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小伙子骂道。

    “蓝二爷,我是管家,您新招的保安我给您带过来了。”刘叔在门外冲里面轻声喊道。只听屋里的那个东北小伙子大声喊道:

    “都他妈了个b的别叫了!外面是老刘吗?你说啥?”

    “蓝二爷,那几个保安我给您带来了。”

    “老刘,你让他们自己进来吧,你回去吧!”

    于是刘叔在门外又叮嘱几个小伙子说:“你们好好服侍蓝二爷,放心,他不会伤害你们,一个月1万的工资,你在哪做保安也挣不来的。”刘叔接着对其中的一个小伙子说:“干上3个月,你爸爸的手术费用就凑够了,好好干,啊!你们进去吧!”说着刘叔无奈的摇摇头走了,几个小伙子互相看了一眼推门走了进去,顿时屋内的景象让他们大吃一惊。

    屋内清一色的中式装修,东北角处有两个半圆型的百宝阁,百宝阁内放着各式各样的假鸡巴以及一些不同颜色的瓶瓶罐罐。房屋四周放了大约十几个的仿古宫灯,红色的灯罩映射着房间内暗红色的灯光。棚顶上大红的幔帐半撩半放,铁丝的灯笼挂在中央。西北角处是一个室内的浴池,浴池内假山环绕,假山的山洞内有一眼清泉流下,击打着水面哗哗作响,水面上浮萍和荷花点缀其中。房屋中间是一张见方四米的超大型罗汉床,床上铺着金黄色缎面的床榻。床中间半躺着一个人,面对着大门,看起来是一个25.6岁的小伙子,赤裸着身体,看个头大约178的样子,体型不胖不瘦。长着一双大眼睛,看起来满眼充满着淫荡。一道剑眉,眉宇间看起来英气不足,匪气有余。一个卡尺的头型,头两侧露着青青的头皮。两条手臂布满了纹身,左侧的胸前纹着一只正要上山的斑斓猛虎。床上床下还有大约十来个赤身裸体的小伙子围在这个人周围。门口的几个小伙子猜到此人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蓝二爷。

    这个蓝二爷到底是何许人也呢?蓝二爷本名叫蓝龙,出身东北一偏远荒村。十几岁的时候就跟随村里人到城里打工,后来结识了一些社会上的不良青年,干起了偷鸡摸狗的事来。一直向往台湾黑帮侠义生活的蓝龙几经辗转来到了北京,开始了他新的人生,从偷普通人转为偷盗一些贪官和富豪。一次在对一贪官入室行窃过程中被发现,暴打后扭送到公安机关。蓝龙的侠义行为被当时狱中具有黑社会性质的飞鹰帮头目陈三泰相中,收为小弟,出狱后蓝龙便开始他梦寐以求的“黑社会”生涯。

    十八岁那年蓝龙被大哥陈三泰送给曾家做曾鑫亮父亲的贴身保镖,曾鑫亮的父亲由于权利斗争遭人暗算,在地下车库被两个人持铁锤追打,蓝龙奋不顾身保护曾鑫亮的父亲,与那两个人搏斗,最终把两个人打跑了。曾鑫亮的父亲安然无恙,但是蓝龙的头部确被打成重伤,经过全力抢救挽回了生命,但是外伤却破坏了蓝龙的性欲中枢神经,对正处于青春期的蓝龙造成了严重影响,导致蓝龙性欲无法控制,大脑经常给阴茎传送勃起信号,导致蓝龙的阴茎每天会有十多个小时处于勃起状态,如果不及时射精可能导致阴茎长时间勃起而坏死。如果每天大量射精,那么蓝龙的身体也会吃不消,但巧的是外伤在破坏性欲中枢神经的同时,也意外的激活了蓝龙潜能力中的超强生精功能,致使蓝龙每天要生成比常人多十几倍的精子,这就必须通过射精排除。这样蓝龙逃过了一劫,但是每天必须通过无数次的手淫来射精,才能让他身体处于相对平衡状态。曾鑫亮的父亲为了感谢蓝龙对自己的救命之恩,不再让蓝龙做保镖,升为曾家的蓝二爷,因为曾家已经有了曾鑫亮,因此蓝龙排行第二,可见曾鑫亮父亲对其的重视程度。此外曾鑫亮的父亲还请了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保安)帮助蓝龙每天频繁的打飞机。但是随着蓝龙性欲的不断膨胀,已经不在满足于两伙子用手给他打飞机了,于是蓝二爷便要求他们用屁眼给他打飞机,慢慢的也从两个人变成四个人,接着又从四个人变成八个人,最后就形成了今天的样子。

