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给男人裹鸡巴,他撸射的时候告诉我,我就用嘴接着。”服务生一边操着曾鑫亮一边说。

    “我也要喝你挤出来的鲜奶,帅哥!”曾鑫亮吐出鸡巴仰头饥渴地对小伙子说。

    “师弟你就给先生挤点吧,前列腺按摩配合口服鸡巴奶,效果会更好的~”服务生对小伙子说。

    “那好吧,今天就破个例,给你增加一项服务,除了我师哥,别人都没机会喝到我的奶呢”小伙子说着便又把鸡巴伸到曾鑫亮的嘴里,并加快了抽插曾鑫亮嘴的速度。

    “师弟你给先生按摩一会鸡巴,快到时间了,我得使劲用鸡巴给先生按摩了。”服务生说完,腾出双手把住曾鑫亮两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小伙子给曾鑫亮撸了一会鸡巴后,就开始和曾鑫亮呈69姿势,给曾鑫亮也果起了鸡巴,自己则加速运动腰身,猛插曾鑫亮的嘴,嘴里含着他的鸡巴含糊的问曾鑫亮:

    “哥,想不想喝奶?”

    “想喝,帅哥,快给我吧,我想吃奶!”曾鑫亮也含着鸡巴含糊地说。

    “我的奶从哪里挤出来?”

    “从你的鸡巴里挤出来!从你的大鸡巴里挤出来,大鸡巴挤出来的奶最好喝,我最爱吃鸡巴奶了!”

    “哥,准备接着,弟弟现在就挤给你喝,给你挤最新鲜的奶!”说完小伙子一顿抽插后,把一道道新鲜的精液射到了曾鑫亮的嘴里,曾鑫亮不舍得马上喝下去,含在嘴里感觉着这丝般的柔滑。小伙子也没有拿出鸡巴,而是还让曾鑫亮含着,这时服务生说道“时间到了,开始最后的激情按摩了。”接着就是最为猛烈的抽插,曾鑫亮这回可真是爽到了极点,一下子将刚刚小伙子的精液全部咽下,紧紧的含着小伙子的鸡巴不松嘴。小伙子也使劲地给曾鑫亮裹鸡巴,不时地上下套弄。曾鑫亮就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他再也控制不住了,精闸被洪水一下子冲开了,随着鸡巴的抽动,一道道精华倾泻而出…

    “啊~~~啊~~~啊 ~~?”曾鑫亮被自己的一声声淫叫突然惊醒,顿时有种不祥的感觉——下腹凉凉的,他知道这凉凉的东西是什么,自己刚刚梦遗了。曾鑫亮胆怯的睁开双眼环顾四周,自己依然平躺在按摩床上,旁边的服务生正用非常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曾鑫亮急忙说:

    “不好意思,请给我拿来一条毛巾,然后请你先回避一下。”

    曾鑫亮后来都不知道服务生是怎么给自己按摩的,怎么从会馆出来的,反正做完按摩就急匆匆的回住所了,始终都没正眼看人家,就觉得今天这人是丢大了。

    刚回到住所曾母就迎过来说:

    “今天按摩舒服吧,告诉你个好消息,刚刚张天师来过说明天日子最好,最适合迎娶了,我和彤彤父母商量过了,明天就给你俩举办婚礼。”未完…

    第十三章(大结局)

    曾鑫亮匆匆从会馆回到住所,刚进门就被曾母告知明天就要举办婚礼,曾鑫亮极其不解的问:

    “怎么这么快?还没到日子呢?我的那些同学还没通知到呢,我爸知道吗?”

