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垣将李婉平的微表情尽收眼底,慢条斯理地道:“苹果树,我帮你种了。”
    李婉平闻言一愣。
    周垣问:“怎么?”
    李婉平很诧异:“但当时下着雨,下雨天能种树吗?”
    周垣不可置否,“下雨只是客观因素,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李婉平便又愣住了。
    下雨的确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只不过,非常麻烦就是了。
    当时的周垣为了不让李婉平失望,可是在大半夜雇了好几个村里的男壮青年帮他在露天支了一个塑料棚子。
    李婉平并不知道,在她睡觉的时候,周垣冒着风雨,忙活了大半宿,只是为了去帮她种一棵苹果树。
    而且,为了保证苹果树后期有人照料,能够健康成长,周垣还专门雇了两个人,就专门看着那一棵树。
    想来现在,那棵苹果树的确也应该长的很高了。
    周垣抬眸看向李婉平,“如果你想去看苹果树,那我们今年年假就再去一次那个小山区。”
    李婉平微微抿了下唇,“周总,你是不是总在我不知道的地方,默默为我做了好多事。”
    周垣顿了下,语气放得很柔、很缓,“你不是也为了我,做了很多事吗?”
    李婉平微怔。
    周垣伸手摸了摸李婉平的头,但却什么也没有说。
    周垣并没有告诉李婉平,她是照亮了他黑暗世界里的一束光。以前周垣从不屑听这些矫情的句子,但后来偶然间,他想到了李婉平,忽然觉得,这也许是对的。
    新年终于热热闹闹的来临了。
    从大年三十的中午开始,路上的行人和车辆就渐渐少了起来。商铺也大多关了门,大家都在这一年终结新年开始之际跟家人热热乎乎的团聚。
    李婉平和周垣从中午就开始准备忙活年夜饭,虽然只有她和周垣两个人,但准备的菜色却一点也不少。
    老话说,年夜饭要有剩,寓意年年有余。
    李婉平干脆就准备了八菜一汤,打算把桌子铺得满满的。
    周垣也由着她,全程给李婉平打下手,李婉平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两个人一直从中午忙活到下午六点多,八菜一汤才算是准备齐全。李婉平第一时间就拍了张照片发朋友圈,周垣就在旁边摆餐具,李婉平问周垣,“周总,你不拍张照片吗?”
    周垣难得没拒绝,也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了朋友圈。
    两个人继而开始吃饭,此时窗外的烟花声已经开始此起彼伏地响起,明亮的火光时不时能照亮夜空,再透过玻璃窗映衬进来,渲染了浓郁的节日气氛。
    李婉平主动给周垣夹菜,一边夹一边说着吉祥话,“周总,祝你在新的一年财源广进,事事如意,一帆风顺。”
    周垣闻言哭笑不得,“我怎么记得这些话应该在大年初一说?”
    李婉平唔了唔。
    周垣也给她夹菜,“好吧,我们两个从大年三十开始算起。”
    李婉平却连忙阻止他,“不行不行,我们还是从大年初一开始算吧!”
    周垣便也由着她,又给她夹了一块可乐鸡翅,放在了她的碗里。
    李婉平吃完了鸡翅又去吃水饺,她在水饺里放了硬币,一共包了八个带硬币的。但她吃了一个又一个,接连吃了五个都没有吃到硬币,李婉平不禁有些郁闷地蹙着眉,开始怀疑自己是真没福气还是不小心把硬币吞下去了。
    周垣看穿她的心思,故意找了个带硬币的不着痕迹放进她的碗里。其实,带硬币的很好找,拿筷子一按皮,里面硬的就是。
    李婉平一直在纠结自己为什么吃不到硬币,压根儿就没发现周垣的小动作,直到她又夹了一个水饺,刚好夹到周垣塞进去的那个,李婉平咬到硬币的一瞬间,顿时开心地就像个得了玩具的孩子。
    周垣也含笑看着她,附和了一句,“恭喜李董,新年大吉!”
    李婉平很高兴,很受用地回了句,“同喜同喜!”然后,她便把那枚饺子里吃出来的硬币小心翼翼地收藏起来了。
    一顿饭,虽然只有两个人,但依旧热热闹闹其乐融融。饭后周垣带着李婉平去楼下放鞭炮,李婉平胆子小,不敢放,就只捂着耳朵躲在周垣的身后。
    周垣自顾自将鞭炮放在地上,隔着一段距离用打火机点燃。
    紧接着鞭炮声响噼里啪啦,喜庆地红炮皮飞得到处都是。周垣又顺手拿出几根烟花棒,很细很长,像筷子一样。
    周垣把其中一根递给李婉平,“烟花敢放吗?”
    鞭炮声太响,李婉平没听清,扯着嗓子问周垣:“什么?”
    周垣又提高了些声音:“我问你烟花敢放吗?”
    李婉平点头,拍手。
    周垣继而就用打火机帮她点燃。
    是那种银色的小呲花,噼里啪啦的,一会儿就放完了。
    李婉平笑说:“这什么啊?周总你买的烟花也太哄小孩了。”
    周垣不可置否,“你不就是小孩吗?”
    李婉平就道:“那你给我压岁钱。”
    周垣早就准备好了,随即像变魔术一样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厚厚的红包放到了李婉平的手里,“新年快乐!”
    李婉平顿时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还真有红包!”
    周垣只笑不语。
    李婉平稍稍犯了愁。
    现在这个科技时代,红包都是微信了,她没想到周垣真的给她准备了一个实体红包。
    李婉平偷偷瞅了周垣一眼,语气里都带着心虚,“周总,那我回你微信红包好不好?”
    周垣非常认真地道:“我可不可以要点别的?”
    李婉平一脸不解。
    周垣继而俯身向她靠近,他的嘴唇碰到她的唇,先是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才又小心翼翼将这个吻加深。
    “李董,新年快乐。”
    李婉平的脸微红,“周总,新年快乐!”
    天边的烟花绚丽多彩,初春的微风融化了冬日的风雪。
    李婉平记得,她初遇周垣的时候是在一片冰天雪地,但她与周垣的结局是一片春暖花开。
    (全文完)

章节目录

不可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樱花奶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樱花奶茶并收藏不可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