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刚才你说什么了?你再说一次?”

    “我说,我们也不是不可以在一起,但是得有个条件。”沈熏媛不想再逃避,她有一种预感,要是她错过了莫晋北,将来肯定会后悔的!

    “嗯,你说,我听着……”

    “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谈恋爱,但是不公布。等我有了一点成绩之后,我们再决定到底要不要说出来,行吗?”沈熏媛说完后,就抬眼看着莫晋北,等待他的决定。

    莫晋北笑了,像个大男孩一样兴奋,他将沈熏媛拖进了怀里,“我答应你,我们在一起吧!”

    沈熏媛也笑了,心里像吃了蜜糖一样甜。

    俩人在车里静静拥抱着,直到莫晋北吻上了沈熏媛的唇瓣……

    俩人的舌头相互交缠嬉戏,莫晋北像个要糖的孩子一样,吞咽着沈熏媛口中的津液。他的手不老实的摸进了沈熏媛的裙子里,一路拨弄着她娇嫩的肌肤,最后停在了她的高耸的乳峰上。

    “别……还在车子里呢……”沈熏媛还残留一丝理智。

    “我想要……给我……熏媛……把你交给我……”莫晋北不撒手,覆在沈熏媛的乳儿上又揉又捏。他语带渴望,让沈熏媛不忍在拒绝他。

    “那你……快一点……别被人看到了……”沈熏媛羞红着一张小脸,低声说道。

    “好……我快些弄……”莫晋北脱下沈熏媛的内裤,又将自己的性器掏出。他揉了揉她的下身,已经湿透了,便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坚硬的龟头对准她微张的穴口,“我插进来了……你忍一忍……”

    “嗯……嗯……嗯……”莫晋北的性器又长又粗,他缓缓地进入沈熏媛的阴道,一点一点的将她占有。花了七八秒的时间,莫晋北才真正的插到底了。

    “我开始动了……把你的腿夹着我的腰……”沈熏媛听话的双腿盘住莫晋北的劲腰,承受着他越来越快的抽插,娇滴滴的呻吟声不断溢出。也许是车震太刺激,沈熏媛被插了几百下之后就来了感觉,她咬住了莫晋北的肩头,呜咽了几声就泄了身子。

    莫晋北今晚太兴奋了,他也不想再忍耐,狠力抽插了几十下后,就顶到沈熏媛的宫壁上,将滚烫的精液射了她满满一子宫!

    “熏媛……我爱你……”

    沈熏媛没了力气,可她心里甜蜜非常,趴在莫晋北的怀里,回应道:“晋北……我也爱你……”

    ——end.打个预告,第二个故事《花唇吐露》桃花谷里桃花开,花絮漫天,美不可言。一名十二三岁的翩翩少年撩开下摆,对着一朵巨大晶莹的畔月花,噗呲噗呲的射出浓白精液。完事后,他对着花骨朵里那模糊的娇小人影喃喃自语,“娘子……好想快点跟你洞房啊……”?

    《花唇吐露》第1章

    畔月花——传说仙人登天时遗留在人间的仙花。它十年开花、三年结果,然后等到仙气最浓郁的溯月时,花瓣层层剥落,入土即消,再不见踪影,唯余一名倾国倾城的美人。

    而历代桃花谷的谷主夫人就是这花中生长的倾代美人儿。

    ……

    三月,正是桃花烂漫的时节。一名十一二岁的男童,头戴白玉冠顶,端得是机灵可爱。此时,他偷偷摸摸的躲在一颗桃花树后,等一众丫鬟婆子急冲冲而去。他捂嘴一笑,然后大大方方的走了出来。

    “不让我去找爹爹,我还偏要去。”男童一路玩耍着天空不停飘落的桃花瓣,蹦蹦跳跳的就去了仙羽阁。

    桃花谷偌大不知几何,谷中房舍依山而建,依水而立。青墙瓦黛,屋檐挂铃,香风一吹,娉娉叮叮,宛如仙乐。而桃花谷谷主的住处仙羽阁便是这谷中风景最好的一处,四周溪水环流,鸟语花香。

    男童一路避开众人,最后终于有惊无险的抵达了他爹娘的住处。可是……有些不对?男童贴在窗户下,听着屋里嘤嘤哼哼的声音。好像是爹娘发出的,又好像不是?他用手指在窗纸上轻轻戳了一个圆洞,然后将眼睛贴了上去……

    咦?爹怎么光着屁股把娘压着!娘好像也没穿亵裤!等等,爹的腿间什么时候长了一根大棍子,明明昨晚一起沐浴的时候还没有呢!

    只见他爹一下一下的将腿间的大棍子捅进她娘的屁股心里,每当棍子完全捅进去时,他娘都会蹙着眉头呻吟一声,好像很痛苦?可男童隐隐约约又觉得不像,应该是又痛苦又快乐吧?不然,他娘怎么会主动的将屁股贴近他爹?

    屋里的俩人正在做着世上最欢愉的事,他们根本就没注意到窗外他们的儿子正在听墙角。南枫将他娘子滑落的裙摆再度撩起,看着那雪嫩的臀瓣,他像是在揉捏面团一样,把它揉成各种形状。而他腿间的肉茎正在她的花心里插着,粉嫩的花唇被绷得极大,吃力又可怜的将巨大的肉茎含着。

    被压在下方的女人动了动,她转头看向她身上的男人。该怎么来形容这个女人呢?沉鱼落雁、风情万种……这样极致的美词似乎都不能完全描绘出她容貌的十分之一。

    “相公……你别停……仙儿的小穴里好痒……你再用大肉棒捅一捅……”真是人如其名,貌美如仙。这女人连声音都又娇又柔,好比空灵的黄鹂鸟,娇滴滴的声音勾着南枫的魂儿。

    南枫握住了女人的柳腰,纤细柔嫩的枝段在他的大掌中盈盈一握,好像稍一用力就会将她折断似的。他开始向那粉色的小穴里发起进攻,粗大的肉茎在甬道里翻江倒海,把女人肏得浪吟连连……

    “相公……仙儿快被肏坏了……啊……啊……你肏得好深……”

    南枫邪魅一笑,继续快速地挺动腰身,一次又一次的将巨大炙热的肉茎插进他娘子的最深处……?

    《花唇吐露》第2章

    男童还将身子贴在壁角,他从小圆洞里看着他爹娘不停地耸动、扭身,他不禁蹙了眉头,心想:爹娘这是在干嘛呢?难道是在做什么游戏?可是没道理不带着他一起呀!

    屋里,黄花梨的拔步床吱呀作响,床架上的纱缦像是被风吹动的海浪,摇摇曳曳,琦旎无限……

    南枫此时已经泄了一次,他正将还未疲软的肉茎从仙儿的小穴里拔出,随着他的动作,粘稠的精水儿从大开的穴口处流出,丝丝连连的从仙儿娇嫩的臀部上滑向丝绸被铺。

    男童的眼睛瞬间睁大了,他看着自己娘亲屁股心张开的圆洞,那里的肉呈粉色,给人又嫩又滑的感觉。那个洞怎么会张得这么大?比他的小拳头都大了!难道是被爹腿间的大棍子捅成这样的?

    也许是作为男人的天性,男童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好奇娘亲腿心的圆洞,他只是好想去看清楚,甚至是摸一摸、舔一舔……

    眼看着南枫穿好了绸裤,似乎想要开门来。男童激灵一下,撩起衣摆,踮着脚尖,轻手轻脚的跑掉了。

    ……

    夜晚,南枫将儿子洗得干干净净的,把他放在了拔步床上,然后嘱咐道:“月楼,爹去沐浴了,你待会儿自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