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219

    旨意面子情都不做,亏得屋内没什么外人,白朝凤懒得替这对情侣计较这个。

    当今皇帝对房遗爱有什么想法,朝臣们以为是李承乾忘情了,不再痴迷房遗爱这个并不怎么柔媚的男人了,可他白朝凤又不是傻,没长眼睛。何况,他对房遗爱和李承乾之间的纠葛再清楚不过了。等这次他回长安后,看到李承乾的雷霆手段,就知道当今的皇帝狠厉不下于先帝。

    看看朝中老臣们现如今的状态就知道了。

    诸遂良被贬,长孙无忌如今也赋闲在家,李绩更是称病不出。他那孙子李敬业更是早已惊惧病亡,就连魏王李泰也不堪病痛折磨,早在先帝去世的那夜,同样“病亡”在家,和先皇同在了。

    还是当今皇帝仁慈,赐予了亲王爵位给魏王子嗣,只是如今新魏王还是个襁褓婴儿,并不是原来的魏王世子人选,明眼人都知道婴孩儿好控制,魏王一脉将来不过是没落下去,再无起复的可能。

    就这样,大家也不得不称颂新帝仁慈。

    至于晋王殿下,此时还未就藩。

    李治着急,几次在大朝会或私下去了太极宫,请皇帝让他就藩,都被新帝三言两语打发出来,终日惶惶不安。

    就是皇帝李承乾对其多有赏赐和安抚,效用都不太大。

    白朝凤想到临别前和陈慕之的那次见面,这才知晓对方是女子一事,但他想象不出陈慕之穿女装拿绣花针的女子做派,始终无法当这个人是他的堂妹。

    那明明就是一个男子么。

    白朝凤只能说皇宫害人不浅,连带着陈慕之这个遗腹子都得变性生存。啧啧。

    白朝凤见房遗爱接过圣旨,他终于搭理了一下表弟李凤哥,李凤叽叽喳喳的问候,然后问及京中形势和情况。

    李凤哥毕竟对皇权是极为敬畏的,谈起李承乾来,也不敢再当其实曾经的太子殿下对待,曾经的太子其实对李凤哥也是极其高贵敬畏的人。

    只是,如今更不同了。

    白朝凤冷淡的解释,但并不粗陋,房遗爱感兴趣的东西,他都有讲到过。

    他明面上是在回答表弟的问题,实则是在说给房遗爱听。

    房遗爱在一旁漫不经心的饮酒,耳朵去竖起来一直不曾放下。白朝凤微露淡笑,转过头问道:“房书丞,可有疑问?”

    “书丞”一职,这是新帝调他入京给封的旨意。

    不过与众不同的是,这个书丞并不是在三省六部的任何一处,而是专属于皇帝的御书房职位。

    “没甚么,只是我想我得晚几天才能回去——”房遗爱悠悠然说道。

    还没等白朝凤疑问,就有小校过来,高声急禀军情——吐蕃来犯。

    房遗爱吃了一个点心,拍拍手,着甲胄。

    他一脸冷酷地说:“让皇帝稍待我几天功夫,待我杀他们个落花流水。”

    白朝凤一怔。

    房遗爱眼睛一斜,嗤气哼哼,表达他的不满道:“什嘛鬼书丞——他,可‘真看得起’我!”

    说罢,看见称心已牵马过来,他飞身策马而驰,留下白朝凤和李凤哥两人,那徒弟称心,早就狗腿地跟着师父一同骑马上战场了。

    “表哥,皇帝太小气了罢。”李凤哥低声嘟囔。

    郎君这么厉害,叫回长安,怎么可封作这么一小官?!

    这几年李凤哥跟着房遗爱,见识和经历了不少,他认为大唐是没有一位能比得过房遗爱的人才的。

    新帝也就是潜邸太子殿下,不是原先和郎君好得很么,怎么等了这么久,就等来这么一个旨意?!

    ……

    第130章

    130

    房遗爱把心中的悒气都撒在了战场上, 这三四年来,吐蕃时不时侵扰边境。

    一开始是小股势力作祟, 今年干脆出了一队正规军来侵袭大唐, 极有可能是在试探,或者真起了侵占大唐疆土的心思。

    毕竟大唐如今新旧势力交替,皇帝刚刚继位, 正是周边国家蠢蠢欲动的好时机。

    房遗爱不惯他们那毛病, 别处他管不着,这边的吐蕃军被他打得落花流水, 甚至他带着一千人马, 直接入了地方腹地, 灭了三个部落人马,终是惦记着答应白朝凤的话, 及时回转,一路疾行到了大唐帝都——长安城。

    等房遗爱见到新帝的时候,已经是暮色时分了。

    皇帝在甘露殿处理国事, 房遗爱还未梳洗, 就被带到了后殿。

    这里曾经是晋王李治的住处, 晋王在新帝继位后, 自然宫内没有了他的住处。

    皇帝有单独的寝宫,可是并不止一间,自从李治搬走, 李承乾晚上住的房间又多了几处。

    这样便是有刺客, 如果当日不知皇帝真正的寝居住所, 行刺谋划会更添难处。

    “太子……哦皇帝,他遇到过很多刺杀?”房遗爱在宫人的侍候下,享受了一把帝王级别的沐浴。

    他问及了一些问题,喃喃道。

    ——可事关帝王胤禩,宫人低着头,并不答话。

    房遗爱也没指望她回答,挥挥手让她退下。

    称心因为是宫人,也被一同召入宫中,侍候着房遗爱。

    李承乾他考虑的倒是周全。

    可房遗爱并不领情,他徒弟可不止是来这里当小太监的,称心倒是很高兴,他跟着师父就很乐呵。

    “我让称心跟着你,也会放心一些。宫内到底有些异心者。”李承乾进来说。

    他本来想开口问问他好吗,可是凝视半晌,却说起不相干的人。

    称心这时带着其他侍候的宫人退下,殿内寂静无声,只有两人肃立。

    李承乾心里微微懊恼,只是负过的双手微微轻颤。

    他看着房遗爱,脸上慢慢露出微笑。

    房遗爱凝视着对方,突然嘴角缓缓扬起,眼神在皇帝瞳目中是非常荡漾,惹人风情的。

    ……他过去,一把拥住房遗爱。

    殿内鎏金狻猊香炉燃起暧昧情香……

    房遗爱很激动。

    他本来责怨的话已经顾不上说出了,他亦能感受到李承乾的**和迫切。

    ——可,关键时刻却嘎然截止了!

    ……

    房遗爱不满瞪眼,他脸色潮红——气的。

    “你是不行了吗?!”他不屑地打量着新帝的下三路。

    李承乾懊恼,苦笑。

    他翻身仰躺着,一把搂过房遗爱的肩头。

    房遗爱的肩很滑,很紧绷。可以看出这几年来在边疆,他从没耽搁他的武艺。

    是呀,李承乾来之前还在处理房遗爱“遗留”下的尾巴,吐蕃大唐军,也就是房遗爱带领的那千人军马给揍得痛哭流涕,吐蕃王感叹于大唐的国力,随来朝奉人员带着一纸婚书,来求娶大唐的公主下降。

    李承乾就是和商量此事,朝臣们对此反应

    分卷阅读219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