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月楼这才急上前去,半跪在床边,痴痴的看着娘亲胸前的两团大奶子。他吞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小心翼翼的捧着奶儿的下沿,无比激动的叼住了他娘的右乳!

    南月楼稍一用力吸,一股甘甜的乳汁就涌进了他的嘴里。尝到了甜头,他更是激烈的动着唇舌,狠力的吮吸着他娘亲的奶头。左手也情不自禁的罩上他娘亲的左乳,忘却伦理的揉捏起来。

    原来女人的乳儿是这般的软,南月楼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男人都喜欢揉女人胸乳的原因。它实在是太软太嫩,稍一用力仿佛就会融化一般。而他娘的乳儿就更是娇嫩,他的手掌根本无法掌握,只能罩着她的大半乳肉揉弄弹捏。

    《花唇吐露》第7章

    由于南月楼不停地揉弄他娘的左乳,乳果上的小圆洞很快就被奶水儿胀得张开了小口,噗呲噗呲的射出了一道弯延的弧线,恰好喷在了南月楼的脸颊上!

    感受到脸上点点滴滴的湿意,他赶紧吐出了嘴中的右乳,将他娘的左乳头喂进了嘴里。唇舌再度吸上了挺立的乳头,一股股胞胀的奶水涌入他的口腔,咕噜咕噜被喝进了肚子里。

    可是没多大会儿,被闲置的右乳又开始喷奶水儿了,南月楼慌忙的又换了一只吮吸。南枫看着他的傻儿子,提点了一句,“你就不能同时将你娘亲的两颗乳头吸住吗?”

    南月楼这才恍然大悟,他感激的朝他爹笑了一下,然后双手合拢了两只丰腴的白奶儿,两颗嫣红的乳头几乎快挨在了一起。南月楼一口就含住了两颗乳果,激动地吮吸起来。

    两股奶水儿合在一起,射满了他的整个口腔,南月楼大力的开始吞咽,喉咙咕噜作响。眼看着胞胀的大奶子一点点小下去,南枫见状,便开始挺动还埋在仙儿肉洞里的大棍子。瞬时,仙儿的身子被肏得起起伏伏,胸前的大奶子更是晃动不休。

    为了不让两颗乳果滑出嘴巴,南月楼又使了些力气,紧紧的吸住了它们。而另一边,南枫大力的上下顶弄仙儿的小穴,迫使她的身子颠簸不已。娇嫩的大奶子在父子俩的拉锯战中,一会儿被拉成锥形,一会儿又弹回圆形。雪白的乳肉,特别是乳晕和白肉相交之处很快就红肿一片。

    南枫看见了很是心疼,他边肏穴边说道:“你轻一些,都把你娘亲的乳儿给吸肿了。”

    闻言,南月楼赶紧松了口,转而轻轻地含着两颗乳果,等待着他爹再次将他娘亲的奶水儿给肏出来。

    南枫果然天生神力,入肏了七八十下,他娘子就再度呻吟了起来。下身也流出了一股又一股的春潮,顺着棒身流了出来,将他的两颗大囊蛋都给打湿完了。囊蛋上浓密的耻毛湿哒哒的贴在囊皮上,潮湿又销魂。肏到动情处,南枫顾不得儿子在场,淫荡的话语脱口而出,“唔……娘子……你的水儿好多……噗呲噗呲的吐着……把为夫的大蛋子都给打湿了……”

    一面被自己的儿子吸着奶儿,一面又被夫君肏着穴,而自己夫君还是个不害臊的,尽说些荤话!仙儿臊得满脸通红,“别说了……夫君……儿子还在这儿呢……”

    “怕什么羞……都是一家人……更何况我们不久后还要教儿子和儿媳妇人伦之事……到时候你不是更害羞?”南枫不以为意道。

    想到不久后的事情,仙儿更是羞怯了,羞怯中又有些难以述说的禁忌快感。她的小穴嗖一下就吸紧了,花心深处一股瘙痒蚀骨感汹涌而至,阴精跟着喷薄而出!

