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 作者:萌动

    分卷阅读229

    —————————————————————

    陶一粟租了车,就不用搭巴士去打麻将了。今天牌运特别差,一手烂牌,血流最后就剩他,三家全得赔。风向不对,走吧。

    陶一粟起身离开,在楼下给新郎挂了个电话,那边问他:“你不去转转啊,我听说有博物馆呢。”陶一粟往外张望:“太远了,你觉得我住市中心啊?”新郎很有情调地想要张明信片,陶一粟挂了电话。

    陶一粟还是开车转了转,如果看到邮局就寄一张,随缘。等他转到天黑,才发现车又没油了,这破车绝对有问题,漏油漏得跟筛子似的。

    陶一粟去了那个加油站,这次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这周围站着几个年轻男孩儿,在附近晃悠。他看见了以前见过的男孩儿,正在跟一个胖男人拉扯。胖男人力气很大,拉着男孩儿往更暗的地方,男孩儿掰着墙,但是没有呼叫,只是执拗地跟他往反方向动。胖男人不拉了,一手拍在男孩儿头上,男孩儿马上就低下去,像是挨了一锤,但手还是抠着墙。

    陶一粟走过去,把钱伸在他们两个中间,不知道该给谁。胖男人看了一眼陶一粟,接过钱,跟陶一粟说:“小王八蛋偷了我的钱。”说完挥挥手,一辆面包车开过来,里面探出几个人,一起看向男孩儿,胖男人亮亮钱,上了车,扬尘而去。陶一粟看了一眼,不是这里的牌。

    陶一粟的钱是美元,唯一的零钱是打麻将用的。他把身上的钱给了男孩儿,然后想上个厕所,但是男孩儿跟着他。陶一粟扭头看他:“干什么?”男孩儿走过来,解他的裤子,陶一粟推开他的手:“不用了。”两人沉默对立着。

    陶一粟问他:“你叫什么?”

    男孩儿低着头不说话。

    陶一粟问他:“你需要多少钱?”

    男孩儿仍旧低头不开口。

    陶一粟转身走了。

    莱利马上就能离开了,离境的人已经找好了,陶一粟这里有一个“卖花人”写的便签,给人就能登船。陶一粟要去接莱利,送他上船。

    陶一粟坐在车里,他在想要怎么提醒一下丁青,可是另一个人到了吗,到了丁青能防住吗?他在车里坐了很久,也没有头绪。

    时间差不多了,陶一粟上山接人。

    陶一粟走在路上看见血迹就紧张起来,他没有武器,就尽量放轻脚步。到了洞口,只听见里面骂骂咧咧。

    陶一粟叫了他一声,莱利捂着他流血的耳朵转头,手一放,抻过来给看,手心里躺半只耳。看陶一粟面不改色,莱利坐了下来:“现在走?”

    陶一粟点点头。

    莱利把半截耳朵往地上一扔,开始收拾东西,陶一粟仔细看了下,断口极糟糕,血筋长短不一,切口平齐,应该是猜可能是被咬了,但当时没脱落,回来莱利才割下来。

    “你自己下去过了?”陶一粟问他。

    莱利没什么好气:“放心吧,没什么事,反正今晚就走了。”

    陶一粟有点想发火,忍住了,马上就结束了,他可不想惹麻烦。

    莱利并不想让陶一粟帮忙,他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等下路过加油站吗?”

    “怎么了?”

    莱利往地上啐了一口:“天杀的小鬼,跟我装个屁,我要杀了他,就像之前那个一样,妈的……”

    莱利语言混乱,陶一粟皱着眉问他:“你遇见上次那个男孩儿了?”

    莱利正在气头上,蹲在墙角,背对着陶一粟,收拾东西,动静很大:“是啊,妈的,装什么装,婊/子养的,贱货,跟他带着的那个小婊/子,一个也不放过……”

    陶一粟叹口气:“你冷静一点,我路过,送你上船,你不过加油站。”

    莱利还在骂。

    陶一粟扭头看莱利的黑色背包,包还没有收拾,照片和资料都塞着里面,还有几个罐头,一把刀。

    莱利扭头喊:“我来做主,你闭上你那张破嘴!我要把他屎都打出来……”

    说完继续忙。

    莱利骂骂咧咧的声音在洞里回响,每一句陶一粟都要听三遍。

    陶一粟盯着刀出了一会神。

    然后把刀轻轻抽出来。

    走到莱利背后。

    一刀横着插进莱利的脖子,莱利一下子失力往后倚,同时两手伸向刀柄,试图控制陶一粟的手。

    陶一粟左手捂住莱利的嘴,右手努力转刀,血把刀口染红,把刀柄染红,把莱利的手染红,把陶一粟的胳膊染红,把半面土壁染红。

    直到莱利失去力气,靠在陶一粟身上。

    陶一粟松开手,往前推了一下,莱利扑在地上。

    陶一粟站直,在逼仄的空间里血腥气太重,他想吐。硬生生咽下酸水,踢开莱利,翻看箱子。

    一把被布包严的tac50,一大包现金。

    陶一粟把现金和黑背包拎走,留了莱利和枪。

    他车开得很快,心里很乱,浑身是血。路过加油站的时候,男孩儿并不在。

    ———————————————————————————————————————

    男孩儿刚从医院回来,他进了房间关上门,蹑手蹑脚走进来,想旋亮桌上台灯,却被桌边的人吓了一跳。

    陶一粟右手压在桌上的刀上,男孩儿马上扭头看自己应该在床上的妹妹。

    妹妹还在睡觉。

    陶一粟朝左手边地上偏了偏头,男孩儿顺着看过去,地上一个被拉开的大包,里面露出成沓的美元。

    男孩儿重新看向陶一粟,慢慢靠在墙边,摸着墙上挂的灰色毛刷,准备随时拿下来当武器。

    陶一粟开口:“听着,钱你最好换成你们的货币,一点一点花,懂吗?”

    男孩儿点点头。

    “你在本地有门路能帮忙换吗?”

    男孩点点头。

    “你见过我吗?”

    男孩儿摇摇头。

    陶一粟收起刀,站起来,拉低帽子,背起黑色背包。

    渡船的人一边剔着牙一边看“卖花人”的便签,看看纸条看看陶一粟,左打听右打听,没有要开船的意思。陶一粟给了他一沓钱,渡船的人把便签还给陶一粟,不看也不问了。

    “东延,正古都?”

    “是。”

    第82章 归人 下

    我变老了。我突然发现我老了。他也看到了这一点,他说:你累了。——杜拉斯· 《情人》

    陶一粟到了正古都,就给“卖花人”寄了贺卡,找了个不用登记身份的简陋旅馆住下。他只知道会背两个号码,打过去一定是丁青。陶一粟老实讲,他觉得当年他跑掉,以丁青的性格很难原谅他。

    陶一粟试着打给原来酒吧的电话,响了两声,楼兰在那边接了,声音温柔动听:“您好,捞针。不送外卖,不接受预定,留

    分卷阅读229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