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去…嗯…好多水儿…快淹死绾绾了…”高潮中,宋洳绾被谢浔提着嫩腿儿,前身趴在床榻上求饶着。

    “乖…马上就放过你…等吃了我的精水儿…再一起放出来…”谢浔赤红了眼,对着那鼓起来的腹部拼命插入,直到麻酥的感觉从后腰处蔓延开来,他才深深的停在了宋洳绾的小子宫里,噗呲噗呲的射了第二次。

    事后,宋洳绾累极,被谢浔揽在怀里后就昏睡了过去。

    ?

    《竹马肏青梅》第53章

    回盛京后,宋洳绾就被诊出有了身孕,她一时百感交集。要知道上一世,她直到死去,都没能怀上谢浔的孩子。这一世的她是如此的幸运,死里逃生后竟有了谢浔的血脉。

    谢浔得知宋洳绾有了他的孩子后,高兴的不行,再三叮嘱宋洳绾要小心身子,整个宁国公府一片喜色。

    渐渐的,宋洳绾的肚子大了起来,而谢浔也没有因此提通房纳妾,他甚至连床都没有跟宋洳绾分开睡,一直陪在宋洳绾身边,呵护她、照顾她。

    每当这个时候,宋洳绾感动的同时,总还有一丝内疚。她知道日子要向前看,不能老是回想上一世的事情,便只能紧紧的抱着谢浔,述说着对他的爱。

    “相公…我真的好爱你…”

    谢浔好看的眉眼里尽是笑意,他低头吻住了怀中的娇妻,“夫人,为夫也爱你。”

    唇齿相依,淡淡的亲吻渐渐火热起来。谢浔的大舌撬开了宋洳绾的齿关,卷住了她的香舌与她嬉戏纠缠。她的舌头好软好香,像小鱼儿一样躲着他的攻缠。谢浔只好捏住了她的下巴,热烈的吃着她口中的香津。

    当俩人的嘴唇分开后,中间还牵着一根银丝,谢浔用舌头舔断,然后喘息道:“绾绾,如今你的身子也有四个月了,我轻一些,应该可以行房了。”

    几个月来,没有被谢浔沾身子,宋洳绾也有些想要了。她点了点头,红着小脸道:“那相公待会儿轻些,莫要伤着孩子了。”

    谢浔慢慢让宋洳绾跪趴在床榻上,然后褪去了她身上的贴身内衣。只见宋洳绾一身肌肤赛雪,除了肚子凸出来一块外,四肢还像之前一般纤细,胸前鼓囊囊的,像涨了奶水一样。

    谢浔的喉头滚动了几下,他跪在宋洳绾的身后,将她挺翘的臀瓣往两边拉开,粉红的穴口已经水淋淋的,透明的春水儿从细窄的洞口缓缓滴淌下来。

    谢浔扶住巨大粗长的肉茎,朝着宋洳绾湿哒哒的蜜洞缓缓插入。哪知他刚一进入,那张小嘴立刻热情的含住了粗长的阳具吮夹起来,“绾绾,你可真热情,我才刚插进来,你的小穴穴就紧紧的吸住我了。”

    “相公,你可要缓些,别伤着我们的孩子。”宋洳绾虽然渴望谢浔动起来,可她更在意腹中的孩子,一直提醒谢浔注意。

    谢浔哪能不顾及孩子,他用手托住宋洳绾的下腹,这才缓缓的抽插起来,他慢慢的插入,再一点点抽出。虽然动作很慢,可这样难耐的磨擦,让俩人感到别有一番滋味。

    “相公…你插得我好舒服…”

    “唔…我也好爽快…绾绾…你的小穴好紧…”

    谢浔的大肉棒已经抵到了子宫门口,他不敢再进入,便用炙热坚硬的棱头在宋洳绾体内最敏感的那颗小肉芽上不停按压,宋洳绾受不了这样的骚压,她很快就尖叫着收紧了小腹然后高潮了。

