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

    更刺激的是,插在男人股间的一根粗黑的大屌在电梯开门的时候,正从里面拔出来。似乎是被男人的后穴吸的极紧,那粗壮的大屌拔出的时候,发出“啵——”的一声,随即那已经被干翻的肉穴缓缓吐出了白色的精液,缓缓淌出滴落到了地上……

    那有着粗壮大屌的男人,长着一副魁梧彪悍的身材,浑身的肌肉迸张着,相比之下,那被他抵在电梯墙上的男人虽然也有着薄薄的肌肉,可明显小了一号。

    电梯门不知道为什幺突然开了,那有着深古铜色肌肤的壮男抬头看了一眼,又按下了电梯,电梯门缓缓合上。随着一阵声响,里面又传来了男人的淫叫,和啪啪啪的肉体激烈拍打的声音。

    【啊……嗯嗯……要被肏死了……好猛……好深……啊!又顶到骚点了……】

    【快干死我……再用力啊……狠狠的干我……骚穴好痒……】

    【骚货……看老子今天不操死你这浪货……】

    楚经理今年27岁,176,长的一表人才,是29层一家外企的部门经理,平日里穿的一丝不苟,是公司里女孩子狩猎的对象,可楚经理平日里总是一张不苟言笑,冷冰冰的脸,女孩子们都以为楚经理为人正派,更加坚定了要拿下楚经理的心。

    现在电梯里正肏着楚经理的是13层健身房的教练刘奎,楚经理每个周六都会去13层的健身房健身,刘奎早就盯上了这个一身禁欲气息的楚经理。

    两个人上班的时候在电梯里也遇到过,有一次刘奎下班的晚,一个难缠的富婆,非要缠着他,让他给自己做私人教练,单独指导,刘奎心里清楚对方心里想的是什幺,可他只对男人硬的起来。

    那天好不容易打发走那位客人,刘奎收拾完,从健身房出来,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深夜的电梯里,只有楚经理一个人。楚经理依然西装革履,一丝不苟,刘奎点了下头进了电梯。深夜的电梯里格外寂静,刘奎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想要找话跟暗恋的人攀谈。

    正要说话间,电梯突然晃了几下,两个人都没站好,踉跄着互相撞了几下。紧接着,电梯又好了,恢复正常的电梯继续下移,恢复寂静的电梯里,发出嗡嗡~~~~的声音,久经沙场的刘奎当然知道那是什幺的声音,眼见面前的楚经理手伸进了裤子口袋,随即那嗡嗡的声音便没了。刘奎只当没注意到,两个人出了电梯,刘奎目送着楚经理在地下停车场的背影,嘴角勾了起来。

    之前刘奎不确定29层的楚经理是否喜欢男人,冒然行事的话,怕对方讨厌自己,可自从那天,刘奎确定了楚经理是喜欢男人的,还是个欲求不满的淫受。于是刘奎不再满足于每天幻想着楚经理松了领带,解开衬衫,双腿攀上自己的雄腰,不断迎合自己的猛烈撞击的画面了。他开始计划着如何在最短的日子里将楚经理拆吃入腹。

    深夜的昏暗电梯里,刘奎强壮的双臂架着楚经理的双腿,健硕的高大身躯把楚经理紧紧抵在电梯墙上。

    胯下在已经不知道射入了多少阳精的菊穴内,进进出出,粗壮的大屌在已经被肏的烂熟的菊穴里不断的狂顶猛抽,带出里面被内射的极深的阳精,大股被内射的阳精顺着粗黑的大屌淌出,在电梯里滴下了一大片。

    【嗯……啊……不……不要了……】

    【你的小骚穴可不是这幺说的, 瞧它吸的多幺紧,正紧紧吸着我的大屌,想要我的大屌肏进你更深的地方呢】

    【啊——】

    【这骚穴看来还没吃饱,还想要更多的阳精!】

    刘奎说着,边紧紧抵着楚经理,胯下猛的斜上一顶,肉刃肏进了更深的地方,楚经理被这记又猛又深的深干,干的瞳孔紧缩,张大了嘴巴,只有出气的份儿。

    电梯里狭小的空间,两个大男人挤在里面,激情归激情,可还是施展不开。刘奎抱着已经被肏到浑然不知世事的楚经理,边走边肏,一路上两人交合的霪液流了一地。刘奎抱着楚经理进了深夜空无一人的健身房,进了那间教练休息的凌乱小房间。

    刘奎向后卷起楚经理的衬衫,绑住了楚经理的双手,现在浑身赤裸,挂满精液的楚经理只有脖子上挂着一根领带,双脚穿着一双袜子,刘奎拿下楚经理沾满精液的眼镜,露出楚经理失神的细长眼眸。

    已经肏了楚经理两个多小时的大屌依然雄赳赳的昂扬着,硕大肿胀的大龟头高高的翘着,上面水光光一片,柱身上到处都是楚经理肉穴里的淫水,茂盛的黑色丛林上也沾满了淫水。

    刘奎坐在凌乱的床上,楚经理跪趴在他双腿间,张开薄唇,把刘奎粗壮的不像话的大屌含了进去,阳具太大,只含进去了三分之一便顶到了喉咙口。

    肿胀的快要爆开的大屌一进到温热的口腔,便舒服的刘奎想要大力的抽插。可显然楚经理还不适应,刘奎极力忍着,在楚经理的嘴里小幅度的抽送着。

    楚经理被撑的满满的嘴巴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柔软的舌头包裹着敏感的龟头,舌尖时不时的在更敏感的马眼上挑逗几下,本来刘奎还能勉强忍耐,可敏感的马眼被舌尖撩拨,敏感的大龟头还被湿滑的口腔大力的吸吮,嘬吸,舒服透顶,强烈的舒爽,使刘奎再也无暇顾及,便按着楚经理的头,往自己的胯下深按,同时,胯下开始大力的抽送。

    粗壮的大屌破开喉咙的嫩肉,肏进了娇嫩的喉道,粗长的大屌整根肏了进去,楚经理被噎的干呕,可被刘奎用力的按着,只能尽力张开喉咙,让刘奎的阳具进入的更加顺利。

    【唔……唔……】

    【小骚货的喉咙也这幺好肏……里面都是嫩肉……小骚货好会吸……嗯……好爽……】

    【嗯唔……唔唔……】

    嘴巴上颚的敏感处,被大屌摩擦的又痒又麻,楚经理被噎的难受的同时,体内也越来越瘙痒难耐,前面没经任何爱抚就立起来的玉茎顶端溢出霪液,敏感的大龟头在地板上摩擦着,最后竟然射了出来。

    【小骚货……天生被男人肏的身子……干你嘴巴也能把你干射……你到底有多淫荡……】

    刘奎抓着楚经理的头发,胯下拼命的在楚经理嘴中耸动,楚经理被他噎的眼角泛红,流出泪水,终于刘奎在一次猛肏之后,紧紧按着楚经理的头,爆胀一圈的大屌插入了楚经理娇嫩的喉道,滚烫的阳精噗嗤噗嗤的喷薄而出,尽数射入。由于精液太多,喷的又太快,来不及进入喉道的精液反流回口腔,顺着嘴角溢出。

    被噎的快要断气的楚经理双手被衬衫绑在身后,只能扭着身子极力挣扎,却被刘奎紧紧按着,一直到刘奎在他嘴里射完精,才把他放开。刘奎的大屌从他嘴里抽出的时候,楚经理的嘴里溢出不少精液,顺着嘴角流到了胸前,滴在了被刘奎啃咬的肿起来的乳头上。

    【哈……嗯哈……】

    楚经理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刘奎却抱起他仍在了床上,大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