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愤恨难忍。

    “朕现在就让明白,你是谁的女人!”呲啦一声,姜姒的亵裤被撕烂褪下,一双白玉般的长腿露了出来。

    “都给朕跪好了!要是谁敢抬头,朕就削了他的脑袋!”听着封镇怒意滔天的声音,侍卫和宫人们赶紧将头埋得更低,有些胆小的甚至直接闭上了眼睛。

    意识到封镇真想在这里就强要了她,姜姒再顾不得其它,反正穿不回去了,早晚也是死!她一口就咬上了封镇的肩头,封镇吃疼,手上一时就松开了。姜姒赶紧撑起身子,想要跑!

    可她哪是封镇的对手,他长臂一伸,干脆取下腰带将她的手腕缚住,然后彻彻底底的压到了身下。

    穴口干涩,姜姒又在挣扎,封镇铁了心今日要给她个教训,于是不管不顾,挺着腰就将粗长的龙根一口气插到了底。

    仿佛是听到了裂帛的声音,姜姒痛的快要昏死过去,穴口被插得裂开了,嫣红的血丝顺着股沟流到了青雀台上。

    《公主销魂》第40章

    甬道被撕裂的血液方便了封镇凶狠的抽插,他揉捏着姜姒的臀瓣,将坚硬粗长的龙根一次次捅进她的最深处。

    好痛…好痛…身体似乎快被劈成了两半,腿间最娇嫩的地方被不停地抽插,姜姒的眼前发黑,这时连封镇的样子都看不清楚了。只觉得伏在她身上的男人是恶魔,快把她给折磨死了。

    不过…死了也好,总比留着这具淫荡的身子,每七日就要讨要封镇的精液。那样活着真没意思。

    封镇看着身下女人涣散的眼神,他又重重插了一下,直接将她的头顶到了青雀上,终于听得她哀叫一声。

    “看着朕!你是朕的女人!休想离开!”封镇赤红着双眼,不停地耸动着身体,他不甘!他愤怒!他付出了一片真心,换回的却是姜姒的逃离!

    姜姒的身体极其痛苦,可心里的苦却是百倍增加,她已有了玉石俱焚的念头,反正都是死,不如痛快一次!

    “我恨你!封镇!我恨你!恨你!”她的家,她的爸爸妈妈,如今都成了遥不可及的妄想!

    听着姜姒脱口而出的恨意,封镇心里也是怒极,他一把扯开姜姒胸口的衣物,将两只白嫩嫩的奶儿咬进了嘴里。平时舍不得用上的手段,现下全用上了。

    他的牙齿咬住了粉嫩的奶尖儿,将之使劲的往外拉扯,姜姒的乳肉软嫩,倾刻间就被拉伤了。刺激的疼痛,让姜姒被迫弓起了身,嘴里也发出了痛苦声。

    封镇却变本加厉的用手抓住了另一只晃动的奶儿,使着蛮力用手揉搓着娇嫩的乳肉,时不时还狠掐一下可怜的奶尖儿。

    他身下的动作也不停,就着嫣红的血液,每次都捅进了姜姒的最深处,那股凶狠劲儿,几乎快将姜姒的花壶给捅穿了。

    可封镇还是觉得不解恨,他想要姜姒跟他低头,想要她保证再也不离开他!想她跟他一样爱着!

    封镇手下和腰部同时用力,逼得姜姒看着他,“说!你爱朕!再也不离开朕了!”

    虽然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眸,身子被揉虐得残破不堪,但姜姒已有了求死的心,她破碎的声音说道:“封镇…我…我一点儿…都不喜欢你…一点儿也不…”得知封镇的心意后,姜姒有过愧疚,有过心虚,但独独没有爱情。对于她来说,穿越回去便是活着的信念,如今信念已破,怎么还会怕封镇呢!

    姜姒的一番话,果然让封镇的眼里火光笼罩,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此刻,只想将身下的女人撕碎,然后吞吃入腹,和他彻彻底底的合二为一,再也无法离开他!

    封镇凶狠的咬上了姜姒圆润光滑的肩头,坚硬的牙齿嵌入了她的皮肉,直到嘴里有了一丝血腥味,才惊觉身下的人儿已经没有了反应。

    他赶紧松了口,抬头一看,姜姒已经昏死了过去,“姒儿!姒儿!”

    封镇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他慌忙抽出龙根,看着上面斑驳的血迹,内心的不安更盛。用披风裹住了姜姒身子,封镇大声唤道:“传御医!快!”

    《公主销魂》第41章

    屏风外,太医满头大汗的听着宫女叙述着姜姒的情况,下身撕裂,肩头上的咬伤见骨,还有身上的多处淤青。他赶紧写下方子,然后立刻去配药、煎药。

    床榻上,封镇紧紧的将姜姒抱在怀中,昔日冰冷的帝王此刻眼中充满了悔恨。他怎能将她伤的如此深?

    而宫女描述完姜姒的伤情后,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她脑海里全是刚才掀开被褥的那一幕——娘娘玉雪般的肌肤上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特别是胸口上,两团高耸的乳儿伤痕累累,乳尖儿被咬破了皮,肿成了花生粒那么大一颗。腰侧有很明显的手指印,想来是皇上一直抓着那处。

    光是身体表面的伤痕,都让她看不下去,而腿间被撕裂的伤口,更是让她触目惊心。白面馒头般的私处,中间被肏得红肿不堪,花唇充血嫣红向外翻着,豆大的蜜洞被撑得一指宽,上面全是血迹。

    宫女光是想想就觉得受不了,而娘娘亲身经历了这一切,难怪不说会痛得昏死了过去。

    而后,封镇亲自给姜姒擦了身,又给她上了药,就在她身边躺下了。半夜,察觉到姜姒睡得并不安稳,封镇一摸她的脸,好烫!赶紧传来了御医,一番折腾下来,等喂姜姒喝了退烧药后,天都快亮了。

    姜姒迷迷糊糊的烧了三天,期间封镇一直衣不解带的亲自照料她,人也跟着瘦了一圈儿,下巴一片青色,哪还有帝王威仪。

    第四日半晚,封镇满眼血丝,人已经处在了崩溃边缘,他不敢想象姜姒就这么一睡不起,他会怎么样。而皇宫里的御医这时候也都被召来了青雀台,他们一个个心惊胆战,万分希望姜姒下一刻就醒来。不然,依皇上对她的宠爱,肯定会要了他们脑袋的!

    “嗯…”姜姒口中发出一声嘤咛,睫毛轻轻颤动,终于有了醒来的迹象。

    “姒儿,姒儿。”封镇赶紧轻唤道。寝殿里侍候的宫人还有外面的御医们都松了一口气。

    姜姒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入眼便是封镇关切的俊脸。可她却像是不认识封镇了一般,尖声叫道:“啊!啊!啊!”嘴里发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封镇惊诧万分,他赶紧抱住姜姒,慌忙安抚道:“是朕啊,姒儿。你到底怎么了?”

    哪知道封镇一碰触到姜姒的身体,她像是遭遇了巨大的恐怖那样,发狂的挣扎起来,对着封镇又咬又踢。

    宫女们都吓坏了,赶紧上前抱住了姜姒。封镇惊疑不定的看着姜姒失控的模样,他高声唤道:“传太医!快!”

    一番诊治之后,太医们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禀皇上。封镇见状,心下暮的一沉,“皇后她怎么了?”

    “皇后娘娘她…她气滞五内…恐堵了心窍。”太医院院正硬着头皮回道。

    堵了心窍?这不就是失心疯了吗?旁的宫女一听,心中惊诧不已。连宫女都明白的话,封镇哪还有不懂的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