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221

    ,出声时都是赞新皇帝的朝政策略,也就是所谓的帝党名义上的领头人。

    李承乾亦是没想到,他曾经在潜邸厌恶的老师,居然能这么支持他。

    他倒是真一心为公。

    只是年岁大了,李承乾还是更加倚重提拔新臣,更是他这老师几番提议让“英雄了得”、“文武双全”、“多才多艺”的房遗爱回来,若不是担心房遗爱的安全问题,李承乾早就顺势应承了。为此,他耳朵还遭受到了帝师的唠叨功,颇受了一番折磨。

    房遗爱听了这事笑了一番,私下里送了不少想着他的“前同僚”礼物。

    只是,有些人知道他和帝王的风流韵事,很是不能接受,避而不见,这让房遗爱长叹一声。

    他就是个佞幸。

    啧啧。

    房遗爱冷哼了一声,回宫瞪视给他名声“添光加彩”的皇帝,李承乾这家伙严守最后一步,两人的鱼水之欢至今还停留在四年前,次数止步不前。

    这简直是丢了他佞幸的脸!

    太不名副其实了!

    房遗爱非常想担着实际的名声,可李承乾非常执拗。

    两人甚至因为有了矛盾。

    房遗爱非常、非常、非常地欲求不满,他的怨念都要飘散到全长安城了。

    这日,他气得去了青楼。

    可惜没杜荷陪着,喝着花酒也不爽利。

    半醉半醒之间,房遗爱被人占便宜了!

    他迷迷瞪瞪的睁开眼,伸手拒绝的时候,心里还想着,要是占便宜的人长得好好看——不如就从了他!

    气死皇帝!

    气死李承乾。

    他……气哼哼的嘀咕出声——

    “怎么,你要找别人?!”李承乾手摸着房遗爱的脖颈,低头声音暗沉地问。

    他眼神很危险——

    ……

    这夜,房遗爱终于达成所愿。

    他扶着老腰,深觉得可能腰骨头错位了。

    房遗爱沐浴后穿衣时,还特意照了照了穿衣镜,身体上面痕迹斑驳不堪,令人看着就产生羞意。

    房遗爱龇牙咧嘴,若不是有功夫和内力在身,他可就要英勇就义了。

    李承乾这是怎么了?堪破了?

    终于被自己的美色勾引成功了?!

    房遗爱一乐,看来他琢磨的对。

    高明这家伙就是爱吃醋,这不——他这一去青楼,勾勾小手,皇帝这不就“主动献身”了?!

    哈哈!

    房遗爱嘴角扬起,眼神这个得意。

    美好的日子正向他奔来,风流不羁的生活来临了。

    ——从此以后,君王不早朝!

    房遗爱确信自己有这个本事。

    当然,他的丞相梦也该圆一圆了。

    等百年之后,到了底下,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父亲房玄龄了。

    房家两朝宰相,这也是极大的光耀门楣了。

    老父亲应当不会计较他和皇帝的这个那个了吧……房遗爱心里盘算着,是否功过相抵。

    母亲卢氏缠绵病榻,早在房玄龄逝去时没多久到底没挺住亡故了。好在是在房遗爱发配之前,否则还不得为房遗爱至死担忧。

    但就是这样,卢氏亡故前还是希望房遗爱守孝完毕成婚,至少有一个家。

    她是来不及抱二郎生的孙子了,但房家大哥房遗直还是有儿女在的,这也算是对她不小的安慰。

    房遗爱是对父母心怀歉意的,房玄龄可能在临死前知道他和太子之间的那档子事情,只是到底是揣测,亦是不知为何没问。

    可能他亦不知道房遗爱和李承乾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吧,李承乾居然为了他,为了那个誓言,为了两人光明正大,顺顺当当的在一起——

    他居然退位了!

    禅让了!

    ……

    房遗爱起来后,听到新帝登基的钟声才知晓真相。

    甭提他有多震惊了。

    他语无伦次半晌,抓到李承乾——

    “你……舍得……你就这样放弃……到手的肥肉?!”

    他简直不可置信。

    李承乾低声笑:“雉奴是个聪慧之人,别看他不言不语,老实低调,但他心里自有成算,不是一个没城府的。我相信他会做的很好……”

    尤其前期旧臣势力他都给李治清扫成功,李治登位可谓是天时地利人,什么不缺……他这弟弟是个有福气的。

    “……”房遗爱张嘴半天。

    半晌,他琢磨过味来。

    李承乾可真够无情的,他自己还有儿子在呢,怎么就没考虑他们。

    “他们哼,没一个成才的。不是帝王之相。”李承乾之前的几个儿子确实很平庸,又是幼子,如果他退位传给他们,有如小儿捧金砖闹市,擎等着人头落地,天下大乱。

    李治至少成人,加上他这一年来有心培养,加上铲除了反对势力,李承乾算计了一切,从他答应了李世民那个誓言开始。

    房遗爱知道这等缘故后,他连连嗟叹,不知怎么就不怎么敢面对李承乾。

    这都是为了他——

    他……好像真成了祸害帝王的佞幸了!

    “不过,你办事之前,能不能通知我一声……”

    “怎么你舍不得荣华富贵,难道想做我的皇后?”李承乾挑眉,他摸着下巴,倒是想看这个场景。“倒也不是不可。”他琢磨着。

    “我是不甘心——差一步,就差一步,我就是他x的大唐宰相了。”房遗爱险些垂泪,他悲叹。

    一天宰相也是宰相啊。

    李承乾的迅速和给他的“惊喜”,可真是让他措手不及。

    ……但,其中的情义亦是让他心里又蜜又沉甸甸的。

    “——不过是一个誓言……你何苦如此……何苦如此……”他不禁喃喃,抬眼和李承乾对视,心里一酸,又是爱又是感动,还有点儿怨气。

    他这样……自己有压力啊。

    这爱的太沉重。

    房遗爱有点儿不习惯。

    李承乾伸手指擦了一下房遗爱眼角的半滴泪,半晌他抱着他,吻着他的脖颈和耳根处,室内气氛渐燃——

    “……我只是舍不得你应誓……我只是害怕将来……若真的……那样……”

    李承乾确实怕,如若是应誓之人是自己,那无所谓。

    可他想要的不止是这一世。

    他,总归是想和他在一起的。

    房遗爱填补了他空虚的心,使他在深夜里,不至于空落落的。

    他们在一起后,李承乾便不再觉得寂寞、孤独了。

    仿佛一个缺角的圆,终于填补完整了。

    ……

    至于房遗爱当宰相的愿望,在大唐没有实现,可在辽东高句丽这边实现了。

    这边房遗爱打下来的三国疆域,已经被李治封作给前皇帝大哥,也就是李承乾的亲王封地了。

    三国并为一国,成为“辽国”。

    国王就是李承乾,至

    分卷阅读221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