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206

    贱庶子也并无一个。

    便是身为太子, 便是李承乾十分心悦房遗爱, 两人之间现如今又仿佛确定了稳固的关系, 只差口头上的一个一生承诺, 但李承乾也说不出让房遗爱这辈子不成婚,一生无子的话来。

    ……

    李承乾只要一思考到这里,他内心就心烦意乱,可是又不能开口对房遗爱倒出。

    皇帝盯着东宫,上次赵德子的建议, 最终李承乾听了, 找了几个宫女假装承宠, 所以他暂时的危机算是过去了。

    太子妃也早无异议, 妃妾们都守着自己仅有的子女过活,何况从前便是没有房遗爱,不止东宫,便是皇帝后宫更惨,大多女子都是独守空闺。

    更何况,她们进宫来,并无是为了男欢女爱,都是为了家族计。

    在帝王后宫里只讲究情爱的女子,素来下场不太好。

    聪明人不会做这种傻事。

    不过是一场利益交换和你情我愿的戏曲,只不过分为入戏还是出戏,谁比谁更投入罢了。

    太子殿下说着城阳公主和房遗爱关系暧昧的传言,但他一直盯着房遗爱的表情,想看清楚房遗爱本人到底是如何想的。

    或者说,他更想知道的是,房遗爱是否有再次娶妻生子的打算。

    毕竟曾经的房遗爱,他是爱慕高阳过的,而高阳是一个长相艳丽的女子,并不是似他这般冷硬的男子。

    虽然两者之间的情爱趣味并不相同,李承乾更喜欢和房遗爱在一起的感情,不管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

    房遗爱可没李承乾想到得多,他不以为意,只是面色为城阳公主担忧。

    “我的名声够差了,并不在意这事……倒是城阳那边——”房遗爱说到这里看向李承乾,城阳公主可也是太子的嫡亲姊妹。

    “高明,你可是担心城阳?”房遗爱问,他现在更爱与太子亲昵一些,唤起李承乾的字来,毫无不适之处,已经适应极了。

    李承乾笑了笑,“城阳我并无担心,她和杜荷感情虽然尚好,但——我了解她。”

    杜荷是杜荷,但毕竟是个勋贵出身的男子,并没有真正为城阳守身如玉过,只不过他们之前的感情确实很好,杜荷也越来越在意起城阳的感受来,打发了很多以往的风流债,家里也不置侍妾碍着公主的眼。

    但,即便是这样,这两人离生死相许的感情,还差得远。

    所以太子敢说,城阳早晚会走出来,甚至并不排斥另嫁他人。

    只是,不知道父皇会为她择婿哪家适龄子弟。

    因为城阳的岁数和身份,如今可供选择的人家并不太多,但眼前就有一位——就是房遗爱本人。

    虽然他和高阳公主和离了。

    李承乾话里话外流露出的意思,稍待片刻就被房遗爱知晓。

    他感到好笑。

    太子殿下这醋吃的太莫名了。

    “圣人陛下,怎么还会让我尚公主,再次下降一位你的妹妹给我?!那决计不可能。”

    是这么个理。

    就连侍候太子的太监赵德子听了,都暗自默默的点头

    房遗爱的话李承乾其实都知道,但他并不十分赞同。

    只要房遗爱本身有利益和期待可言,他那阿耶皇帝,并不是很守规矩的人。

    守规矩的人……也不会夺权篡位。

    李承乾内心暗讽笑着。

    不过,对于李世民谋夺皇位一事,他并无置噱的理由和立场。若是太子建成登基,想必他们一家人也说不得去了地下。

    只是,李承乾从前一直反感李世民太过赶尽杀绝,连襁褓中的婴孩也不放过,先太子府邸和李元吉叔父的王府,真可谓是鸡犬不留的。

    狠辣的让人胆战心惊。

    毕竟是血脉关系,便是成王败寇,可……到底不是生来就是仇人的。

    甚至可以说,在李承乾的记忆中,曾经的建成太子伯父和他父亲李世民,两人之间的关系甚至很是和睦亲切过的。

    身为嫡长子,对稚嫩的二弟李世民,李建成是带过照顾过这位弟弟的……

    物是人非。

    李承乾亦发现他早心里亦对李世民有了很大的异同和不赞成,只是强忍着罢了。

    李泰的倒台他对房遗爱的作为视而不见,他亦是在暗中布置势力,即便是再小心翼翼,李世民毕竟还是一位能力不错的帝皇,虽然缠绵病榻了,但他的手段和能力,应该是能察觉或感觉出来什么的。

    他们父子两人现在维持着友好的面庞,彼此敬着三分,顾忌着父子血脉亲情。

    可是李承乾感觉很累,就是不知道李世民的感觉如何。

    如今李泰的势力瓦解,李承乾冷眼瞧着,李世民扶着他那幼弟李治很是卖力气。

    他看着不是心中没有想法,更何况从房遗爱这里,从自己的那场雷击夜里的梦里,李承乾知晓了未来的帝王正是如今的晋王李治,哪里能救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走向绝路。

    李治对待他素来敬爱,李承乾其实本人对他并无多大意见,但中间此时现在插入一个皇帝父亲,李治便是没有野心,如今心里恐怕也会再三生溢出一些展望来吧。

    房遗爱对太子殿下如今遇到的迫切形势心知肚明,他只能用自己的办法多加宽解,或者转移其注意力。

    两人之间,随着感情升温,房遗爱的放开,床榻之间,太子对其也愈加信任。

    这倒是不奇怪。

    男人之间的感情,都是做出来的。

    身心愉悦了,自然心底藏着很多东西,就会不再瞒着对方了。

    何况,他们有着共同的目的,共同的想法。

    又都是放得开的人——房遗爱从前不是,计较着上下问题,一直想着翻身做主。

    可从杜荷身亡之后,他体悟到了什么,人有时候不能错过一些事情和情感。

    这一生,并不长久。

    最好,不过是几十年的匆促罢了。

    李承乾自然发现房遗爱的妥协,一开始对他就是百般体贴,更有意做些讨房遗爱欢喜的事情。

    房遗爱情绪上来,晚上想练剑,喜欢剑器——东宫就会送来好多把名剑。

    甚至太子最喜爱的都在此列中。

    此事,赵德子最为清楚。

    若是房遗爱喜欢上“刺绣”,太子更是会送来最好的刺绣大师到他的府邸里驻扎……

    ……

    一切一切,太子殿下的行为,让太监看了都肉麻不已。

    赵德子和称心都没有想到太子殿下对房遗爱是这么的认真,房遗爱给予回应之后,两人只要见面,便有的是话谈。要么,只是静静的躺在一起休憩,便是这样他们看着彼此的脸庞都禁不住会微微露出一抹笑意。

    称心理解,也心里祝福。

    但,他和赵德子都很担心。

    如果遇到什么……太子和房郎君

    分卷阅读206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