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序现如今犹如那时师尊安抚他的方式去安抚师尊。
    他说,“师尊,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
    洛尘悄眉宇间的律心纹在谢序每日的安抚下再次消散,期间历时两个多月。
    生生世世律心咒终归是死在了谢序包含爱意的千言万语里,再也掀不起任何风浪。
    岁聿云暮时。
    又是一年除夕前夜,洛尘悄想起去年这个时候自己不管不顾绑着阿狸就有点难以言喻。
    谢序窝在他的肩头,手里还是抱着那本聊斋小传看得津津有味。
    洛尘悄把书拿走,随手扔在地上。
    谢序愣了愣,看看师尊,又瞧了瞧地上的书,乖乖软软地爬到师尊身上搂住他的脖子亲了两口。
    “悄悄,怎么啦?”
    洛尘悄目光淡淡,指尖抬起谢序的下颚,“序儿,书有我好看吗?”
    “师尊好看,最好看,我永远都看不够。”
    洛尘悄今日好像情绪异常低落,“不腻吗……”
    谢序跨坐在他身上,捧着他的脸吻了一下又一下,“怎么会腻呢,师尊在我眼里最最最最最最好看。”
    洛尘悄把他推开了些,“去年这个时候,你想跟我说什么?”
    谢序转头又趴在他胸口,怎么扯都扯不开。
    若是可以,他想像块狗皮膏药似的跟师尊永远粘在一起。
    “没想说什么,就是一些幻觉而已。”
    洛尘悄心里一紧,“什么幻觉?”
    “师尊想听?”
    “赶紧说。”
    谢序轻轻蹭了蹭他的脸,额头相贴,“我在异世的生辰日是阳历六月八,那天的高考分数好像是我的唔——”
    幻觉。
    洛尘悄亲得很凶,撕咬着谢序的唇瓣脸颊,甚至脖颈。
    气喘吁吁时,谢序才瞧见师尊泪眼婆娑的模样,他恨不得抡起巴掌扇自己一两下。
    说这些干嘛。
    那都是些很久远的事,久远到谢序自己都不在意了,却还能让悄悄这般伤心……
    谢序给他擦掉眼泪,一句话也没说。
    洛尘悄侧身抱着谢序,闷在他的胸口,任由棉被盖住自己的脑袋。
    过了好久,谢序才缓缓开口,“师尊,在异世的时候,奶奶对我很好的,虽然有些时候会凶巴巴的,跟你一样,但我知道她不会丢下我。”
    洛尘悄抱得更紧,他想把他的序儿他的阿狸偷偷藏起来。
    谢序不再言语,他知道悄悄很爱很爱自己,就算不知所措也要爱。
    洛尘悄突然出声,“阿狸,你能不能全部说出来让我一下子疼完好吗?”
    不然经年累月,我该如何无疆之休。
    谢序愣了愣,轻轻抚摸着师尊的长长青丝,缓缓呼出气息。
    “没有了,没有了,悄悄不用疼了。”
    谢序早就不在意了,但他很在意他的悄悄。
    那时候的小蛋糕,谢序知道被人下了药,但是齐凤不让他吃。
    十五岁的他就以为妈妈是在意他的。
    可谢序永远都不会知道,夜里她跟那个男人说,“谢序还没成年。”
    ……
    初春时节,无情阁跑来两只小猫在院外恩爱着。
    “师尊,你看它们!”
    谢序捂着脸叫师尊过来看。
    洛尘悄瞧见了莫名有些恼他,将人扛起来走进房间推倒在床上。
    欺身压下去在谢序的耳边黏糊道,“小色鬼,我还满足不了你了是吧?你还跑去看活春宫。”
    谢序乖乖的,抬手挂在师尊的脖颈上,吻上去,“悄悄,你又撩拨我……”
    洛尘悄仰起头故意不让他亲,潋滟着水光眉眼朦胧,俯视笑道,“你不也正在轻薄为师吗?”
    “师尊,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很像一张白纸。”
    “嗯?”
    谢序手臂往前,捏住师尊的脸轻轻揉了揉,“师尊,白纸会翘起,会脱落,会怕水,会泛黄变老,但白纸是活着的,所以我喜欢你。”
    洛尘悄怔神片刻,低头亲在谢序眉眼处,“可是阿狸,白纸易碎易破,一点儿用都没有。”
    谢序立刻反驳,眼圈也红了一半,“有用的师尊,如今白纸已成书,里面有好多好多的故事呢……”
    他话音未落,洛尘悄的眼眶已然湿润,“阿狸,我曾经也想要爱这苍生,想要很多很多东西,但最想要的时候没得到,后来也就没那么想要了,可你永远是个例外。”
    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师尊,我想听书里的故事。”
    “路途还远,为师慢慢说予你听。”
    曾经有人梦寻三十三重天,只为苍生,可苍生缚他遥遥无期。
    念风禾尽起,终成兰摧玉折。
    经年一别如雨,所幸再次蓦然回首时——
    “悄悄,抱!”
    洛尘悄再次兜住他,俩人额间相贴,“阿狸,经年盲霜落雪,不凭思量,只看心。”
    谢序道,“师尊,我会保护你。”
    书不尽言,言不尽意。

章节目录

穿成炮灰反派被病娇师尊强宠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竖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竖子并收藏穿成炮灰反派被病娇师尊强宠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