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又湿又紧,把他的大棍子吸得好爽。

    屋里,俩人的呼吸声和身子纠缠在一起。灵儿胸前的两团白奶儿被南月楼顶得上下波动,两颗粉嫩乳jian儿随之颤动着,看上去像是最诱人的樱桃。

    南月楼挺动着腰身,看向俩人的交合处,昏黄的烛光中,那吸吸插插的燕好处像蒙了一层纱,让人看不真切……

    侧头看了一下周围,南月楼拿起了放在床边矮柜上的烛台,将它拿近,照着俩人还在不停交合的私处。只见那粉嫩的花唇被他的肉茎绷得极大,而他的那根棍子硬得似热铁,在花唇的包裹中进进出出。连根部的两个囊袋也随着抽插的动作一下又一下的拍着灵儿的穴口,迫使她吐出一口一口的蜜液。“灵儿……你快看……你又被我肏出水儿了……”

    灵儿也低下头,看着交合处淫糜一片,腾一下就红透了脸。

    《花唇吐露》第16章

    烛火笼罩下,灵儿的肌肤在洁白之上更添一层光晕。南月楼的皮肤虽也白皙,可对比着灵儿的雪肤,那就不及了。

    “灵儿……你看到了吗?”南月楼抓着灵儿的纤腰,上上下下的顶弄抽插。灵儿怎么没看到,她的小嘴正吃着他的大棍子,一下又一下,乐此不彼。她厚着脸皮点了点头,“夫君……灵儿看到了……”

    南月楼兴奋的问道:“那你看到什么了?给为夫说说?”

    这下绕是灵儿,也再说不出口了,她靠在南月楼的肩上,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肯开口!

    南月楼突然发狠般的顶了她一下,“说不说?不然再狠狠肏你一下!”

    灵儿被顶得尖叫了一声,眼看着南月楼作势又要狠顶她,灵儿赶紧说道:“看到……夫君在用大棍子肏我的小穴……”

    南月楼这下满意了,身下的动作缓了下来,轻轻插进去,再慢慢抽出来,一点一点的挑弄着身上的娇躯,“这样舒服吗?”

    虽然缓了一口气,可灵儿却觉得这样慢慢的抽插并没有刚才那疾风骤雨般爽快,她贴上了南月楼的耳边,羞怯道:“舒服……可是没有刚才舒服……灵儿还是喜欢夫君重重的肏我……”

    “真是个小荡妇!”没料到灵儿竟是这般回答,南月楼的阴茎暴涨一大圈,对着穴口就开始猛操!

    灵儿被顶得又胀又疼,每当南月楼的棱头抵到她的花壶里时,就会有一种难言的快慰感。春水儿像小溪似的,一股股的涌出来。她低头一看,南月楼的小腹上都被拍溅上了晶莹的春水儿。

    还有她自己莹白平坦的肚皮上凸着一根大棍子的形状,圆润的肚脐眼被顶得高高的,好像快撑破了一样。灵儿心想:她夫君的那物可真大,把她的肚子都胀满了!

    “在看什么呢?我的娘子?”南月楼见灵儿一直盯着俩人的交合处发愣,他便故意问道。

    灵儿赶紧抬起了头,脸颊红霞漫天,“没……没什么?”

    “那看来是为夫没有尽力了,娘子还有空余去想别的事情!”说罢,南月楼加大抽插的幅度,将灵儿都快顶飞了。两只奶儿如雪白的水球,晃啊晃啊晃……南月楼低头就含住了一只,然后狠狠的吮吸!

    快感是如此的猛烈!麻酥的感觉从后背传遍整个身体,南月楼将肉茎顶进灵儿的花壶里,感受着她的抽搐和一股股的阴精涌来。他也放开了精关,将浓白的精水儿喷满了她的花壶,和阴精混在了一起……

    射完了精水儿,南月楼还不想将半软的肉茎拔出来,他还嵌在灵儿的花壶口,感受着被温热体液包裹的感觉,“娘子……你身体里面又湿又暖……为夫都想永远不出来了……”

    灵儿软趴在南月楼的怀里,身上香汗淋漓,特别是玉背上薄薄的一层,在烛火下泛着晶莹的光泽。幸好这时候没被南月楼看见,否则恐怕又是新一轮的肏干。

    见灵儿累极,甚至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南月楼这才将肉茎拔出,将灵儿放到床上,用温热的帕子替她清理花户。今夜,俩人的淫液都流得极多,南月楼用了三四张帕子才算清理干净。

    吹灭烛火前,南月楼对着灵儿说道:“这几天桃花快开完了,明儿就带你去瞧瞧。”

    灵儿迷糊的应了一声,然后沉沉睡去。

    《花唇吐露》第17章

    桃花谷占地极大,绵延十里的桃花铺天盖地的盛放,微风一吹便是漫天的粉色花瓣随风飞舞,宛如仙境。

    今日,灵儿上身穿着一件半透纱衣,里面是粉色桃花的肚兜,下身一条浅粉色的戏蝶百撒裙。走在桃林里,犹如桃花仙子下凡一般。

    南月楼牵着她的小手,漫步在层层桃花瓣上,他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颗桃树道:“你瞧,从这里进去,就是你出生的地方了。”

    灵儿沉睡在畔月花中时,是完全没有意识的,此刻她很好奇她出生的地方,“夫君,你带灵儿进去看看好不好?”

    南月楼点了点自己的脸颊,“你亲我一下,我就带你进去。”

    闻言,灵儿踮着脚尖,娇笑着在南月楼的脸上亲了一口。

    ……

    进入了畔月花的生长地,此时偌大晶莹的畔月花只剩下光秃秃的一根花茎,如蝉翼般的花瓣早已随着灵儿的觉醒而凋落。

    “可惜啊,畔月花凋谢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它再度生长?”

    “那有什么不可以,等我们的孩子出生后,他的那朵畔月花自会为他出现,到时候娘子不就可以看到了?”南月楼揽着灵儿的腰,随意的说道。

    灵儿红了脸,“谁要跟你生孩子?”

    “哦?不给我生,那你想给哪个男人生?”南月楼故意沉下了脸,对着灵儿说道。

    灵儿吓了一跳,赶紧解释道:“夫君误会我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南月楼还是沉着一张脸,打断了灵儿的话,“我不听解释,我只看行动。”

    灵儿偏着头,不解道:“那……夫君要我怎样才不气了?”

    “我要你躺在桃花树下让我肏一次,我才不气了。”南月楼指着他们身旁的一颗桃花树,看着灵儿说道。

    “可是……这里是外面……我……我不行的……”灵儿说这话时,悄悄地瞟着南月楼的脸色,见他不说话一脸的不高兴,心里渐渐的就妥协了,“夫君……这里会不会有人来啊……要是没有的话……我就让你肏一次……不过你得快点呀……”

    一听灵儿同意了,南月楼再也绷不住脸上的笑意,把灵儿拥到了桃花地上。接着,他褪下了身上的外衫,又剥去了灵儿身上的肚兜,倒是身上的纱衣还叫她穿在身上。而下身的百撒裙也没给她脱去,只脱去了她内里的亵裤。

    将粉色的百撒裙撩到灵儿的腰间,她白皙修长的双腿露了出来,叠在粉嫩的桃花瓣上,粉粉白白,好不诱人!

    南月楼抬起灵儿的一只嫩脚,从她圆润的脚趾头开始亲吻起来,接着含进了嘴里,细细的吮吸舔咬。

    “夫君……好痒……你放开灵儿的脚……”灵儿躺在桃花瓣上,扭动着身躯,像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