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202

    于只是说辞,并无证据,哪里能整治了如今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外戚长孙无忌呢。

    房遗爱咬牙启齿,一拳捶塌了面前的案几。

    “——长孙无忌!”他恨声道:“好!很好!”

    这夜,太子并未回东宫。

    房遗爱亦是宿醉,没心情想着守孝,他最大的孝顺就是替父报仇,为杜荷复仇……房遗爱下了狠心。

    他只有太子一人可以商量,在李承乾面前,他可以不用掩饰真实的自己。

    不知从什么时候,就这样开始了……

    许是故意的,李承乾本来没有占便宜的心思,可是醉酒又伤心的房遗爱,居然亲昵起他来。

    不仅仅是这样,甚至在暗示撩拨了他。

    至少,在太子殿下的眼中,房遗爱就是这个意思。

    这样,他亦是不客气了。

    李承乾素了好久,并不想拒绝这种艳福。

    ……

    第121章

    一夜风流。

    这次房遗爱醒来, 虽然因为宿醉太阳穴微痛,但他理智很清醒, 也很冷静。

    他没有恼羞成怒。

    房遗爱知道自己在做甚么, 昨夜的他就是在放纵, 就是有意的勾引太子殿下。

    李承乾可能看出来了,也可能没看出,但这不关房遗爱的事儿。

    只是有一点遗憾,房遗爱觉得下次他可以尝试在上面,人总是要尝试新鲜事物罢。

    他盯着太子殿下的目光过于“放肆”, 有些“危险”, 令李承乾下意识的后腰发凉。

    难道房遗爱这回要跟他计较昨夜的春风一度么……

    此时此刻, 李承乾竟然罕见的心中不确定起来。

    他比房遗爱早醒,硬是在贴身太监赵德子的催促下,挺着没回东宫处理事务。

    这可能让他被东宫詹士说, 亦可能被魏王那边察觉出什么, 或者借此弹劾, 但太子殿下并不想错过房遗爱醒来的时刻。

    他想看见房遗爱宿醉**后的反应。

    ……李承乾很久没和房遗爱亲近了。

    自从对方和高阳和离后, 对待他并有丝毫改变,但亦没有对其他女郎或者侍女中意过……这些李承乾都在闲暇时候, 细细琢磨过, 甚至可以说得上揣测过。

    何况,身边的赵德子也深知, 太子殿下好久没有“身、心、舒、展”过了。

    只是东宫那边, 李承乾并不想因为李世民的关注, 随意勉强宠幸宫人和妃妾。

    可是李承乾也知道,他的这种行为,已经让他的阿耶起了疑心。

    原本就是怀疑他和称心之间的清白……

    皇帝并没有忘记这点儿,李承乾近日来发觉东宫那些他阿耶的暗子,经常打听和关注他和称心的关系。

    甚至他正常的吩咐称心去做事情的时候,那些关注他们的目光在忧心的太子殿下眼中,额外的明显。

    李承乾需要人手,尤其东宫靠谱忠心又有能力的人,称心因此受到太子殿下的重用,即便称心的愿望是离宫做个征伐战场的将军,但他这个愿望只能暂时屈服。

    房遗爱都被免职,称心一个受到太监身份所限,根本不可能让人放心的把他安插在军中。

    尤其是在此刻东宫和魏王府相争残酷的时刻,房遗爱早就让称心小心行事,此时不是彰显能力和特殊的恰当时机。

    称心最崇拜的人是房遗爱这个师父,自然唯命是从,当然他对太子殿下的忠心亦不容置疑。

    他是后来后知后觉发现太子和师父房遗爱之间的暧昧亲昵关系,称心这才恍然大悟,所以之前的所有事情一切都说得通了。

    纠结了片刻,称心便不再计较,更是有心替他们遮掩。

    关于东宫的流言,和圣人对太子殿下“临幸”的床事的关切,称心和赵德子甚至讨论过办法,但两人思来想去,面对“忠贞不二”的太子殿下,和与他们关系甚少的房遗爱,两人也做不出亦手不出让太子殿下亲近妃妾的话来。

    可是打掩护这事……这事,也不是没有办法。

    本来称心是不计较用自己吸引皇帝的目光,但赵德子冷笑了一句,说他是在找死,并且如果真的皇帝认为他一个太监勾引了太子殿下,不禁他要不得好死,太子殿下亦讨不了好。

    更别提虎视眈眈储位的魏王一党,乃至如今渐渐长大颇为受宠的嫡幼子晋王殿下那边,都有可能出手推波助澜。

    这本是帝王家常见的手段,还有命运……

    称心和赵德子两人嘀嘀咕咕好多天,还真替太子殿下想出了一个合适的主意。

    太子殿下留宿房遗爱府邸的消息皇帝已经知晓,他刚开始并未注意。

    太子和房家二郎交好,众所周知。

    曾经因为流言,波及太子、房遗爱和那个小太监称心的三人之间的关系,李世民那时已经确定为他人的陷害,乃无稽之谈。

    遂,这次他没多想,旁人也没人自讨没趣。

    诬陷太子弄不好就是个死罪。

    如今的东宫和魏王府,两虎相争异常激烈,一些官职卑微之人不敢搅合进去,部分已经站定立场的,眼见皇帝放任魏王势大,心里也开始嘀咕起来。

    魏王势力大不要紧,皇帝宠爱不要紧,但东宫的地位也不见动摇,依旧稳如磐石。

    圣人虽然有所敲打,但对于太子殿下,李世民还是时不时的给予特权,以显示太子之位的不同与尊贵来。

    这更让人摸不清圣意。

    不敢揣摩啊!

    只有长孙无忌看得清皇帝妹夫的心中顾忌,他冷眼旁观,合适的时候煽风点火,言语和行动之间不动声色。

    李承乾若不是有机缘,加上房遗爱的提醒,按正常思考,他本来就不会太过于重视长孙无忌这个曾经鼎力支持他储位的亲舅舅。

    可舅舅是亲的真的,但这位舅舅可不止他一个外甥。

    他,或者魏王李泰,根本就是这位舅舅眼中的最看重的皇位继承人了。

    ——一旁蛰伏的晋王殿下李治,可是孝顺柔顺,不争不抢,又乖巧顺从。

    对待长孙无忌这个舅舅,更是恭敬有加,彼此之间仿佛真的是民间的那种舅舅和外甥的亲密关系。

    李承乾从不认为李治没有一点儿心机。

    这宫内就没有皇子和公主太过痴傻和单纯的,因为……那样的孩子,早在幼年就被淘汰掉了。

    又或者有强大有力又受宠的母妃护着,但一到十几岁,例如五皇子那般的,不是照样背着谋逆的名声自取死路。

    东宫里暗潮涌动,太子殿下因为对这房遗爱越发明显的心思,不宠幸宫人,让这种涌动更加激烈。

    李承乾和房遗爱的□□好,终于让忧心忡忡的赵德子跪下跟太子劝诫。

    “殿下,奴婢找来了可靠的宫人……可充作殿下幸

    分卷阅读202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