    由于蓝龙对曾鑫亮的父亲有救命之恩,曾鑫亮的父亲又是佛教信徒,有恩必报,况且蓝龙是因为救他才落得今天的状况,因此曾鑫亮的父亲不断的容忍他,“保安”从原来的2人增加到今天的20人,来供他享乐。但是曾鑫亮的母亲一直对此事颇有微词,也不止一次劝曾鑫亮的父亲要赶快采取办法解决此事,但每次都遭到曾鑫亮父亲的拒绝,后来也就不再提起,但是要求蓝二爷不能再增加“保安”人数,最多只能维持20人,因此后来蓝二爷就不断的更换一些以往的“保安”,以保持“保安”队伍的新鲜。

    几个人进到屋里后,大门自动关上,他们看到在蓝龙的两边有两个年轻的小伙子面向大门撅着屁股蹲跪在床上,蓝龙正在用手指扣他俩个的屁眼,两个人被刺激的不断吟叫,声音一个高过一个,刚刚门外听到的那句淫话就是其中的一个小伙子说的。蓝龙的鸡巴上正操着另一个小伙子,这个小伙子也是面向大门,蹲坐在蓝龙的鸡巴上,上下不断运动,用他的屁眼套弄着蓝龙的鸡巴。他的鸡巴被蓝龙操的坚硬无比,从鸡巴眼里流出大量的淫水,拉出一条长长的丝线滴落在床榻上,随着他的运动丝线左右不停的摇摆。还有两个小伙子趴在蓝龙身体旁边,用嘴亲着蓝龙胸前的两颗小乳头。蓝龙爽的不停浪叫:

    “操,我操他妈的,太鸡巴爽了!你们这两个骚b,是不是屁眼刺挠!”正在被蓝龙用手指插屁眼的两个小伙子同时浪叫着回答:

    “啊~~~~恩~~~恩~~恩 我就是骚b,我们都是大骚b,我屁眼痒痒,我欠操~~~~啊~~~啊~~~”

    “你妈了个b的,求求二爷我,求求我,我就操你俩!”蓝龙一边手指不停的插着他俩的屁眼,一边说道。

    “求求你,蓝二爷,快操我吧,我屁眼痒的受不了了,恩~~恩~~~恩~~~求求你了,快把您的大鸡巴恩赐给我吧!!!啊~~~啊~~~~a~~~~”两个人一边淫叫着一边左右扭动着他们的骚臀,两只手揉捏着自己的乳头,样子简直是骚极了。

    这时蓝龙把手指从一个小伙子的屁眼里抽了出来,那人顿时“啊”了一声。嘴里还不挺的嘟囔着:

    “蓝二爷不要啊,我屁眼现在好空虚啊,我不能没有您的手指啊!!”

    “你妈了个逼的的叫唤什么,我这不要操你吗,在鸡巴墨迹,不操你了!!!”

    “蓝二爷我错了,操我吧,谢谢您,我不说话了”说完那个人压低着声音呻吟着,不敢再做声了。蓝龙用手使劲拍了一下正在被他操的那个小伙子说:

    “给我滚,屁眼一点都鸡巴不紧!”那个小伙子赶快灰溜溜的跳下床去,意犹未尽的他还在用手指抠着自己的屁

章节目录

喜欢含鸡巴睡觉的高大体育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沙漠王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沙漠王子并收藏喜欢含鸡巴睡觉的高大体育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