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215

    李世民是这么对自己说的。

    其实他知道,一切不过是不信任。

    因为他做过“篡位”、“弑兄杀弟”的事情——他害怕了!他也老了!

    一如高祖当年。

    ……

    李世民的身体虚弱,并没有耽误他发配了房遗爱。

    只不过太子在房遗爱临走前,还是前来送行,但他是偷偷来的。

    两人在长安城外颇有些相顾无言的景象,还是太子抱了抱房遗爱……

    赵德子和称心守护在他们在周围,其他知情人和不知情的俱是对此视而不见。

    李世民虽然没说允许太子来送行,但心里肯定是不愿意的,太子先斩后奏也不怕后果——

    “阿耶他……”李承乾被房遗爱担心,问及这个问题后,他也是神色复杂。

    李世民到底没下狠心杀了房遗爱,亦没有废除他的太子之位。

    其实这时候李承乾走到这一步,反而心中对皇位的执念没有那么大了。

    要知道知道自己的身后事后,他其实心底对李世民这个父皇是有怨气有恨意的……可是到底是他的亲生父亲,到底从小到大皇子女中,李世民最爱重疼宠的是他。

    即便是后来的李泰有些后来者居上,但一切都是因为皇权罢了。

    他是太子,他非常清楚这点。

    皇家中有点儿可怜的亲情,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事情了。

    只是,他还是担心——

    “你此去一路小心……”李承乾嘱托道,他看向称心,还有跟着房遗爱童趣的李凤哥。“你们照顾好他,别让遗爱吃太多苦头。”

    发配可不是说着玩闹的。

    尤其下命令的人是李世民,说一不二。

    李承乾无法安排自己的人手,“送”房遗爱去边疆的人都是李世民点名安排好的,陈慕之不过也是帮他插了一个卒子。

    地位低,并不大抵用。

    此时起风,尘土封杀扬起,吹得人头发和脸上都是灰尘。

    李承乾最后摸了摸房遗爱的脸,叹息,目光流连。

    房遗爱是多日后才看见太子殿下的。

    他虽然静默,但亦是仔细端详太子五官,生怕去久了忘记了李承乾的模样。

    他这人以往的忘性就大,也不长情——端看从前自己喜爱高阳,这还没一两年,自己就“投怀送抱”了太子殿下身下了……可见他这心不咋“痴情”。

    唉——

    房遗爱担心呐,有点纠结。

    可他是真感动太子的行为,真是不爱江山,爱他这个“美人”呐。

    这人魅力太大,就有祸国的资本。

    房遗爱摸着脸上的那几根不是自己的手指,沉声“坚强”的说道:“高明,你放心罢。我人才难得,会的招数多的去了,不说十八般武艺,就说那些个手段,一路保自己性命还是没问题的。”

    他知道太子担心什么。

    良久,李承乾点点头。

    房遗爱心底知道厉害,李世民看似饶了他一命,未必这一路没有借机各种意外“杀死”自己,或者“折磨”他为解气。

    两人终须一别,互相回头,遥望彼此多次,扭的脖子都酸了,直到看不见对方人影儿,他们才罢休。

    李承乾打马回宫,应付来自皇帝的责难。

    房遗爱怅然一口气,也不用身边的“看护”催促,便去往了吐蕃和吐谷浑接壤的边境小城,辖属安西都护府。

    房遗爱不过是一个小兵职位,连什长都没混上。

    而且,果然他在这一路上,路途着实不“平坦”。

    夜晚里,他不知道遭遇了多少种各种意外。

    应当也不止是有人揣摩皇帝的暗示来除掉他这个孽障的,还有几股仇家罢。

    细数路数不是一拨人等。

    房遗爱福大命大,应当说本事高强,总有杀了对方的办法。

    大唐腹地内的治安良好,应当是说李世民并没有明面上有杀心,只是有人来找茬,他得知消息视而不见罢了。

    反正他没下明旨,太子也无话可说,甚至因为房遗爱,李承乾默默收敛东宫势力,不再放任。

    皇帝李世民这时候反而不自在了,他不知道是哪里想开了,甚至逐渐开始放权太子了,只是关键的兵权没放,当然还有那些暗卫,都是临死前才能交代给太子的。

    尤其是关注着房遗爱的那一拨人。

    李世民可没忘记观察李承乾的心,他并没有阻止他们通信,但房遗爱被发配的地方路途遥远,信件往来就得好几个月,还不一定到。

    即便是到抵东宫,等太子看了,那些事情也过时了。

    这人啊,情分就是随着时间会消磨掉的,尤其是两人异地,又联络不便之时。

    白朝凤后来被李承乾派遣出去,他是有一天担心房遗爱生病,医者不能自医,加上白朝凤担心表弟李凤哥的小命,便也想办法按照太子的安排去了吐谷浑边境那边。

    高阳公主之死并无疑点,大理寺早已结案。李泰的寿数也不久,李世民怕伤心,也只是定时问一问。

    至于李敬业,他那本来被折断的腿脚,按理说修养后应当无问题,也不知府内哪里的侍寝侍女勾引过甚,险些马上风了。

    虽然人抢救回来,可是股骶处却被那女子惊吓之下,大力一坐,弄得彻底瘫痪了。

    他人从此变得暴躁、疯魔,让李绩接到信十分痛心。

    最近吐蕃有些异动,李绩已经回到吐蕃边境大军处驻扎,等接到信件后,他只能当做是意外,一切线索都指明这是一个意外。

    李绩怀疑过太子,但他这人一声谨慎,对李世民也谦恭,这也是李承乾敢动李敬业的原因之一。

    因为李家显然不止这一位子嗣,李敬业毕竟还活着,喘着一口气,还能传宗接代不是。

    更何况,便是后世武则天篡位,李绩都是沉默,可见对方的“安分守己”和保全之道。

    其实李绩是一个聪明人,便是造反,如今大唐归心,不过是给李家添堵罢了,天下不会因为一个大将军谋反,就分崩离析。

    大唐将军多得是,虽然这时候有些青黄不接,但这次东征皇帝发现和提拔了不少人才,已经初露峥嵘,例如有将帅之才的薛仁贵。

    房遗爱终于到了吐谷浑和吐蕃接壤的边境小城——龙门县。

    龙门县的城区特别小,驻军的将卒却是不少,算是一个大军前锋瞭望的军镇重地。

    他这一行,果然精彩纷呈。

    到底了龙门镇的第二天,房遗爱就开始写信,给太子“千里传情”——

    可是房遗爱的职位卑微,但带的人不少,看押他的人也看着不好惹,个个来历不凡。

    等房遗爱归入守城的一个什长手下,对方咂摸个嘴,被风吹得黑红的脸透露着小心,当然还有不屑——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贬斥

    分卷阅读215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