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209

    真的赐他毒酒。

    实在不行,他自然不会束手待毙的。

    房遗爱跪着的期间,心中已经做出了种种预案和预演。

    他有两三种办法,来应对最后最不好的结果境况。

    一是他可以强行用武力解决,直接打败这些人,逃跑!

    二是他可以平静的喝了毒酒,然后闭气假死,之后再趁机复活,但这个办法比较伤身,房遗爱不敢保证自己有何后遗症,即便是他有内功在身,但毕竟大内赐死的□□通常是鹤顶红——剧毒无比。

    三是他是靠武力,直接裹挟皇帝李世民,然后人质在手,他总有退路。

    ……

    以上三种粗略的办法,房遗爱简单的想着,但一和三,不管成功与否,都会连累亲族和房家兄弟姐妹们,房遗爱还不至于那么冷血。

    他自己可以逃出长安城,天大地大的隐姓埋名,甚至可以避走海外……但,他们房家的其他人呢,嫁出去当王妃的姐姐呢。

    房遗爱在此时知道,他的心居然没那么冷,是和平常人一样的,不管他经历如何,身上有再厉害的本事……他依旧放不下。

    那,如果李世民要是杀自己,房遗爱想,他只能选择第二个办法了。

    不说房遗爱在脑中策划各种逃跑计划,但就是眼前状况,李世民怒火不散,李承乾暗自担心,却面上不敢外露。

    他身为太子,就是从房遗爱那里习得武功,但亦是时间有限,并不没有房遗爱那般厉害,更何况他为一国之储君,最是明白天下之大,却莫非王土的道理……

    逃跑并不是上策。

    可面对眼前的棘手情况,李承乾焦急不堪,却亦是办法有限。

    他已经做了破釜沉舟的打算,拼着不要太子之位,他定然要护着房遗爱。

    也定不会放弃……他们之间的感情。

    李承乾他没那么懦弱。

    他,不是一个不能护住自己心爱之人的人。他不是没那么心软的人,但他就是舍不得那个人——房俊,房遗爱。

    此时此刻,李承乾曾经认为他只是喜欢房遗爱,距离生死相许那种深刻的感情,他们彼此间还差得远。

    可是,这时面对房遗爱性命攸关的时刻,李承乾颖悟了。

    他的心比他的脑袋更坦诚。

    李承乾的目光坚定,似乎是有所决定,这让李世民看到,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不管李承乾如何变化,他毕竟是他自小养大的孩子,头几年即便是李世民南征北战,但总归家里就是观音婢和这个眼珠子一样的“独生儿子”在了。

    他哪里不晓得李承乾的一丝一毫表情,一丝一毫的性情呢。

    ……正是因为直到,正是因为太清楚了,李世民的心情顿时败坏了,甚至他内心惶恐。

    他心蹦蹦跳,头目有些眩晕。

    皇帝强撑着,另外吃了一丸药。

    李承乾担忧,喊了一句:“阿耶?父皇?!”

    李世民顺了一口气,重重地深沉地看着太子,道:“你不想气死我,就把□□递给房俊!”

    “……”

    “你还是当你的太子,好好的大唐储君……受人敬爱,朝臣喜爱。高明,你懂得轻重。你可记得,你可是煌煌的太子殿下。”

    李世民语重心长。

    他并没有理会房遗爱,却把这件事情交给了李承乾来抉择和处理。

    这是一种对太子的惩罚。

    可是李承乾怎么会答应,他担忧是担忧李世民的身体,但都不用看房遗爱的脸色,他就知道自己怎么选择。

    李承乾低头,然后重重的叩了九个响头——

    “儿臣、不,罪人——甘愿被废弃太子之位,罪人愿意和遗爱在一起……阿耶!”

    最后,他痛苦地唤了一声李世民。

    李承乾本来以为他对李世民感情不是那么深刻,不是那么外露,可说着说着,他忍不住泪流满面。

    他,不是舍不得这太子之位,但这位置保住,不是用舍弃房遗爱的性命保住的。

    房遗爱确实是没想到李承乾回这样说,会做出如此的选择……

    说实话,房遗爱很感动。

    他是男子,本来不应该似女子一般感情用事,可是此刻见太子流泪,心说这也太轻易了,太子的太过泪浅了。

    可是,他却没有发觉,不知不觉间,他亦是泪流满面。

    两个孩子安静地哭泣,默默无声。

    李世民脸颊肌肉抽动——

    他不懂……他们……

    但似乎,他又懂这样的感情。

    甚至心里面,李世民是有瞬间欣羡的。

    那是一种极为隐秘的羡慕和嫉妒。

    李世民年轻时不时没有爱过,也不是没被人爱过。便是如今的后宫中,徐妃年轻曼妙,对自己亦是情深义重,她爱慕敬重的不仅仅是身为帝王的他,而是作为一个男人来爱。

    不可否认,帝王的身份让李世民在女子面前睥睨威严,这天然就让女子产生慕强的震撼,再稍微有才华有德行,自然而然能吸引女人的爱慕。

    对于这些感情,李世民只有接受,和忽视的道理,从来没觉得它们有何特别的珍贵。

    何况,宫里的感情嘴上说是纯粹,又能有多少纯粹呢。

    就是李世民和发妻观音鼻的情感,更多的是夫妻之情,他们两人之间总是差些什么……向来是所谓的“爱情”……

    “心悦之情……心之所慕……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李世民喃喃,他并没有想问别人,也不想知道答案。

    他只是看到他们有所感叹,有所迷惑,亦在之后,气愤和愤恨之情消失了一部分。

    可,这并不代表李世民能轻饶他们。

    他盯着房遗爱的眼神儿始终不善,他当下是想处死他的,可是看太子的模样,竟然是至死要护着此奸佞的。

    李承乾甚至连他给他的太子之位都能舍弃!

    舍弃这个帝国!

    舍弃他这个父皇!

    ……

    李世民内心的愤恨又潮涌了上来,他站起身,走到房遗爱跟前,抬脚踹了他两脚,重重的。

    房遗爱当然没事,只是面上没有强撑着,甚至故意让气血翻涌,嘴边流出的鲜血比李承乾的多,但其实他内里并没有伤到脏器。

    李承乾并不知道,他神情略急,但却注意到房遗爱隐秘的对他微微摇头,便顿时安下心来。

    房遗爱身体倾倒,显得狼狈不堪,又很无力。

    李世民冷哼几声,下令人直接把房遗爱关押天牢。

    可太子殿下连这个宽大处理都拦着,没看着陛下连毒酒没真给房遗爱吗?!

    李世民身边的大太监是看着太子长大的,心里还是向着太子,他都是替太子殿下着急。

    就连陈慕之都蹙眉,沉默安静的站在一旁,他刚开始亦是惊呆了。

    她没想到情况如

    分卷阅读209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