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自己的状态时,他突然听到他娘亲尖叫了一声,他爹赶紧将他娘的双腿放下,只见他娘的双乳比刚才涨大了一圈,乳果变成了嫣红色。他这里都能看见乳果的最上方张开了一个小圆洞,那里噗呲的射出了一股奶白色的乳汁!

    他爹经验十足的将两颗乳头聚在了一起,然后低头含住了它们!

    南月楼看着他爹不断滚动的喉头,闻着空气中残留的奶香,他再次吞咽了一口口水,心里幻想着,要是也能吃吃奶水就好了,那一定无比香甜甘美。

    南枫喝饱了之后,将两人的私处擦干净,然后就揽着仙儿睡了。南月楼见今夜已经结束,心里带着些兴奋也渐渐入睡。

    睡梦中,南月楼的小肉茎还翘着,他的腿间刚好有一朵桃花。他迫不及待的将小肉茎伸进了花朵里,然后桃花立刻就吸住了他!桃花瓣细腻清凉,而且还能蠕动着将他的小肉茎给吸附住!

    南月楼开始学着他爹那样,急速地挺动着腰身,一次次的将小肉茎喂进花朵里,甚至在最后产生了一股冲动,想要将这朵娇艳的桃花给肏破才罢休!

    这么一想,一股强忍不住的冲动,从腰后爬上脑际。他的小肉茎翘得不能再翘了,然后龟头张开了口,噗呲噗呲的射出了他人生的第一次精水儿。

    《花唇吐露》第5章

    早晨醒来后,南月楼耳尖红透的看着腿间白色的痕迹。南枫哈哈大笑,直言,“我儿终于长成男子汉了。”而仙儿则贴心的拿来了温热的帕子,想替南月楼擦拭腿间。

    南月楼赶紧捂住了自己的私处,躲着他娘亲手中的帕子,嘴里不好意思道:“娘……你别动……我自己来……”

    南枫曲起手指,弹了一下南月楼的脑门,“是自己的娘亲……你还臊个什么劲儿……”

    可南月楼还是捂着私处,就是不撒手!仙儿没办法,只好将帕子放在南月楼的手边,然后站在了一旁。

    南月楼将后背对着自己的爹娘,擦着自己腿间的白色痕迹。然后听着他们说道——“我看时间差不多了,月楼如今也已长成,我看不如带他去瞧瞧自己的小娘子吧?”

    南枫欣慰一笑,“是啊,该让月楼去看看他的畔月花了。”

    ……

    碧绿湖边,大片大片的桃花盛开,南月楼踩着鞋底厚厚的桃花瓣,跟在南枫的身后,“爹,今天真能看到属于我的那朵畔月花吗?”作为桃花谷的少谷主,南月楼从小就知道他的娘子会从畔月花中诞生,就跟他的娘亲一样。

    只是不知道……他的小娘子会不会跟他的娘亲一样温柔?

    南枫终于走到两颗枝繁叶茂的桃树前,层层累累的桃花压弯了枝头,他随手摘下一朵,然后在手中揉碎,撒向空中,嘴里念出古老梵语。

    突然,面前开阔的平地刹那间变得如梦似环,朦胧灵气中一朵巨大晶莹的畔月花出现在南月楼的视线里。他怀着惴惴的心情缓步走上前去,半透明的莹白花瓣包裹着一名卷曲着的少女。南月楼伸手抚着薄如蝉翼的畔月花瓣,仿佛有着生命在手心中流动。他入神的看着畔月花朵中娇小的人儿,喃喃自语:“娘子……”

    南枫见儿子那般痴样,也回想起他初次见到仙儿时的模样,唉,竟是跟他儿子不相上下。他感叹了一会儿才跟南月楼交代道:“你如今有了精水儿,便可以开始浇灌你的小娘子了。以后每逢初一十五,你就来此地,我之后会把梵语告之你。”

