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218

    眼看到房遗爱的侧脸,连及他微微蹙着不曾松开的修眉。

    房遗爱的脸在这里三年,历经风吹雨打,肌肤便是再柔韧坚|挺,也有了点点风沙之色,他的面庞轮廓磨砺的更加凌厉了,一扫曾经便是掩饰还带着三分的纨绔之色,如今只剩下忧郁和蔓延周身的寂寞了。

    “二郎——”李凤哥受称心委托,过来看看一大早就站在这里的房遗爱。

    称心被勒令不准跟随,李凤哥毕竟不曾算是房遗爱的仆人,他的出身毕竟比称心好多了,尤其是心底已经赦免了一批特殊的人。

    是的,李凤哥和白朝凤曾经是“罪大恶极”之人,只要暴露身份,等待他们的就是引颈就戮,白朝凤是建成太子的外室庶子,很不起眼,还没等贤良的先太子妃或恶毒或宽容的把他接进太子府邸,玄武门之变便开始了。

    白朝凤在舅舅舍命相助下逃得一命,藏匿多年,终于还是落网,舅舅的小儿子更是被连累丢失。

    白朝凤本来是要没命的,可他毕竟是舅舅的“亲儿子”,舅舅早就病死,他本来就没那个龙子凤孙的命,生来便是吃苦受罪的。

    教坊司的苟活,不过是为了找到表弟。

    何况白朝凤也不是身无长物,他舅舅也就是外祖一家,本来就是有名的御医世家,自前隋就在宫中供奉,医术高绝,传下来的经方不计其数。

    白朝凤小心伪装着,靠着一身本事,在教坊司是十几年来倒也没受到什么大罪,不过是示弱和周旋着。

    来的人不是色|欲熏心,便是蠢笨入猪,哼也配他们看穿?!

    白朝凤从来没担心,只是他需要一个恰当时机,走到台面上来,他找到表弟后,终归是需要依靠权势和钱财,把自己和表弟救出火坑的。

    房遗爱是踏板,太子更是他可利用倚靠之人。

    李承乾很警觉,或者说他这个太子并不是白当的,又或者说他接近了房遗爱是一步“错棋”,太子对这房家二郎太过关注,自然他这个“居心叵测”之人便进入了太子的视线,然后便是身份的暴露……可没想到是,李承乾居然能放过自己一命,两人达成了合作交易。

    白朝凤心底从不掩饰对李世民的恶意,可对李承乾这个太子,他心中滋味难辨,他对过往的“父母”其实并没有多大感情,可是血脉相连,他更乐意看见李世民和他的儿子们走上玄武门之变的老路……这叫什么,报应罢。

    他不过是其中的一枚不起眼的棋子,偶尔伸一把手,推波助澜罢了。

    然后,冷眼看着太子痴迷一个男人——房遗爱。

    白朝凤夜里冷笑,嘲笑着一代圣君的“英明神武”,晚年下场。

    他从不否定他的这点微薄的恶意,便是太子察觉又如何,他和他那父亲总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只要不是白朝凤亲手弑君,便是李承乾也不干涉他的小小心思。

    包括折磨李泰,间接的打击李世民。

    这世上皇家的亲情和倾轧从来都是纠缠不清,终归是心狠的能胜出。

    白朝凤骑着马匹,掩了掩脸上的斗笠纱帽。他身后跟着一队人马,正朝着西域边境小城而去……

    李凤哥给房遗爱披上了一间黑色披风——

    “二郎,起风了。”今日本来不是房遗爱当值,何必在这里吃风沙。

    何况——

    李凤哥站在房遗爱身旁,看着城下泥土路上,那逐渐远去已经看不清,只剩下移动黑点的人影。他摇了摇,他不知道房遗爱为什么要目送他们。

    明明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交情,以往也不见房遗爱和他们曾说过一句话。

    他眼带疑问,房遗爱收回目送的视线,并没有回答李凤哥心中的疑问。他看得出来李凤哥那张生动却不擅掩藏的神情,他来此一定是因为称心察觉到了什么。

    房遗爱承认心情不好,李世民驾崩后,他一直在等新帝的旨意——

    可等啊,等啊。

    等到房遗爱以为继位的可能不是李承乾了,他在想是否李世民临终前的传承旨意有变,或者其他皇子夺嫡造反了……

    房遗爱想过很多种可能,可等来的全部是寂无。

    ——一定是因为太远了。

    房遗爱想着。

    可大赦的旨意传来,就是没有他的那一道儿,这让他的心哇哇凉。

    房遗爱故作深沉,脸上的悒郁倒不是作假,他确实心情不高兴。

    他被李凤哥叫下来,回家里的小宅子后,在称心的嘘寒问暖下,他心里还在盘算着,是否无旨回京的问题。

    这算不算罪上加罪呢。

    不过,他真若是做了,现在的皇帝陛下,他会怎样对待自己?!

    房遗爱无聊的想着,手中的飞刀却随意扔了出去,一下子扎在了进来的人头顶的发髻上。

    白朝凤面色变了下,但很快便冷静的抬手拿下插在自己头顶上的那柄匕首。

    这还是太子送房遗爱的那柄匕首。

    白朝凤微微一睇,便认了出来。

    他见房遗爱这时终于睁眼看他,从默然,然后眼神变得缓缓期待起来,但还故作矜持的冲他打招呼。

    “——你怎么来了?”这人早之前虽然跟着他来了,但如今新帝甫一登基就召了他回去,独独留下他房遗爱。

    这叫什么事!?

    房遗爱瞪视着白朝凤。

    白朝凤这时瞅着来送茶的表弟一眼,李凤哥看见白朝凤惊喜的喊了一声:“表哥。”

    房遗爱冷哼一声,他们的身世早在太子上位后,房遗爱就知道了。瞒的倒是严实。

    其实,是以前的房遗爱太过信任太子,太子说白朝凤可用,他便不太想刨根问底。

    不过,太子也太重视白朝凤了罢。

    有什么事情,居然能叫他回去,而把自己扔在这里。

    李承乾这个“负心汉”登基前还好,还记得三月两月的来一封信,没有信件,便也有其他礼物东西捎带过来……结果,这家伙可好,荣华富贵了,便“苟相忘”了!!

    一想到这事,房遗爱这个气呀。

    他手上一时大力,不小心掰断了桌案上一角。

    称心这时拿着做好的点心和酒水过来,白朝凤上门他是最先知道,只是白御医说要是给师父一个惊喜,称心也就忍着匆忙去了厨房预备了吃食酒水,急急忙忙的赶过来——

    不过看到眼前的场景,他着急的把东西放下,担忧的望着师父的手,忙问“割伤没”。

    白朝凤挑眉看着“悲惨”的木质几案,房家二郎这脾性——啧啧,将来有够皇帝受着。

    他微微一笑,从怀中掏出一张明黄色的圣旨来——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

    “……钦此。”

    白朝凤收起圣旨,递给房遗爱前,突然说句“房遗爱接旨罢。”这个房遗爱面对皇帝的

    分卷阅读218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