    谢浔也不再忍耐,他抽出来一些,在宋洳绾的穴口处做短距离的快速抽插,然后在快要射出来时,赶紧将大肉茎拔了出来,最后全射在了她的玉背上。

    “绾绾,我刚才弄得你舒服吗?”谢浔将宋洳绾重新躺好,一面为她擦拭腿间和后背上的污浊,一面问道。

    宋洳绾虽然很累,但内心却幸福得不行,“嗯…相公…好舒服的…”

    谢浔笑了笑,将手中温热的帕子扔到了一旁,然后将宋洳绾拥进了怀里,“绾绾…我的小娇娇…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宋洳绾也反身抱住了谢浔,声音莫名哽咽道:“相公,我也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窗外月色朦胧,星空无延。突然一颗流星划过,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夜空,仿若神迹。而宋洳绾重来一世,又岂不是奇迹?

    六个月之后,宋洳绾诞下麟儿,母子平安,谢浔大喜,取名谢俞懋,字慕洳,以表爱妻之心。

    “相公,你快来看,慕洳笑了。”宋洳绾看着小床上的男婴道。

    谢浔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将宋洳绾搂进了怀里,然后逗弄着襁褓中的婴孩。

    此刻的幸福刚刚好。

    ——end。

    第五个故事《九重深宫锁美人》

    腿间好湿…好痒,季华瑶磨蹭着双腿在床榻上扭来扭去,她知道自己是不小心着了小人的道了,可是重重深宫,又有谁能来救她?

    模糊的视线里,只见一道明黄色的挺拔身影向她缓步走来,她虽看不清他的脸,可是却知道那一身明黄代表的是什么人。

    “皇上…不要…”

    《九重深宫锁美人》第1章

    边关赤炎城,长空烈日,狂风飞舞。一辆马车停在城楼下,车里坐着一位官家小姐,只见她容貌清雅,一双剪眸含烟似玉,周身清幽的气质中带着坚韧。

    “小姐,咱们真要回京城吗?”丫鬟绿柳蹙着眉问道。

    当今新皇登基,朝中所有十四岁以上未曾婚嫁的官家女子,都要入宫选秀。如今季华瑶已无婚约,符合选秀的条件,是以这京城她是必须去的。

    “绿柳,咱们走吧。”女子的声音清清淡淡的,像一汪溪水潺潺流过,沁人心脾。

    “可是…小姐…秦将军还没有来…我们这么一走…”

    丫鬟焦急的话还没有说完,季华瑶就打断了她,她声音里有些许颤抖,“我与他既已解除了婚约,便再无瓜葛,你以后不必再提起他了。”

    想起那一日看到的那一幕,季华瑶到今日都无法释怀。男女赤裸纠缠的肉体…粗重娇媚的呻吟声…还有那像木桩子一样不停进入女子体内的可怖物件…都让季华瑶恶心。

    绿柳见小姐如此决绝,再加上秦将军这次确实是伤了小姐的心,绿柳跺了跺脚,最终还是吩咐马夫启程进京。

    马车离开,扬起了一地尘土。直到尘埃落定,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才狼狈的跑来。只见他眉目俊朗,却衣衫不整,有些地方甚至是破烂的。他在城楼附近来回张望,直至最后失望。

    “华瑶…华瑶…”

    此时,有一名女子从马车里急匆匆的跑过来,站在俊朗男子面前道:“秦炀,你我都有了夫妻之实,怎么还跟姐姐纠缠,你不能不对我负责!”

    秦炀握紧了拳头,低声吼道:“季淑娴,你给我滚!”

    ……

    京城一片繁华,位于朱雀巷最深处的镇国公府,此时正开着大门,丫鬟婆子站成了两列,恭迎国公府嫡长小姐的回归。

    马车停好后,一只手掌伸向车帘,男子声音温润如玉,“妹妹…”

    季华瑶将手放进了季岿的手里,看着他笑道:“

章节目录

春光乍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萌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动并收藏春光乍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