    “儿子放心好了,一切妈都给你安排妥当了,你的同学朋友我都让下面的人通知过了,你就放心吧!已经很晚了,你快点回房睡觉吧,明天就是你大喜的日子了。”

    曾鑫亮虽然知道婚礼早晚要举行,但还是觉得快的有些蹊跷。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曾鑫亮想了很多。他开始有些犹豫了,可能是因为今天在会馆的春梦,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忘掉男人,自己能不能给彤彤带来幸福,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可以原谅佳伦,让他们重新开始…好乱好乱…一时间曾鑫亮缕不出头绪,不知不觉中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曾鑫亮就听有人敲门,便急忙起身开门,只见门口站着两个人。

    曾鑫亮仔细打量着这两个人,只见他们一人穿着一身黑西服,带着一副黑色的墨镜,另一个人穿着一身白西服,带着一副白色的眼镜。

    “你们找谁啊?”

    “你叫曾鑫亮吧?”穿白色西服的男人首先开腔说。

    “对啊,是我啊,你们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们是阴曹国警司总署的黑白无常警官,今天奉阎总统之命前来锁你魂魄,快快随我们走吧!”

    “阴..阴曹国?这是哪个国家?”曾鑫亮胆战心惊的问。

    “就是阴曹地府,现在早就推翻了帝制,建立民主国家了。”穿黑西服的男子说道。曾鑫亮一听脸都吓白了,双腿直哆嗦,颤颤巍巍的说:

    “白黑无常二位警官,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我没犯什么罪啊?”

    “少废话,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我们就是奉命行事。”两个人说着便从身上取出勾魂灵牌在曾鑫亮面前一晃,曾鑫亮就觉得身体一下轻了许多,回头一看自己的尸身已经倒在了地上,黑白无常顺势抓起曾鑫亮的魂魄便往门外走。

    三鬼走进电梯,只见白无常按了一下电梯负108层,瞬间电梯就像失重一样跌了下去,吓的曾鑫亮紧紧抓着白无常不敢正眼。不到半分钟电梯门开了,只见电梯门旁边有一个小土地庙,黑无常推开庙门三鬼走了进去。这时曾鑫亮看到庙门外来了许多自己熟悉的人,有自己的父母,建豪和陈志他们,这其中还看到了佳伦,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声的大喊“佳伦,佳伦!”可是佳伦他们谁都没有反应。这时白无常告诉曾鑫亮:“你们现在是阴阳两隔,他们是听不到你声音的。”

    曾鑫亮看到庙门前摆放一个小方桌,上面摆放着自己的灵牌,灵牌前放着一碗倒头饭,上面还插着三根的乌木筷子。各式糕点摆放的齐全,三柱黄香烟气缭绕,旁边放着小丧盆。方桌两旁摆着各种扎牛、扎马、扎房和扎车还有纸糊的iphone5和ipad5,漫天飞舞着买路纸钱。一行人等跪在地上烧纸痛哭,其中曾鑫亮看到佳伦哭得最为悲切,几度哭晕过去。曾鑫亮多想上去搀扶佳伦,无奈两人先已阴阳两隔,曾鑫亮后悔自己当初不能为什么原谅佳伦,可惜现在什么都晚了。

    黑白无常押着曾鑫亮离开土地庙开始上路,一路上阴风嗖嗖,看不见日月星辰,看不见马路树木,三鬼飘飘悠悠的来到一个山谷中,只见前面突然闪出一群公鸡,一只只足有一人多高,各个枪毛炸翅直奔曾鑫亮过来就要叨他,曾鑫亮吓的急忙往后躲,忙问黑白无常“二位警官快来救我!”

    “你把五谷杂粮撒在地上就是了。”

    曾鑫亮急忙照做,只见这些公鸡一个个都去捡食地上的谷物,三鬼这才急忙抽身闯了过去。谁知刚刚闯过公鸡群,前面又出现了一群恶狗,一个个恶口獠牙,说着就往曾鑫亮的身上扑,那些恶狗在半空中一只分化成两只,两只分化成四只,吓得曾鑫亮忙喊救命。黑无常急忙跑上前去,把干粮扔到了一旁,这群恶狗急忙去争抢地上的干粮,三

章节目录

喜欢含鸡巴睡觉的高大体育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沙漠王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沙漠王子并收藏喜欢含鸡巴睡觉的高大体育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