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姒是初次承恩,自己的龙根又太过巨大,封镇缓缓地推进,终于抵住了那阻碍之物。

    “你且忍一忍。”

    姜姒吓得身子都僵硬了,小穴里的媚肉也收缩起来,箍着封镇的龙根,将他吸得都有点儿疼了。

    “你松松,把朕夹得太紧了。”

    姜姒只好暗自的深呼吸,让身体放松,然后等着封镇的雷霆一击。

    等穴里夹得不那么紧后,封镇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层薄汗。他突然狠力的挺动腰身,将龙根一插到底,薄膜应力而破,嫣红的血丝顺着龙根流了出来,滴滴点点的落到了雪白元帕上。

    果然疼得像是被劈成两半一样!看来小黄书里写得都是真的!姜姒的身子被迫弓起,弯成了最诱人的幅度,胸前雪团上的红樱微颤,青丝铺枕,晃若妖姬。

    封镇被眼下的美景迷乱了眼,他大力地肏干起来,深深重重,根根到底!随着他狂猛的抽插,姜姒穴口的嫩肉被龙根带的一翻一撅,混着血丝的淫水儿流了出来。

    有了润滑之后,封镇更是干的顺畅,他手伸向姜姒的乳儿上,拧着她的粉尖儿左右旋转。饱含情欲的眼看向俩人的交合处,他的龙根硕大狰狞,在她细小娇嫩的穴里勇猛的进进出出。她的阴唇粉嫩娇弱,被他的龙根绷得极薄,可怜兮兮的吐着蜜液。啪啪啪的肉体拍打中,打湿了俩人的私处。封镇的每一次进入仿佛都要把她捅穿了,姜姒受不了了,她颤抖着抓住他的手臂,哀哀的求道:“皇上……轻一些……我好像快破了……”

    刚得了趣味,封镇怎么舍得停下。更何况玄国送姜姒来,不就是给他胯下解闷的吗?他握着姜姒的细细柳腰,拔出龙根,再重重顶入,根本不给她一点床戏的机会!

    “啊……我受不了了……”姜姒扭着身体,试图脱离封镇的掌控。可惜封镇的手掌像铁钳似的,牢牢将她制在了身下。

    看着姜姒这般受不了的模样,封镇淫欲大增,胯下的龙根更是威猛非常。他趴在姜姒的身上,激烈地耸动着坚实的臀部,将龙根次次送入花心,用龙头研磨她的花壁,惹得姜姒惊声哀叫,好不可怜。

    姜姒疼得几乎快晕过去了,她的指甲嵌入手心,已经抠出了丝丝血迹。她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结束这场折磨,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过去。这时候,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侍寝太可怕了!不,是她身上的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封镇还在大力地撞顶着姜姒的小穴,她的穴里像是有层峦叠嶂,娇嫩的媚肉倒着弯、拐着角的吮吸着他。一股股酥麻泛酸的熟悉感在后腰眼盘旋,封镇知道他快泄了,本可以忍住再猛肏几百下,但一想到夜还长,可以多干几次,便不再坚守,放开了精关,噗呲噗呲将精水儿全射了进去。

    感受到小腹处的热流,姜姒心想封镇终于射了。可还没有等她松一口气,这厮竟然又开始抽动起来!而且那东西又变得好硬!

    她今夜,可能会被肏死吧!

    公主销魂》第5章

    被破身后,姜姒在床上躺了整整三天才能下床,期间种种羞耻不适简直不敢回想。而封镇册她为姜妃,连名号都没有,随意的沿用了她的姓氏。

    封镇的后宫虽没有后宫三千那么夸张,但百十人还是有的。但他一直没有封后,唯有贤妃、淑妃、玉妃位阶最高。这其中,玉妃是他的亲表妹,也最受他宠爱,她登上后位的呼声最高。

    古代没有娱乐活动,没有网,没有电视,更不能随意上街。姜姒的伤养好之余,就只能看着窗外发呆。想着日后就会这么过日子,她怕自己会无聊而死。

    “公主,既然您的伤都好了,不如主动去看看皇上吧?”

    青碧,从玄国跟来的唯一丫鬟。姜姒半垂着眼帘,心想:没有原主的记忆,也不知道这丫鬟到底是不是她的人?万一是太子哥哥安插在她身边的眼线呢?姜姒不敢冒险,不欲与青碧多说,只故作深沉地回了一句,“我心中自有计较,你不必多言。”其实,她的打算是,以后尽量避开封镇那只禽兽,然后在宫里小心度日。

    真是不能枉自腹议!她刚骂了封镇是禽兽,封镇身边的掌事太监金宝就来传话了,“姜妃娘娘有礼了,奴才替皇上传个话,今夜请娘娘去正阳宫安寝。”

    又要她侍寝,封镇这厮是算好时间了吧!她身下刚好,就来传召她了!姜姒的内心十二万个不愿意,她斟酌了一下说道:“请公公回皇上,臣妾的身子还未大好,今夜怕是不能伺候皇上了。”

    闻言,金宝诧异的看了姜姒一眼。这后宫中还从未有哪位嫔妃拒绝过皇上呢,这姜妃倒是胆子大。

    其实,哪是姜姒胆子大,她只是思想境界还停留在现代社会,现代社会的口号是什么?不就是人人平等吗?她到古代的日子还不长,还不能深刻的理解皇权所代表的意义。

    等金宝走后,青碧着急的低语道:“公主,你怎么拒绝了皇上的邀请呢!这下可怎么办?”

    姜姒不明所以,“什么怎么办?”

    “公主,你忘了来晋国之前服下的那枚鸳鸯丸了吗?它能使女子的身子娇媚无双,但是却有个缺陷,被破身后每隔七日必须被男子的精水浇灌,否则就会爆体而亡!”青碧心里着急,公主怎么把这么大的事给忘了!

    爆体而亡!

    爆体……而亡!

    爆体……而……亡!

    我咧个去哦!姜姒听得满头黑线,觉得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恶意!

    ……

    接下来的几天,姜姒焦急万分的等待着封镇再来传召她。可封镇像是对她失去了兴趣一般,去了其他宫妃那里,一点也记不得她了。

    今日已经是第七天,姜姒没有办法,只好主动出击。她内里只穿着一件雪白的纱衣,透出胸前两颗娇嫩的红梅,外面披上雪狐大氅。踏着月色,出了寝宫。

    外面的天真冷,可姜姒的小脸都急红了,要是封镇今晚不碰她可怎么办?爆体而亡四个字不停地在脑中盘旋,真的太恐怖了!

    正阳殿附近有一片梅园,冬夜里开得正美,姜姒走到了那梅园的入口。梅树下,她凝望着朵朵娇蕊,心中期盼着封镇的到来。

    《公主销魂》第6章

    听着背后的脚步声,姜姒的心跳如擂鼓,她缓缓地回过头去,惊呼了一声,“皇上!”封镇上下打量了一番姜姒,神情似笑非笑,“姜妃今夜兴致倒好,跑到梅园来赏梅了?”他边说着话,边朝梅园深处走去。

    姜姒紧跟在他身后,冬夜更深露重,冻得她的手脚冰凉,可为了活命,她不得不硬着头皮回道:“有道是冬夜寻梅,温酒夜话,别有一番滋味呢。”如此明显的邀约,封镇应该能听懂吧?

    封镇没有说话,脚下的枯枝被他踩得嘎吱作响,不轻不重的敲打着姜姒的心脏。此刻,她非常紧张,封镇的一句话便能决定她的生死!总不能封镇不答应她,她就把封镇给强了吧?

    直至俩人走进梅园的一处六角长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