    “多谢爹。”

    ……

    十五的月亮又大又圆,它升在半空中发出皎洁的银光。南月楼此刻的心情十分雀跃,因为他要去见他的小娘子了。

    依着他爹教的法子,南月楼顺利的进入了畔月花地,他凑上前去亲了亲晶莹的花瓣,然后才撩开衣摆,褪下了一点绸裤,“娘子……你再等等……我马上就把精水儿撸出来喂给你吃……”

    南月楼掏出自己的肉茎,开始上下滑动。看着畔月花里躺着他的小娘子,他兴奋的声音溢出了喉咙,“娘子……为夫这就喂给你吃……”感觉自己已经有了射精的感觉后,南月楼走上前几步,将棱头对准花茎,然后噗呲噗呲就将精水儿射在了上头。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花茎像土壤一样迅速地将精水儿给吸食掉!而畔月花瓣由半透明的纯白色变成了淡淡的紫色,妖娆而美丽。

    《花唇吐露》第6章

    南月楼用精水儿浇灌了自己的小娘子整整三年,而他也从一个少年郎变得清俊起来。当畔月花从洁白色渐变成深紫色时,南枫将南月楼叫到了书房中——“月楼,你的畔月花已经成熟,爹推算它三个月内必会开放,到时候你就可以见到你的娘子了。”

    南月楼一听,顿时俊美一笑,他按压住兴奋之情,对南枫作了一礼,“孩儿知晓了。”

    “嗯,这之前爹和你娘还得为你谋划一番,否则怕是你承受不住畔月花女。”南枫咳嗽了一声,然后才继续说道,“畔月花女天生吸食男人的阳力,如果你毫无准备就跟她圆房,只怕你熬不过新婚之夜。但是她的奶水儿又是至阳之物,能延寿益阳,只可惜刚诞生的畔月花女并没有奶水。也就是说,你在跟你的娘子圆房之前,得喝上畔月花女的奶水才行。

    目前桃花谷里只有你娘能够帮你,你也别害臊,我们这么做都是为了帮你。更何况,我们桃花谷历代谷主都是这么经历过来的。我当初也是喝了你奶奶的奶水,才跟你娘同的房。“南月楼知道他爹不会骗他,他当即就应下了,“是,孩儿全凭爹做主。”

    ……

    仙羽阁内,南月楼坐在外间,而他的爹娘正在内间为他制造奶水。吟吟浪浪的呻吟声不断从内间的屏风那传出来,南月楼听得面红耳赤,腿间的玉茎将绸白的长袍顶得老高!

    终于,在娘亲的一声尖叫声后,爹喘着粗气,说可以进去了。南月楼心情颇有些激动,那可是娘亲的奶儿啊!

    在那个琦旎的夜里,两颗丰腴的奶球颤动的勾魂场面始终存在他的记忆深处……

    “爹……娘……孩儿进来了……”南月楼不好意思明目张胆的盯着他娘看,只能偷瞄着她敞开的衣襟。

    此时,仙儿正坐在南枫的大腿上,她背靠着他的胸膛,俩人的下身正紧密交合,只不过南枫用了被子将他们的下身挡住,南月楼看不见罢了。

    她的前襟被大大扯开,肚兜滑落在腰间,两颗丰满高耸的大奶子随着呼吸颤着。乳果已经变成了嫣红色,像极了红润的樱桃。而小洞里正一滴一滴的冒着乳白色的奶汁,有些从奶儿顶端滑落下来,顺着她娇嫩的肌肤浸到了她的肚兜上。

    南月楼看得口干舌燥,恨不得立刻扑到他娘亲的怀里,狠狠的吮吸她的乳房。可他爹没有发话,南月楼不敢轻举妄动。

    南枫一见南月楼涨红了一张俊脸,就知道他这是馋了,回想起当初的自己,他也不为难自己的儿子,唤了一声,“快过来吃奶吧。”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