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遗落人间的桃花仙子。

    南月楼内心激动不已,他吐出了灵儿的脚趾,从她的脚心慢慢的来回舔舐,最后滑到了她纤细白嫩的脚踝处,“娘子……你的脚好小……为夫这么一下子就把你舔完了……”?

    《花唇吐露》第18章

    灵儿用小手捂着一张脸,羞得不敢看南月楼了,“夫君……快别说了……你……你快肏进来吧……”不是灵儿着急催促南月楼,而是她真的被南月楼舔脚的动作给羞到了。

    “好……为夫这就肏穴……看把我的娘子急成这样了……”南月楼终于放开了灵儿的yuzu,他掰开了她的双腿,将身体挤了进去。腿间的肉茎早自挺立,而灵儿的粉洞也流出了春水儿,南月楼没怎么费力气就将肉茎肏进了小穴里,接着舒爽的叹息一声,“灵儿……你吸得为夫好舒服……”

    在南月楼肏进她的小穴时,灵儿便弓起了身子,掌心下抓紧了厚厚的桃花瓣。绝美的身子在南月楼的耸动下娇娇的颤着,身下的桃花瓣被俩人弄得泥泞不堪。

    男子的粗喘声与女子的娇吟在谷中回荡,一阵香风吹过,漫天的桃花瓣簌簌的落下。于是,灵儿无暇的娇躯上黏上了一瓣一瓣的粉色桃花瓣,粉粉又白白,娇媚至极。

    南月楼挺着身体,在灵儿的洞穴里进进出出,看着身下的美景几乎不能自持。突然,他拔出了自己的肉茎,然后捡起身旁的一朵桃花,将之放到了灵儿的穴口,接着棱头对准它,然后将桃花肏进了穴里。

    感受着异物的入侵,灵儿撑起上半身,叫春着问道:“夫君,你把什么塞进灵儿的穴里了?”

    南月楼顶着那朵桃花,在灵儿的甬道里不停地捣弄,想要将它捅碎,“别怕,就是一朵桃花,为夫待会儿想要喝桃花酿,娘子辛苦一下。”

    夫君真是太坏了,竟然把桃花塞进了她的穴里!灵儿羞耻的看着南月楼一下又一下的捅cha-ta的小穴,不多会儿就感受到那朵在甬道中的桃花被他捣碎了,而且桃花汁还流进了她的花壶里!

    “夫君……你别捅得太深了……桃花汁都流到我那里去了……”灵儿哀哀的叫着,可怜兮兮的看着南月楼。

    南月楼有点心软了,可是他更想这么肏下去,让桃花的汁水染遍她的整个小穴!南月楼突然拔出了肉茎,那上面竟然黏上了星星点点的粉色,想来必是被捣碎的桃花瓣了!他让灵儿跪趴在地上,然后又捡起一朵桃花,用棱头再次顶进了她的甬道里!

    灵儿趴在桃花地上,双手抓紧了身下的桃花,又一朵桃花进入了她的身体里,她羞耻又难耐,几乎都快羞哭了,声音被肏得断断续续的,“夫君……求你了……别……灵儿受不了了……”

    南月楼却是兴奋至极,恨不得将灵儿的身体给捅穿,他的肉茎像是铁棒似的,很快就将第二朵桃花给捣碎了。

    幽淡的桃花香随着他的插弄,一点点的从灵儿的穴口处溢出。南月楼深吸了一口气,感叹道:“娘子……桃花酿快成了……你再忍耐一下……”

    南月楼突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灵儿的身子不停被拱向前方,南月楼抓着她的手臂,不让她滑走!

    灵儿退无可退,尖声叫着泄了身子!

    “啊……啊……娘子已经来了吗?等等我……为夫这就射给你!啊……啊……”弄稠的精水儿射满了灵儿的花壶,和淫水桃花汁混合在了一起。

    南月楼连气都没有喘一下,就抬高灵儿的双腿,然后拔出肉茎,将头埋进了她的腿间,“唔……灵儿的桃花酿真好喝……为夫要把它喝完……”

    灵儿全身都没了力气,只能任由南月楼为所欲为。

    日后,在桃花谷许许多多的地方,都能看到南月楼压着灵儿肏穴的身影,他们虽不似仙,却胜似神仙眷侣。

    有道是:只羡鸳鸯不羡仙。

    ——end.

    打个预告,第三个故事《公主销魂》传言,玄国公主姜姒容貌倾城,翩若惊鸿。

    晋国,封镇看着紫檀木箱中装着的裸肌美人。他眼底波光粼动,看向下首。

    玄国使者见状,赶紧禀道:“皇上,此乃玄国之珍宝,特献给皇上,以表我玄国臣服之心!”

    春宵千金,红烛帐暖,男女暧昧的床戏声和肉体的拍打声持续了整整一夜……

    《公主销魂》第1章

    姜姒穿越了!穿成公主了!

    可惜却是一位亡国公主……即将被送去给敌国皇帝侍寝。

    ……

    寝殿中,暖香融融、纱缦层叠。姜姒正被太子哥哥抱在怀中上下其手,他全然不顾及伦理,将手伸进了她的肚兜里,揉捏着她雪嫩的双乳。姜姒却不敢反抗!她才穿过来几天,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也没有那个时间打探原主的性格。这位太子哥哥最近一上来就对她又摸又亲,显然是经常干这事的,她怕她今日反抗过激,让这位太子看出什么了。到时候,可要被架起来烧死的!古代真可怕!

    “姒儿,在想什么呢?跟哥哥亲热都不专心,是不是想着要去晋国侍候封镇,就要忘了哥哥了!”太子狠捏了一下姜姒的乳尖儿,阴鹜的说道。

    姜姒痛呼一声,不敢多说什么,怕露出马脚,只能摇头,“不……我不会的。”

    太子的脸色这才回暖了一些,然而他却开始褪姜姒的亵裤!“你乖一些,侍候哥哥最后一次。你明天去了晋国,我们兄妹不知何时才能见面了。”

    姜姒看着自己白嫩嫩的双腿露了出来,她不知道现在自己应不应该反抗?虽然这几天太子经常来骚扰她,可也仅限于摸摸她,亲亲她,并没有冲破最后的底线。难道今天他想要了她的身子?只是明日就要送她去晋国了,要是她的身子破败了,那个皇帝还会要她吗?

    或者那个晋国皇帝发现她并非完壁,认为玄国羞辱他,会拿她开刀吗?转眼之间,姜姒想了许多,浑身吓得颤抖起来。

    太子揉了揉姜姒腿间的花核,而他的肉茎在姜姒的腿缝中矗立着,看上去像是随时要冲进姜姒的小穴里,“今日身子怎这般僵硬?往日的你早就春水泛滥了。”

    听到这里,姜姒的心里已经完全冰凉了!看来这幅身子早就不是完壁,去晋国就是一条死路!

    姜姒闭上了双眼,任太子在她的花穴口揉揉捏捏。反正快死了,还反抗什么?不过是多一天,还是前一天罢了。

    “姒儿穴口处的花唇好软……哥哥好喜欢……只是今日怎么不给哥哥吐两口蜜液了?”太子开始用他的棱头去戳刺姜姒的穴口,试图引出她穴里的蜜液来。

    姜姒的前世还是个处女,对于太子不停地挑逗,她紧张极了。会疼吗?应该……不会吧?听说只第一次会疼,之后就不会了。这原主的身子应该早就给了太子,那么今天她至少不会疼了!

    “姒儿……我的姒儿……哥哥好喜欢你……可是身为皇室……你我都身不由己……”太子边说,边在姜姒的腿间抽插,几次棱头都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