动告诉老父事情,他们老李家的人可从来不念旧情——顶多就是哭诉一番,该砍头的时候该灭族的时候可从来没心软过。

    那个看似最慈善的晋王,也就是将来的高宗皇帝,也不会例外。

    至于,李承乾么……房遗爱决定忽略此人。

    他一想他,心就乱糟糟的。

    这时候没空整理心绪。

    房遗爱虽然有着告诉父亲将来房家的惨状真相,但看着慈爱的房玄龄回光返照又期待又担忧子孙的面庞,他不由咽下了这个冲动。

    房玄龄只当房遗爱对皇帝李世民有怨气,毕竟是死去的杜荷是他的至交好友,一如他和杜如晦的友情。

    可是,友情归友情,天威浩荡,难道遗爱还能报复圣人不成么——魏王殿下毕竟是皇子……

    房玄龄拉着房遗爱的手宽慰嘱咐,决计不让他搅合到夺嫡的事情当中。

    可是说到最后,房玄龄也看出来房遗爱决计是和魏王势不两立了。

    “罢了!罢了!”房玄龄摇头叹息,“魏王绝不是人主之像……我这些日子倒是琢磨出一些事情。”

    房玄龄压低声音,“若是东宫不保,二郎若是不能保全,不如试求晋王……晋王殿下倒是个仁慈人。”

    房遗爱不好说阿耶你看错了!你们都看错了!

    是个当皇帝的,说不仁慈就不仁慈!

    他张了张嘴,决定还是不打击父亲这个走眼宰相了。

    这时房玄龄面色更加异常红润,今日和圣人见了两个时辰,又见了子女,房玄龄已经感觉到大限已至。

    他让房遗爱出去唤人,全家都在他床榻前,由他嘱咐,在他身故后兄弟们分家,小的几个还在府中,由老大奉养,房遗爱单独迁出去,要么去公主府,要么另置宅邸。

    ……

    房遗爱知道房玄龄最后的意思,他看出来他脱离不开太子一派,又与魏王有仇怨,将来势必在他身死之后卷入朝听风雨之中。

    嘱咐是嘱咐,房遗爱未必能听,就算有心听从,可身不由己的人多了。

    这才决定在他死后,房遗直和房遗爱兄弟俩两个大的分家,也是家族保全之道,希望圣人或将来的皇帝继承者能看在他功劳的份儿上,留他们房家一条活路罢了。

    房玄龄有再多的担忧,终究是和他的老友杜如晦作伴去了。

    甚至刚分家,房遗爱还没住进新宅,卢氏也很快病倒了,好在虽然孙思邈不在,但白朝凤的本事越发出众了,到底将将养过来了。

    主要也是几个还未成年的房家儿女,卢氏看着可怜,这才又坚强起来。

    房遗爱本来想处置他和高阳公主和离之事,也只能暂时搁置,卢氏心心念念的就是她的二郎并不甚美满的婚姻。

    她这个时候是十分支持房遗爱和离的,宁死之前也要进宫,恳求陛下恩旨,让儿子和高阳公主和离。

    房遗爱事后知道,心里很难受。

    可皇帝陛下并没有恩准,甚至还对卢氏的求见避而不见,就连后宫的贵妃和妃子都不准卢氏进宫。

    本来东征回来,论起封赏来,谁都不能赶上房遗爱的功劳,可是因为房遗爱的“违抗圣旨”,这功过相抵了。

    圣人对房遗爱有所不满,可房玄龄的面子和情分得顾及,何况李世民也不是真昏庸,他还是知道房遗爱并不是有谋逆的心思,否则坐拥高句丽三国,自立为王,当时也不是不可。

    房遗爱是有才的,李世民想留给下一任皇帝,现在不过是磨一磨他。

    当然,此时他还没起了废太子的心思。

    李世民回长安后,太子李承乾的恭顺让他生疑的心暂且压了下去,之前的一些事情不过是风闻,皇帝当然处置了一些不痛不痒的弃子,作为对太子的补偿。

    至于房遗爱此刻被赋闲在家,不是东征时的房将军了,不过是为了面子好看,还是扔给了东宫太子管着。

    毕竟太子身边现在看似单薄了些,襄阳郡公杜荷死了,房遗爱又本来是太子的属官,赐回去也是应有的。

    只不过,房遗爱还得时不时被李老道拉去兼职,可他现在并不像以前不能控制自己,时不时就要臭显摆。

    房遗爱努力低调,再低调。

    他去东宫开始上差的第一天,就被太子的一份大礼给震惊了下。

    “你说还什么?圣人……亲眼看见高阳她——她、她——被圣人给捉奸了?!”房遗爱被震撼的语无伦次。

    “你不生气?”李承乾含笑看他。

    “我生什么气?!我高兴还来不及。”房遗爱站起身,就恨不得仰天一嚎。

    “这会被人说闲话……”太子悠悠的说道。

    “我向来是个不要面皮的,由他们去——更丢脸的不是我!呵呵!”房遗爱讥讽,顺便还睨了李承乾一眼。

    丢脸的是他们老李家好吧?!

    不过,这么一想,太子殿下促成此事……还真是为了自己。

    房遗爱想到这里,不由咧嘴一笑,冲着太子殿下真心诚意的鞠躬致谢。

    他们此时在一处偏殿内斟酒饮茶,本来房遗爱是要戒酒的,毕竟“酒后乱性”!

    他吃过太多次亏了!

    可这回面对太子殿下,他不得不感谢李承乾的帮忙,“这回真能和离成吗?”

    他可是知道高阳的执拗,至今对方还惦记着他那兄长继承的国公爵位呢。

    虽然他这个驸马和她弄得僵硬,但高阳公主在东征之前对自己的反常亲近,让房遗爱生出不好的感觉,幸亏东征一事打断了。

    “不过是你没在京时,我那妹妹耐不住寂寞,爱上了一个‘才子’。”太子含笑说着,又念了几首最近在长安城流行的好诗。

    这些诗怎么听着耳熟……

    房遗爱狐疑,然后看着太子殿下的表情,一下子就想明

    分卷阅读198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