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一笑,翻身趴在了床榻上,将雪白的嫩臀撅得高高的,透明的春水从蜜洞口丝丝连连的滴下来,让圣人看了都忍不住堕入凡间,“我们这一月都未见面,快把我给想死了,好哥哥,你快肏进来吧。”

    穆云伸出舌头将唇上的淫水舔尽,然后大掌抓紧了宋绮贞的纤腰,倾着身体将硕大粗长的肉棒对准了她的小骚穴,“今日非得把你这个小骚货操翻不可!”

    感受到鹅蛋般的棱头抵住了自己的穴口,宋绮贞心痒难耐,她主动朝后一耸,就将半个棱头吃进了穴里,“嗯…啊…好爽…穆哥哥…快全插进来…狠狠操我吧…啊…”

    此刻,穆云眼眸幽暗,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握在宋绮贞纤腰上的手微微用力,同时下身猛然一顶,粗长的肉棍就全插进了宋绮贞的甬道里。

    穆云突然的整根插入,让宋绮贞娇软的身子呼一下就绷紧了,即使这大玩意儿早就肏过她的穴儿,她心里早有准备,可依旧无法承受他的巨大。

    宋绮贞本能的向前爬动,无奈穆云紧贴著她的背部,握住她纤腰的手更加用力,一把将她拖向他,而下身的大肉棍则又快又重的操弄着她的小嫩逼。

    “贞儿…你的穴儿咬得我好紧…”穆云大力地撞击着嫩穴,紧致的穴肉紧紧包裹住他的大肉棍,那缠人劲儿舒服得让他好似下一瞬就能射出来一样。

    《竹马肏青梅》第28章

    穆云覆在宋绮贞的后背上激烈地耸动抽插,他粗重的喘息着,伸出舌头去舔弄宋绮贞白嫩的耳垂。宋绮贞趴在床榻上,身子软弱无力,只有臀部被穆云高高提起,臀缝中的粉嫩蜜穴被他的大肉棍狠狠抽插着。

    穆云看着身下被他肏得娇软的美人儿,他邪魅一笑,将舌头伸进她有点儿细细绒毛的耳洞,不停地勾舔挑动,让宋绮贞又痒又爽。

    “穆哥哥…别…痒死我了…”

    “是上面痒,还是下面的小嘴儿痒,嗯?”说罢,穆云狠狠一顶,直接撞进了宋绮贞的小子宫里,硕大的龟头将婴儿拳头般大小的子宫撑得满满的。

    “穆哥哥…你的太大了…我胀得好难受…”宋绮贞低头看向自己的小腹,只见平坦柔软的肚皮上凸起了一个长条状,快速地抽插穿梭着。

    “乖…哥哥的肉棍越大…你才会越舒服…”穆云听得宋绮贞娇俏的声音,身下动得更是起劲,“唔…贞儿…你里面好热好紧…紧紧吸着我…哥哥被你夹得…好爽…”

    两人的结合处因为穆云大力的抽插,发出肉体撞击的啪啪声,穆云每次完全抽出时巨大的棍身上都湿亮一片,还有液体顺着两人结合抽插的地方缓缓流下,一股诱人的麝香飘出窗口,让站在那儿的宋洳绾心潮澎湃。

    之后,宋洳绾是捂着胸口回自己闺房的,坐在椅子里时,她才察觉到腿间一片湿滑。宋洳绾羞红了一张小脸,躲到了净室的屏风后褪下了亵裤,用湿帕子擦干净了。

    自从偷看了宋绮贞和穆云的房事后,宋洳绾许久都不曾再去她院子里,一是不好意思,二是害怕再撞上了。

    这日,宋绮贞却来了宋洳绾这里,她带来了一些外面精巧的零嘴儿,笑着让宋洳绾尝尝。

    俩人坐着又说了会儿家常话,宋绮贞不经意的问道:“洳绾,那谢家世子去了山西大营这么久,你们如何了?他常给你写信吗?”

