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穴口都抹上润露后,试探着将一根手指顶入了她的小穴里,接着是第二根手指。她的甬道好紧,他的两根手指几乎都不能动弹了!?

    《花唇吐露》第9章

    南枫使了些力气,将两根手指朝甬道深处挤去。而畔月花女的穴肉又紧又软,不停地推拒着外来物体的侵入。南枫也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终于碰到了那层肉膜。

    他试着向前顶动,神奇的是那薄薄的肉膜随着他的深入而变长,像是尖锐的锥形。可不管南枫的手指如何的捅戳,它就是不破!

    南枫叹了一口气,唯有撑开两指,让畔月花女的穴口张开了一点,然后插入桃花润露的尖嘴瓶口,“月楼,你将她的臀部托起,好让润露流进她的小穴里。”

    南月楼此时的肉茎已经翘得很高了,他忍着欲望托起了他娘子的臀部,只听得细微的气泡声,想必那润露已经流进了小穴里。

    南枫看着差不多了,继续让南月楼托着她的臀,而他伸手拔出了插在她穴口处的瓶嘴儿。刚一拔出,畔月花女穴口处的媚肉就蠕动了一下,吐出了一口润露。南枫用手指将流出的润露揩掉,忍不住说了句,“此女的穴口甚紧,比你娘亲有过之而无不及。月楼,你今后有福了。”

    闻言,南月楼心旷神驰,恨不得现在就冲进这勾魂的小穴里!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行,无法突破她穴中的壁垒,那么她就永远无法觉醒。

    “爹……你快帮我把娘子的花苞给破了吧……我……我都快等不及了……”

    南枫洒然一笑,将桃花润露的瓶口对住自己的棱头,然后将润露淋满了棒身。等整根棒身都湿漉漉后,他又用手撸了两把。此刻,偌大的肉茎狰狞而立,青筋环绕,好不威风。

    南月楼看着自己爹爹的粗大肉茎顿时羡慕不已!他又看了看自己腿间的短物,泄气的想着,不知道娘子醒来后会不会嫌弃他?

    南枫似乎读出了南月楼的心思,想当初他看到自己爹那根大棍子时,也是惊叹非常!“月楼,你别丧气,等你喝了畔月花女的处子之血后,你的男儿气概就会英挺无比!”

    “真的?!爹,你别哄我!”闻言,南月楼两眼精光闪烁。

    “幌骗你作甚,爹就是喝了你娘亲的处子之血,如今才有了如此傲物!”

    南月楼心里彻底踏实了,他抓住畔月花女的大腿根,让她门户打开,对着自己的亲爹,“爹……你插进去的时候可要轻些……可别伤着她了……”

    “你放心吧,爹心里有分寸的。你把她的臀部抬高一些,我待会儿才好发力!”南枫嘱咐好后,就握紧了大肉茎的根部,上身前倾,将巨大的棱头抵上了畔月花女细小的穴口。

    南枫握着大肉茎在柔软白嫩的软缝上不停地滑动,似乎在寻找她最凹陷之处。就这么七八下,咆哮的棱头终于探寻到了桃源处,他停顿了一下,对南月楼说道:“你把你媳妇的腿给抓稳了,爹这就要插进去了。”

    随即,南月楼将畔月花女禁锢在了怀中,双手更是抓紧了她的大腿根,“爹……我准备好了……你快插进去吧……”

    “嗯……”南枫渐渐使力,甚至借助了身体的重量,一点一点的压向畔月花女的小穴。可她的小穴实在是太紧,南枫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插进去了半个棱头!?

    《花唇吐露》第10章

    花穴被入侵,穴里的媚肉立刻蠕动起来,可畔月花女没有一点反应,她如同一具无暇的人偶,睁着繁星般的双眸默默地承受着欢爱。

    南枫的额头被逼出了一层薄汗,他扶着茎根继续朝甬道深处插去,穴里实在是太紧,让他有一种爆射的冲动,“呼……呼……”南枫一边深呼吸,一边朝里探去,最后终于顶到了一处软膜上。南枫知道他这是到了破除畔月花女处子之身的关键时刻,他停顿了一下,然后一鼓作气的向里捅去!

    肉膜非常弹性,直到它被偌大炙热的棱头捅进了花壶里,才终于产生了一丝裂口!南枫的大肉棒一往无前,肉膜最薄处终于被捅出了一个小洞,露出了紫红色的棱头!

    南枫感觉到棱头上有湿意,他赶紧托着畔月花女的娇臀,对南月楼说道:“爹把她的处女之身给破了,她的处子血已经流出来,这会儿爹的棱头正堵着,你快来她的腿间,爹一退开,你就吸上去。这处子血是万金难买的补阳圣品,你可不能浪费了,切记!”

    南枫托着畔月花女的身体站了起来,他的巨大肉茎还插在她的穴口。而南月楼跪坐在了她的臀部下方,准备他爹一撤出肉茎,他就用唇舌堵住她的穴口,务必不浪费一滴处子之血!

    “月楼,你接好了!”说罢,南枫迅速地抽出自己的大肉茎,丝丝血迹被带了出来,屋里立刻就染上了一股琦旎的香甜味。南月楼来不及说一个字,他赶紧伸头,堵住了滴血的穴口。

    “唔……嗯……嗯……”屋里只剩下吞咽的声音,南月楼的舌头伸进了畔月花女的小穴里,她的处子血好甜,一点血腥味都没有。他几乎刚一吞进喉咙里,一股温热的气息就蔓延至他的四肢百骸,最后涌向了他的下身。

    等到处子血流完后,南月楼又用舌头仔细舔舐着蠕动的壁肉,将上面粘上的血迹一点一点的舔干净。

    此刻,他腿间的肉茎比平时胀大了一大圈儿,里面尽是热流在涌动!南月楼松开了畔月花女的穴口,询问南枫,“爹,我现在可以插进去了吗?”

    南枫已经擦净了下身,套上了长裤,他坐在床下的藤椅里。闻言,他点了点头,“可以了,你插进去吧。”

    南月楼不再忍耐,肉茎对准了畔月花女的穴口,闷哼着将自己送了进去。由于南枫的开拓,南月楼还算比较顺利就插了进去。他的肉茎还短,只能顶在她的花壶口,而无法顶进去。此刻,他也不气馁,就着这番距离,开始抽插起来。

    一下又一下,轻轻又重重。南月楼觉得自己如身在云端,眼前都飘起了花瓣,好不真切!

    “啊……娘子……你的穴好紧……为夫快受不住了……”又坚持了十几下,南月楼突然僵住了身体,将肉茎抵进了最深处……

    浓白的精水儿喷满了畔月花女的整个小穴!?

    《花唇吐露》第11章

    南月楼射精后并没有将肉茎拔出小穴,他赤裸着抱起了畔月花女,然后对南枫说道:“爹,我送娘子去了。”

    “好,你去吧。”

    ……

    南月楼踏着夜幕,将畔月花女送回了碧湖边,把她抱进了畔月花里。将她安置好后,他提起她的双腿,缓缓地拔出了自己的肉茎。然后迅速地拿起孕育她的母根,再次插进了她的小穴里。

    “娘子……我今后唤你灵儿可好?”南月楼细心地将她的发丝理好,然后亲吻了一下她花朵似的唇瓣,“灵儿……下个塑月就是你我夫妻相见之时。”

    ……

    天边,新月如勾。南枫夫妇站在夜羽阁前,看着他们的儿子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