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220

    不一,此事暂且只能搁置。

    他着急回宫来见房遗爱。

    一年前临终的太宗陛下,临终前逼迫李承乾发誓,绝不能和房遗爱在一起。

    李承乾把此事一说。

    房遗爱竖起眉眼,瞪视皇帝,断定问:“你是不是答应了?所以才……”刚刚居然给“断”掉了。

    他又盯着李承乾的下半身看了,然后冷哼一声:“要是你不行,我来。”

    这个愿望好像一直还没完成。

    房遗爱起了心思,不客气的说道。

    房遗爱不信誓言,可李承乾有些信。毕竟他和房遗爱的经历不同,房遗爱比他更是见过不少“鬼魂”,这世上冥冥之中,还是有一些不可说之事。

    ——他,怕誓言应验。

    ——他,怕房遗爱没个下场。

    ——他,怕他们不能在一起。

    李承乾握紧着房遗爱的手,两人互相凝视半晌。

    房遗爱叹了一口气,敲脑袋。

    “——你信这个?!那你把我召回来干嘛,干瞪眼吗?”他眼神瞥了瞥,还惦记着李承乾热乎乎的身躯。

    当了三四年素和尚了,眼前这景况……是男人能忍住吗?!

    何况,之前他和李承乾都已经这样那样过了,体验过美好的极乐之事,现在久别重逢,又是熏香又是沐浴的,还躺在同一张大床上——他,能忍住可就是超脱凡俗的“圣人”了?!

    “……”李承乾无奈,揉了揉房遗爱的脸。

    他半倚靠在床头,说起李世民的后手安排……

    “那些暗手我才解决,就是总有漏网之鱼。如今处理差不多了,这才召你回来。”李承乾眯起眼睛,他没说的事情其实有很多。

    皇位眼睁睁到手,他那阿耶来了一招狠辣的,逼他发誓。李承乾表面上答应起誓,但他心里想的便是跟着他的赵德子也不知道。

    赵德子这家伙还满面愁苦了几个月,后来见主子终于命他和陈慕之查清先帝的暗手,并且一步一步的蚕食那些暗卫势力,或收服或干掉,总之一路过来,险之又险。

    李承乾自然遭受了几波刺杀。

    宫内和朝廷内外这一年来,风波诡谲,朝政暗涌。几方势力交叉的,房遗爱那边皇帝也派人关注,但表面上并未显露他的在意,和对房遗爱的宠幸。

    几个知道新帝曾和房家二郎“奸情”的朝臣,俱都以为皇帝这是忘记了,毕竟宫内的美人又添了几个,还有有心人特意进奉上来的“美男”,听说皇帝也照收不误,他们哪里会分心再关注房遗爱这个房家失势之人。

    可皇帝霹雳手段,到底是让那些人仇恨。

    包括一些不甘心的后妃,在有心人的挑拨下,想干掉他这个皇帝,扶幼子登基上位。

    李承乾还真没发觉几个孩子哪个有“龙章凤姿”,不得了的人物……可真是痴心妄想,或者过分天真。

    若是真让他们得手,他们一家连带着亲近之人的家族,都得被“野心勃勃”的朝臣们和各地藩王们给吃了。

    哪里会轮得到孤儿寡母上位呢。

    ……脑袋都不长的。

    后宫的女人受限于视野,只能瞧见眼前利益,野妄却不小。他那好父皇留下的暗卫如今已经被他掌控,剩下不服的也被李承乾趁机解决掉,七零八散的逃脱了几个,却给自己带来了不小麻烦。

    好在都控制在长安城内,没影响到房遗爱的性命。

    不过在李承乾动手解决他们之后,那几个逃脱的哪里能顾得上先皇的遗命,只想报复着他这个皇帝。

    算起来他们原本也是“忠烈”,不过是立场不同,李承乾也不想留下异心者。

    这是一个征服和臣服的过程,没有绝对的对错。

    彻底解决掉所有藏匿的暗手,确定没人能干涉他叫回来房遗爱的行动后,李承乾这才放心。

    但李世民确实手段非俗,即便是如此,李承乾心里对那个誓言,他也是顾忌的。

    他父皇到底是了解他这个做儿子的心理,若不然也不会临死也让他对着苍天发毒誓。

    不过,李承乾既然叫回房遗爱,自然是心中有所打算。

    把一切事情摊开说,房遗爱终于谅解了新任皇帝陛下的“迟到的错误”了。

    不过,房遗爱这些日子颇为“欲求不满”。

    李承乾却对自己的誓言执行到底,就是不在一起。

    “你这是自欺欺人。”房遗爱总结唾道。

    李承乾撩拨完一番,又是半路停止,弄的房遗爱火气颇大。

    这天皇帝升职他,在朝堂上终于有了位置的他,怒怼要答应吐蕃求亲的主张和亲的朝臣们。

    就是长孙无忌那一派。

    别看长孙无忌赋闲在家,朝堂上还是有一些关陇贵族权贵势力的。

    皇帝的舅舅根本不是善茬,虽然李承乾留了一丝情面,没有处罪他这个舅舅,可是让长孙无忌手中无权,便是对其极大的惩罚了。

    长孙无忌这些日子在家,时日一长,身体就开始不豫起来。

    他确实有了告老还乡离开京城的心思,已经开始收拾行囊回老乡祭祖了。

    倒是他儿子长孙冲他们不想离开繁华帝都,好在因为有爵位,有借口不去。长孙无忌自好友诸遂良下野后,他心思也越发淡了,也懒得跟儿女计较。

    加上他身体逐渐虚空,人倒是老态龙钟不少了。

    房遗爱见过一回,想到父亲,心里五味陈杂,这老东西也是报应罢。可他又是李承乾的亲娘舅,他也不好报复。不过,想起长孙无忌做过的事情,房遗爱只不过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弄得长孙无忌这一路非常“操劳”,回到老家大病一场,险些当场去了,只苟延残喘的活着罢了。

    并没有多少时日了。

    房遗爱心中这口郁气才彻底消散。

    李承乾处事果决,对待老臣子并不宽宥,可又不乏恩威并施的手段,总体上权力交接的还算平稳。

    他又提拔寒门,却稳中有进,并未着急立刻开科举,只是在明经科重点提拔寒门出身的庶民们,世家大族便是隐约感觉到了,也并未引起大的警戒。

    毕竟这事先皇偶尔也做一做,那些小官吏员的活计事务繁琐,并不怎样起眼。

    这就给了皇帝很大的操作空间,当然提拔这些人不惹人注意,可提拔房遗爱朝臣们却炸了锅。

    可皇帝就是“宠爱”这个臣子,朝臣们只当房遗爱是个佞幸,私下见面嘲讽一波,但房遗爱攻击力十足,不仅言语上,武力上也直线碾压他们。

    整了几个不识相的家伙,皇帝也偏帮偏信,房遗爱几乎要日日连升三级,就差要和他逝去的老爹房玄龄一样,成为当朝宰相了。

    如今的宰相,曾经的太子詹事,他占了一个位置。

    但这位皇帝的老师年迈不堪,现在并不怎么管事

    分卷阅读220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