    闻言,宋洳绾的脸上浮上一丝忧色,“他刚去山西时,还常常给我写信,后来便越来越少,最近都不曾回信了。许是他忙吧,不过再有一月他就要回来了,会好起来的。”

    一听这话,宋绮贞捏紧了拳头,想起她最近在外面听到的流言,一边为自己的堂妹不值,一边暗骂谢浔混蛋!宋绮贞按下心中的怒火,委婉的问道:“你跟那谢世子到什么地步了?”

    宋洳绾臊红了脸,呐呐道:“姐姐胡说什么呢!”

    宋绮贞一看宋洳绾害羞的模样,心下就沉了三分,“你…你把身子给他了?”

    此时,宋洳绾连耳后雪白的肌肤都红透了,她想着宋绮贞两世都对她这么好,告诉她她也不会说出去的,便点了点头,“…我已经是他的人了,还望姐姐替我保密。”

    谢浔这混蛋果然占了洳绾的身子!可怜洳绾还在痴痴的等他,他却在外面跟别的女人风流快活!宋绮贞怒从心中起,啪一声就狠拍了一下桌子!

    “这谢浔当真可恶!毁了你的清白,却跟扶姝公主牵扯不清!等他从山西回来,我定要教训他!”

    听了宋绮贞的话,宋洳绾的脑海里瞬间一片空白,耳里嗡嗡作响,之后宋绮贞骂谢浔的话她再也听不见了。她只觉得浑身冰凉,难道这就是宿命?谢浔终是会喜欢上扶姝?

    《竹马肏青梅》第29章

    宁国公府世子谢浔要娶番南国公主扶姝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盛京,连宫里的太后都盛赞俩人是天作之合。短短的一个月里,宋洳绾吃不下、睡不好,整个人都清减了许多。

    谢浔回城那日,宋洳绾并没有去城门为他接风,只因她知道,此时站在他身边的已经是扶姝公主了。

    山西大营临界嚇牧部落,前不久遭遇嚇牧的偷袭,扶姝就在这时候去的山西大营,她和谢浔并肩作战,将嚇牧击退。俩人的这番经历已经被传成了佳话,家世显赫的少年将军与美貌清丽的公主,呵,多么匹配!

    夜深人静,宋洳绾躺在床榻上暗自伤心,只听得窗户吱呀响了一声,她心里一惊,赶紧坐起身来,“是谁?”

    借着皎白的月光,只见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向她走来,那样的风姿除了谢浔还会有谁?宋洳绾就这样不争气的哭了,她委屈、她难过、更害怕挣不过宿命!

    “你还来做什么?!”

    平时像黄鹂一般娇软的嗓音这时却沙哑极了,看来是哭了许多。谢浔叹了一口气,坐在床榻边执起宋洳绾的小手,“我不来你这里,还能去哪里?”

    宋洳绾想要挣脱谢浔的手掌,却被他抓得紧紧的,她干脆自暴自弃道:“你不是跟扶姝公主好上了吗?还来找我做什么?”

    闻言,谢浔的脸上没有一丝心虚,“绾绾,我是怎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我心里只有你,扶姝只是敌国公主而已。”

    “真的?不骗我?”问出这话时,宋洳绾的脸上满是泪水,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花猫。

    谢浔心疼了,用手指轻轻的擦去她的泪水,“可惜绾绾还未及笄,不然我明日就上门提亲以证我的真心。”

    宋洳绾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她低着头,焉兮兮道:“可扶姝是公主,和你门第匹配,她…她也爱慕你,听闻太后也有意指婚。这样,你都愿意娶我?”

    “我谢浔之妻定要合我之意,而绾绾便是我心上之人。至于门第匹不匹配,我的前程由我自己来挣,不需要借姻亲之势,还是绾绾不相信我的能力?认为我是靠祖荫庇佑的人?”

    “当然不是了!”宋洳绾立刻否认道。谢浔是一个多么出色的男人,她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