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班司机 作者:夏季柠檬草

    正文 分卷阅读18

    夜班司机 作者:夏季柠檬草

    会开心了。”

    “你我都四十了,生命的一半已经过去了,唐艺也大了,不用我管了,我想清楚了,我想搬来和你同住,你呢?”

    周建峰听了露出笑容,问他:“如果我说不好,你会怎么办?”

    “那也没办法,我把家里的院子出租出去了,你看行李我都搬出来了。”唐旭东说着把行李推了进来。“我连房租都收了,所以我必须住下。”

    “哦,那好。”周建峰见唐旭东擦了擦眼泪,觉得那个唐旭东回来了。

    这是事情之一,事情之二是赵恒忽然要回国了,而唐艺一点也不知道。

    那日唐艺在家,赵恒在收拾行李,他觉得有些奇怪就开口问他:“你收拾行李做什么?”

    赵恒答他:“回澳洲。”

    唐艺听了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只当做他要回澳洲过十一,直到那天他去忘川,张云容看见他来,开口问他:“你怎么没去送赵恒的飞机?”

    唐艺一脸无所谓的回:“我干嘛要去送,他又不是不回来。哎呀,张云容你说我叫他给我带点啥好吃的回来呢?”

    张云容听了这话迟疑的看了看薛昭合,不知那话该不该讲,却是薛昭合开口同他说的,他说:“你不知道赵恒不回来了吗?”

    “今儿个是十一又不是愚人节你开什么玩笑,而且薛老板你开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啊。”唐艺说着坐在长凳上哈哈大笑起来。

    薛昭合和张云容的脸色却还是一本正经,他忽然从椅子上起来,道:“你们开玩笑的吧,他什么也没和我说啊,再说了他这里还有工作,怎么会突然说走就走。”

    “你不知道他递辞呈了么,前阵子还问我要写中文辞职还是英文的辞职呢?你们住一起那么久,你居然都没有发现……”。

    后面的话唐艺没有听见,自然是因为他去机场追赵恒了,幸好赶上了,他还没有走。

    “你怎么来了?”赵恒一如当初刚来中国一样有点傻白甜的冲他笑。

    唐艺上去问他:“你还回来吗?”

    赵恒没有答他,只是望着他,这让唐艺不好受,他握住他的肩膀,问他:“你不回来了?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说这事,你不是去度假吗?这里的工作你也不要了?”

    赵恒点了点头。

    唐艺道:“你不是说自己是中国人吗,现在是怎么回事,说走就走?”

    “可你不是说我是华裔么。”

    “你不是说喜欢中国这地沟油这雾霾吗?”

    “可你不是说蓝天白云对身体好么,叫我别犯傻了。”

    唐艺忽然没了话,红了眼眶,飞机场里面响起航班起飞的时间,他松开他的手,问他:“那你也不能说走就走啊,也得给我点时间。”

    “给你时间做什么呢?”

    “去适应你要离开这件事啊。”

    唐艺说完这话,赵恒却对他说:“等我离开了,你自然就会适应了。”

    “我要去办理登记了,有空你可以去看我,这是我……”

    赵恒的话没有在说完,他被唐艺拽走了,可以说是生生的拖走的。张云容后来问唐艺到底用什么办法留下赵恒的,赵恒总是笑而不语,而躺艺却总是说:“特别时期,用特别办法。”

    以至于他到底把人从机场拖走做了什么“好事”谁也不得而知。可赵恒留下了,那是再不好过的事情。

    ☆、番外

    番外篇一:这是见家长的节奏?

    唐旭东叫唐艺带赵恒去周建峰家里吃饭,然后就是赵恒现在这幅样子,带着大包小包礼物。

    唐艺见了,挖苦他道:“你带那么多礼物做什么?”

    赵恒回:“我听张云容说第一次见家长都是这样的。”

    唐艺只是笑,拍了拍肩膀安慰他说:“那是男方去女方家里才这样。”

    赵恒却说:“咱俩也是啊。”

    唐艺听了这话却也无法,上前帮他拎礼物,他说:“你买那么多,这个月工资发了啊。”

    接着就听见唐艺的手机短信来了,唐艺一看手机短信就破口大骂道:“赵恒,你居然敢刷我卡,这个月伙食费你出。”

    赵恒心理想法:以前也没见你在忘川付过钱啊。

    周家。

    唐旭东和唐艺坐在院子里面,周建峰在洗碗,赵恒在泡茶,这两位一直是大爷。

    唐艺开口对父亲说:“你觉得赵恒怎么样?”

    唐旭东回他:“挺好一小伙子,比你孝顺,比你好。”

    唐艺听了笑了,他说:“你知道你儿子怎么想的,就不会说出这番话了。”

    唐旭东也不看他儿子,只说:“我同你周叔,你觉得怎么样?”

