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服务生的马眼好像张开小嘴亲着自己花心的每寸地方,这种痒痒的兴奋从花心传遍全身,浑身都觉得酥酥麻麻的,接着又输送到他的大脑,最后大脑又传输道他的鸡巴上,让曾鑫亮的鸡巴流出黏黏滑滑的淫液。当然这样刺激和兴奋,曾鑫亮的淫叫是必不可少的,他现在已经完全忘了自己是在按摩,嘴里不停的说:

    “帅哥,不要停,好爽~~~啊~~~~对~就这样,就这样操我~~~接着操我~~~”服务生一手扶着自己的鸡巴小心的在曾鑫亮的屁眼里操作着,一边则认真的说:

    “先生,我是在工作,我是在给您做前列腺的保健按摩,只不过我手指不够长,只能用我鸡巴给你按摩,这不是操,不是做爱!”

    “好吧,随你怎么说,不要停就是了,我好爽~~~~帅哥我们这样得操多长时间啊?”

    “先生,不是操,是按摩。”

    “对~~~按摩~~按~得按多长时间啊?”

    “先生,因为鸡巴没有手指有力度,时间可能要长一些,大约得需要两个小时左右吧,您能坚持吗?”

    “啊~~~~没关系~~~再有两个小时也行啊!越长越好!!操~我~~不是,是按摩~~?按我~~~使劲按摩我~~啊~~~~爽死了~~~”曾鑫亮不停的淫叫着。

    服务生用鸡巴在曾鑫亮的屁眼里按揉了快一个小时,曾鑫亮的鸡巴里流出来的淫水都淌到了床上。于是服务生开始用鸡巴在曾鑫亮的屁眼里开始来回抽插。

    “啊~~~你还说不是操,你现在做什么呢?”曾鑫亮杏眼迷离的看着服务生问。

    “这也不是操啊,我是在用鸡巴给您的前列腺做点压式的按摩!”

    服务生慢慢把自己的鸡巴从曾鑫亮的屁眼里往外抽,粗大的鸡巴把肠道撑的紧紧的,曾鑫亮屁眼外的光滑肉圈随着鸡巴的动作往外翻出,巨大的吸力使得肠道的肉壁紧紧的贴在一起,当鸡巴就要出来的时候,服务生停了下来,这时曾鑫亮的肠壁已经完全贴在一起了,这时服务生突然握着鸡巴直冲进去,光滑鸡巴头在最前面开路,迎头冲开每寸贴合再一起的肉壁,刚刚紧紧的肠道又瞬间被冲开,爽得曾鑫亮双眼紧闭,两手紧紧的抓着服务生的屁股,鸡巴头再次流出一股淫液:

    “你这样,我会被你爽死的!”还没等曾鑫亮说完,服务生又开始了下一轮的抽插,一连几次这样的抽插让曾鑫亮爽得几乎瘫软。

    “先生,我们一般用鸡巴给顾客做前列腺点压按摩时,都配合给顾客鸡巴做按摩,您需要吗?”

    “要~~~随你~~~怎么玩我都行~~~~”曾鑫亮被操的有气无力,接着又说“最后再按摩下我的乳头,我的这里好痒啊,两个都要按,都痒~~~啊~~~~!”

    服务生用右手握着曾鑫亮的鸡巴上下揉搓,接着俯下身子用嘴含住曾鑫亮的一颗乳头,用舌头舔弄,另一只手则抚弄着曾鑫亮另一侧的乳头。曾鑫亮所有的兴奋点同时被刺激着,并且是这么帅,这么健壮,这么有型,鸡巴这么粗大的帅哥刺激,几乎快要达到了顶峰。

    “不行了,帅哥,我要射了!”曾鑫亮爽得几乎没了力气说话。

    “先生,还没有到时间,您不能射啊,否则我们之前的工作就前功尽弃了。”

    “我太爽了,受不了了~~~~”

    “这样吧,先生,给您找点别的事分散一下注意力好吗?”

    “行,我要鸡巴,我要吃鸡巴!”

