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封镇抽插的力道太大,姜姒被他顶到了御桌的另一头。啪一声!是瓷器碎裂的声音。姜姒不知道是什么被她推到了地上,她正想回头去看,封镇却抓紧她的腿根,将她拖向了他。紧接着,就是一个深深的挺入!

    “啊!皇上!”姜姒尖叫一声,整个人都抽搐起来,手指将身下的御桌面紧紧的抠着。

    感觉到腹部有一阵热流,封镇停下动作低头看过去。只见姜姒花唇中的小肉核张开了嘴儿,正在喷水儿!封镇立刻拔出阴茎移到一边,心中赞叹的欣赏姜姒的潮喷。

    姜姒紧闭着双眼,脸色驼红,全身还在颤抖。大张的双腿间是一股激流在喷射,御桌上湿了一大片,甚至奏折上都沾染了不少汁液。由于喷得太多,滴滴答答的水儿流下了桌面,浸得地上都湿了一小块。

    封镇一边看着姜姒潮喷,一手握住了粗长的阴茎上下套弄。虽然比不上肏穴畅快,可是看着姜姒的淫荡模样,他心里兴奋到了极点!

    身体持续的高潮,姜姒哆嗦得不成样子。她微睁开眼看着自己的腿间还在喷水儿,终于羞耻的哭了出来。这具身体太淫荡了,可是…又好舒服。转头又见封镇眼泛红光盯着她腿间,手上不停地撸动。呜呜呜…丢脸死了。

    封镇觉得身体到达了顶点,他干脆上了御桌,骑在了姜姒的头上。手上快速地撸动快要喷勃的肉茎,还用棱头拍了拍姜姒的唇瓣,声音沙哑低沉,“姒儿…快将嘴张开…朕赐你雨露…”

    紫红狰狞的阴茎就在自己嘴边,近距离的观看更具震撼!姜姒心跳如鼓,甚至连阴茎周围每一根粗黑的耻毛都看得一清二楚。她根本张不开嘴,这个凶物会把她的嘴撕裂吧!

    见姜姒看着自己的龙根似乎愣住了,封镇箭在弦上。他捏住姜姒的脸颊,迫使她张开了樱唇,然后将龙头顶了进去。几乎是一进去,龙口就张开了,噗呲噗呲的射了姜姒一嘴的精水儿。

    十几瞬的持续喷射,姜姒的小嘴被装满了精水儿,嘴角溢出丝丝白浊。封镇这才发泄完了,他赶紧拔出了龙根,可是姜姒还是被呛着了。她撑起上身,捂住小嘴咳嗽个不停,白色的浊液从指缝间流出,淫糜不堪。

    封镇自知这次太过,赶紧给姜姒拍背,又帮她擦拭流出的浊液,“姒儿…好些了吗?”

    姜姒的小脸咳得通红,想着刚才自己潮喷,封镇又射进了她嘴里。真是又气自己又气封镇,越想越委屈,竟是小声的抽泣起来。

    封镇一下子就慌神了,连忙道:“朕刚才把你的小嘴伤到了?”

    姜姒只是哭,不搭理封镇。她太淫荡了,没指责封镇的立场,她这是第二次潮喷了!呜呜呜…羞死了。

    “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光哭,你说啊。”封镇干脆将姜姒抱进了怀里,然后坐在龙椅里问道。

    “我…我…就是…”姜姒哭得气喘,“太不知耻了…”

    “就为这个?”封镇心里一松,将姜姒的身子抱得更紧了,“朕喜欢。”

    “嗯?”姜姒抬着泪汪汪的眼望着封镇。

    “你不管多羞多娇的样子,朕都喜欢。”

    《公主销魂》第27章

    姜姒这个月的月事晚来了几日,小腹有些坠坠的疼。她让青碧给她弄了个汤婆子,无精打采的窝在被子里。正当她快昏昏欲睡的时候,封镇却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位太医。