    唐艺抿嘴不回答,唐旭东说:“你小子,我当了那么多年警察,你还想瞒我,你觉得你能瞒住我吗?”

    “爸。”

    “你觉得开心就好,我活了大半辈子,最近突然明白人是为自己而活的,不是为了什么其他人。我同你周叔现在挺好,我就想和他一起老住到死,你觉得怎样?”

    唐艺听了不说话,“什么老死不老死的,不要在唐艺面前胡说八道。”周建峰拿了碟点心过来给唐艺吃,赵恒也把泡好茶的拿给他们爷俩。

    四个人就坐在院子里喝茶聊天,就好像前不久坐在唐旭东家里的那次中秋一样。只是这次没有什么案子,没有什么烦心事,没有什么爱而不得,他们都有了应有的归宿,就象一颗在外漂泊的心终于找到了家。天底下还有比这还好的事情吗?我想也许有,但很少了吧。

    番外篇二:薛昭合vs张云容

    “今日有些冷清啊,唐艺和赵恒怎么没来。”张云容推开忘川的门,看见薛昭合一人坐在那里觉得屋里冷清了些。

    薛昭合挨着他身边做,回他:“唐艺打电话来和我说,他和赵恒要去见家长。”

    张云容听了笑起来,问他:“哇,好劲爆的消息,那他们明天来了,我们定要八卦八卦。”

    薛昭合听了点头揽住他的肩膀,笑着回他:“好。”

    此刻屋里的门忽然被吹开了,有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孩漂了进来,张云容见了起身过去问她:“请问你要吃点什么?”

    女孩答:“我想吃碗面。”

    张云容便同薛昭合说:“薛老板,请下一碗面给这位客人。”

    薛昭合便又同开始那般去煮面了。

    张云容端着那碗刚煮好的热腾腾的面放到那姑娘面前,那姑娘抬头看他一眼,问他:“今夜很长,请问你想听故事吗?”

    张云容回头看了眼薛昭合,薛昭合冲他点头笑了笑,张云容便也点头,回这个女孩说:“好啊,我们最喜欢听故事了。”

    她说完故事就走了,屋里又留下他们两人,忘川里面的烛火忽明忽暗的,不管外头有多冷,黑夜有多黑,有多少魂魄找不到回家的路,总归还有这里能让他们驻足停留片刻,让他们能有丝温暖。

    ☆、柠檬草的话

    这篇写的不怎么样,好吧,因为是自己写的所以评价还客气了点,其实有些狗屎,因为写这篇的时候真的很忙,有些照顾不来,又突发奇想开了言情的新坑,所以更加没有写好了。接下去我会写一本叫《我不等了》的耽美小说,很短篇吧,这本应该是我休假前最后写的小说了吧,我想写完这本我应该二三年不会再写小说了,本来想说五年之内不写的,但是怕熬不住啊。对哦,不要这样感伤,感伤也该放在最后一本小说写完后才感伤,呵呵,柠檬草大笑。

    肯定有人问柠檬草你不写小说这五年做啥子去?

    谁说我不写小说的,可能想用长一点的时候写好一本小说,所以想用一些时间多翻阅一些书籍,也许不用五年,金庸那些书里面练成绝世武功的大侠都在一瞬之间么,你们应该祈祷我很快写成心目中想要写的新书。其实还是想写写侦探小说什么的,可是却没有什么经验,所以……其实突然有种感觉,好像有些写不出什么了,身体被抽空了的感觉,我的洪荒之力呢?

    (柠檬草:我要问傅园慧借一点)

    不过也许几年之后,柠檬草的大名会出现在诺贝尔文学奖啊,茅盾文学奖啊……什么什么文学奖提名上哦,一定要密切关注。(吃瓜观众:一脸懵逼不相信)

    希望自己最后一篇《我不等了》耽美能写的好些,还有自己新写的言情《一纸婚约》会坑,所以还希望大家不用关注了。(和看耽美的小伙伴这样说好么?柠檬草:一脸懵逼)

    其实人生说短也不短说长也不长,人生能有几个五年呢,想几年后,许我也是白发苍苍了,也不知父母,家里老者又会如何?以前看书的小伙伴也许也结婚生子了,也许也经历了很多事故……这文风怎么忽然煽情起来,难不成柠檬草要变鸡汤文博主,柠檬笑,最后还是按规矩,送大家一首诗。

    《题都城南庄》

    唐崔护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最近很喜欢这首诗,特别是那句“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我的新书《我不等了》也会用这首诗,对了,这本书应当是很悲情的,所以喜欢甜文的小伙伴入坑还是要考虑的谨慎些。恩恩,好像没有话说了,那下本书再见。

    恋耽美

    正文 分卷阅读18

章节目录

夜班司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夏季柠檬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季柠檬草并收藏夜班司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