    其实这是曾鑫亮被操到爽的一句淫语,但服务生却当真了,以为这样就可以分散曾鑫亮的注意力了,于但又想到自己的鸡巴用着呢,于是用手台呼叫他的同事过来。没五分钟一个身材高大相貌俊俏的小伙子走了过来,一看到服务生便说:

    “师哥,你可真敬业,又用自己鸡巴给客人按摩呢啊?”

    “是啊,这位先生前列腺太深,手指够不到。”

    “师哥你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这位客人要射精了,可是我的按摩还没到时间,你陪他一会儿,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不要让先生现在射精。”服务生对新来的小伙说。

    “我怎么陪他啊?”

    “你把鸡巴借他吃一会儿。”

    “这样不好吧”

    “算师哥求你了,下回哥也帮你!”服务生说。

    “那一言为定啊,下回我顾客要吃鸡巴,我就找你。”说完小伙子走到曾鑫亮的面前,曾鑫亮侧过脸迫不及待的伸手脱去小伙子的裤子,抓着鸡巴就往自己的嘴里送。含着鸡巴的曾鑫亮好像有了更多的慰藉,不停的吧嗒嘴,表示对鸡巴很满意。

    小伙子也没话找话的跟曾鑫亮聊起天:

    “哥,我鸡巴好吃不?”

    “好吃啊,真好吃,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鸡巴。”曾鑫亮含着鸡巴说。

    “这要是别人我一定不帮忙,但是我师哥求我,我一定得帮。”

    “为什么啊?”曾鑫亮含着鸡巴问。

    “哥你不知道,我和师哥住一个寝室,我这个人有个毛病,晚上睡觉屁眼里不夹点东西就睡不着,我师哥最疼我,每天晚上都先把他鸡巴撸硬,然后插我屁眼里,但是他从来不操我,鸡巴在我屁眼里不动弹,一会就软了,然后他就从后面搂着我睡觉。”

    “那你是gay?”曾鑫亮一边被服务生用大鸡巴插着屁眼,撸着鸡巴,用手指拨弄着乳头,一边含着小伙子的鸡巴含糊的跟他聊天。还别说刚刚要射精的感觉这会儿不是那么强了,因为他要听小伙子下面说什么,他要等,他觉得后面还会有更精彩的。虽然不射精了,但是爽还是依旧的,并且更刺激了,毕竟他现在还吃着鸡巴呢。

    “我和师哥都不是gay啊,我俩都有对象,我俩都喜欢操女人!我这个就是毛病,胎带来的,不算什么,我师哥还喜欢喝我挤出来的鲜奶呢!”

    “师弟你跟客人说这个干啥啊!”服务生不好意思的说。

    “你不是让我陪他聊天吗,看有效果了,他现在不想射了!”小伙子说。

    “什么鲜奶啊?大小伙子哪来的鲜奶啊?”曾鑫亮含着鸡巴挨着操,还不停的追问。

    “我鸡巴挤出来的呗,就是爷们的精液,我师哥一天得吃3回呢,早起空腹喝一次,中午饭后一次,晚上睡觉前还要喝一次。”小伙子抚摸着曾鑫亮的脸说。

    “你不累吗,一天射这么多次,而且天天射。”曾鑫亮不解的问。

    “我精力充沛着呢,别说三次了,每天再有三次也行啊,师哥说我鸡巴挤出来的奶可甜了。”

    曾鑫亮又对正在操自己的服务生说:“你是直男还喜欢吃男人的精液啊?”

    “我和师弟一样,都是胎带来的,就是爱好而已,就觉得从男人鸡巴里挤出来的奶很好喝,浓浓的,香香的,还有一点点麝香味。我跟师弟的关系很好,只要我想喝,我师弟就立马掏出鸡巴撸给我吃,他都不用我给他裹鸡巴,因为他知道我是直男,不太

章节目录

喜欢含鸡巴睡觉的高大体育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沙漠王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沙漠王子并收藏喜欢含鸡巴睡觉的高大体育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