    “皇上,你怎么这时候来了?”这个时辰,封镇应该正在早朝啊。

    “今日无甚重要之事,朕就提前散了朝。肚子还疼吗?我叫王太医给你瞧瞧?”封镇坐在床榻边,看着姜姒的脸色有些苍白。

    “只有点疼,没什么大碍的,今日过了就好。”女人嘛,一个月总会不舒服那么一两天的。

    “真是胡闹,女人月事不舒爽,于子嗣不利。让王太医好好给你诊治一下,调理好身子,才好为朕开枝散叶。”他连着三月,夜夜宠幸姜姒,都没能让她怀上龙种。心里有点担心,便叫了王太医来看看。

    姜姒一听开枝散叶这四个字,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僵硬着身子,就是不将手伸出被窝让王太医把脉。最后,还是封镇把她的手抓出来的。

    王太医将丝帕遮住姜姒的玉腕,然后才小心的开始诊脉。现在整个宫里,谁人不知皇帝独宠姜妃,夜夜恩宠。这一位,很可能就是未来的皇后了。

    半盏茶的时间过去了,王太医反复的把脉,心中还是一咯噔。小心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皇上,见他正盯着自己。王太医连忙说道:“娘娘身子并无大碍,只是有些寒凉,吃几副温补的药就行了。”

    封镇点了点头,问道:“于子嗣方面可有大碍。”

    王太医顿了一下,“…无大碍。”

    封镇微蹙了眉头。

    ……

    御书房内,封镇独自召见了王太医,“说吧,姜妃的身子怎么了?”

    王太医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娘娘身染奇毒!”

    封镇一掌拍向桌面,眼中晦暗不明,“什么!竟会中毒?可有解药!”

    王太医吓得一抖,赶紧禀道:“娘娘所中之毒名为鸳鸯丸,此毒让女人服下,能让碰了她的男人欲罢不能。只是…再也不能生育了。”

    封镇听得愕然,“姜妃的身子可有阻碍?”

    王太医摇头,“这鸳鸯丸唯一的害处就是让女人无法生育。”

    封镇不信自己和最爱的女子不能有孩子,“王太医你医术高超,朕让你马上想法子,一定要解了姜妃身上的毒!”

    王太医犹豫了一下,接着以头磕地,声音颤抖道:“解毒的方子倒有,只是这药引让微臣惶恐。”

    “是何物?”封镇就不信了,四海之内皆是他的,还找不到区区药引?!

    王太医吞咽了一口唾液,根本不敢抬起头来,“乃…龙血。”

    封镇内心电光石闪,他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那天姜姒奋不顾身抓住他的样子。明明害怕的不行,却死都不肯松手。

    “你安心去配药方,什么时候需要药引了,就来朕这里取。只有一点,你给朕记住了,务必要将姜妃的毒给解了!”

    王太医再次磕头,心中震惊姜妃在皇上心里的地位,“微臣领命。”

    《公主销魂》第28章

    大姨妈走了,姜姒洗了个香喷喷的花瓣澡,然后躺在贵妃椅上晾头发。她手捧着一本话本,边吃着果脯边随意翻着。

    封镇这时候缓步进来了,宫人们请安之后识趣的退下。姜姒起身正要给封镇请安,却被他一把扶住,“朕不是说了吗,私下里就不要讲虚礼了。”

    姜姒也确实不喜欢下跪,她欢喜的应了一声,态度好得不得了,“皇上怎么过来了?”

    封镇将姜姒拉在身旁坐下,从袖中拿出一个小木盒,盒面雕刻了仙鹤灵芝,很是精致。他打开盒盖,正中央放着一颗黑红色的药丸,然后对姜姒说道:“之前王太医不是说你身子虚吗?这就是他帮你配的药丸。”

    “可这药丸这么大颗,臣妾怎么吞得下去?”姜姒看着盒中的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