    南枫被小穴紧紧的缠住,他强压住冲刺的欲望,停了下来,喘着粗气嘱咐道:“月楼……准备吸奶水……”

    南枫的话刚一落下,南月楼就感觉到嘴里的乳头喷出了两股奶水,奶水量和喷奶的劲道都比之前还要猛烈。

    他搅动唇舌,拼命的吮吸、吞咽,才不至于让奶水儿滑出口腔。

    一时之间,屋里唯剩咕噜咕噜的吸奶声。?

    《花唇吐露》第8章

    南月楼接连喝了三个月的奶水儿,身体上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他眉目如星,身高窜了半尺不止,肩部和腰部也宽厚起来,身材欣长,站立如松。

    只是还有一点缺陷,腿间的肉茎只有南枫的一半那么长。唉,南月楼再次叹了一口气,想着后日就要见着娘子了,而腿间这短物,怕是不能让娘子满意。

    ……

    是夜,整个桃花谷都弥漫着一股异香,牵引着人的神魂。南月楼跟在南枫身后,步履有些急切,想着马上就能见到自己的小娘子了,他心中澎湃不已!

    碧湖边,畔月花正在层层绽放,每一片花瓣都是浓郁的紫色,像是流动的紫玉般随着花茎起伏颤动。

    一层……两层……三层……直至第九层,紫玉色的畔月花瓣垂下,终于露出了花蕊中的少女。只见她雪肌如玉,青丝如瀑。此时,她还闭眼沉睡着,乌羽一般的睫毛轻微颤动,仿佛下一瞬,就会醒来一样。

    “去把你的娘子抱下来吧。”南枫从美景中回过神来,对着南月楼嘱咐道。

    “是的,爹。”南月楼指尖微颤,一步一步地向畔月花靠近。他的小娘子此刻全身赤裸,正卷曲在花蕊里,而她的下身还连着一根粗长的花蕊,想必是孕育她的母根。

    南月楼握住了那滑腻的花蕊根部,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啵”一声将花蕊大力拔下。而就在这一瞬间,畔月花女缓缓地睁开了眼眸。

    她的眼里像是装满了整个星空——璀璨如梦、勾魂摄魄。

    此刻,南月楼的心中免不得激动难抑,他的娘子好美好美……最后,还是在南枫的催促下,南月楼才回过了神来。

    “娘子……为夫这就抱你下来……”

    可惜,南月楼的潺潺情意,畔月花女并没有一丝回应。她睁着眼,像是在看南月楼,又像是什么也看不见。如提线人偶,被南月楼抱去了夜月阁。

    ……

    夜月阁内灯火通明,畔月花女一丝不挂的躺在雕花木床上。南枫和南月楼赤裸着下半身,跪坐在畔月花女的旁边。

    “月楼……你要明白……爹这么做都是为了能唤醒你的畔月花女……”南枫看着躺在床上的绝美女子,开口道。

    南月楼虽有不甘,可还是明白的,“爹,我都懂的。”

    “嗯,这便好。当时你娘也是由你祖父开得苞,畔月花女的处子之身非金刚力气不能破,除了我们这样身得畔月花液滋润多年的金枪,世上无人能将她们唤醒。

    不过,你放心,爹只会将她的处子之身打破,绝不会在她的身体里留下一点精水儿。你到时候只需注入自己的精水儿,她再次醒来后,就是你的娘子了。““是的,爹。”

    “你去把柜子上那瓶桃花润露拿来,我们就开始吧。”

    桃花润露拿来后,南枫倒了一些在手指上,然后让南月楼掰开畔月花女的双腿,他仔细地将润露涂抹在她的穴口上。她的阴部肌白一片,一丝毛发也无,白嫩嫩的软缝间一点桃红色勾人的露了出来。

    南枫将她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