霪液弄湿了内裤,透出一小片湿渍。

    王雄没有说话,寂静的屋内,似乎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和心跳声。王雄抓住自己骚义子的手,放在了自己胯下。

    小昱惊呼了一声,义父胯下的阳物火热滚烫,硬的跟烙铁似得,比王阳的不止大了一圈。王雄抓着小昱的小手,隔着内裤摸自己的阳具,小昱起初还挣扎了几下,只是被义父抓的紧紧的,之后便随着义父的大手摸了起来。

    义父跪在了小昱的胸前,用他胸前的两粒饱满的大奶,按摩着自己胯下沉甸甸的黝黑大囊袋。

    向山一样骑上自己的男人,小昱颤抖着张开薄唇,咬着义父撑的满满当当的内裤,轻轻一咬,本就包裹不住已经勃起的巨大阳具的内裤,被轻易的拉了下去,早已想要冲出束缚的骇人的黑红色阳具,腾地一下弹了出来,啪——的一下打在了小昱的脸上。

    声音清脆,第一次被大鸡巴打脸的小昱,红着脸扭过头去,却被义父捏着下颚转了回去。

    【义父……】

    今天的义父,小昱有些害怕,义父看着他的眼神,像是野兽般。义父已经充血勃起的大鸡巴怕打着他的脸颊,示意他含进去。小昱张开薄唇,伸出嫩红的舌尖,开始从根部舔起义父傲人的骇人阳具。

    义父舒服的闭着眼眸,粗喘着,享受着义子小嘴的服侍。骚义子从根部舔到了大龟头,不放过每一寸柱壁,上面缠绕着的每一根青筋,舔过每一处勾缝,又张大小嘴,把他的大龟头含了进去,自己的阳具过于硕大,单单一个大龟头,就把义子的小嘴撑满了。

    骚义子含着义父肿胀的大龟头,卖力的吮吸着,义父的大屌太长,小嘴只能勉强含进去一个大龟头,骚义子只能用柔软的手包裹住含不进去的柱身。柔嫩的掌心套弄着义父大鸡巴的柱身,小嘴嘬着义父的大龟头,插在义子又湿又滑的小嘴里,被那幺嘬吸,爽的王雄忍不住在骚义子的嘴里抽插了起来。

    【唔……唔……义……义父……不……】

    义父不容抗拒的顶进了他的喉咙,不断的深入。小昱被义父插的摇着头想要吐出去,却被义父捏着下颚,强制被义父深喉。小昱被大鸡巴噎的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泛红的眼角流出泪水,一双玉腿不断的挣扎着,双臂试图推开义父,可义父好强壮,跪在他的胸前,干着他的小嘴,纹丝不动。

    【义……义父……不……不要……呜……】

    小嘴被义父咸醒的大鸡巴不断插入、深喉,来不及吞咽的口水不断被义父的大鸡巴插的溢出,小昱用力的捶打着义父结实的腹肌。义父却毫不受影像似得,继续干着他,还越插越快,越插越深!

    【唔……唔唔……唔!……】

    小昱被义父干的快要窒息了,眼角不断流出生理性的泪水。义父突然拔了出去,小昱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咳凑着。

    等他呼吸渐温,义父又掐着他的下颚,插了进去,这次还按住了他的双手,骑在他的脸上,比之前插的更深!

    下面的双腿无助的挣扎着,上面被义父按着上手,小嘴只能尽力松开,供义父的大鸡巴插进喉咙。义父压着他,喘着粗气,狠插着他的小嘴。眼角,小嘴里,被义父插出了不少液体,渐渐的,小昱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小脸涨的通红,似乎快要窒息了。

    而义父也在一个深插之后,大鸡巴插进骚义子娇嫩的喉咙,噗嗤、噗嗤的狂射出滚烫的阳精,射的骚义子两眼泛白,被迫喉咙翻滚,咽下他火热的阳精。

    王雄射的很多,浓稠咸腥,小昱的小嘴根本吞咽不完,来不及吞咽的部分,顺着嘴角躺上。王雄战栗着在自己骚义子的小嘴里爆了浆,射了好久,终于射完之后,抽了出来。骚义子已经被他射的无力反抗,被他插的微微肿起的红唇边上,还挂着几丝白色的精液,失神的眼眸里都是泪水,泪眼迷蒙的看着他。

    王雄坐在床边,骚义子跪在床边,捧着自己的一对大奶子,给义父做着乳交,小嘴还含着义父的大龟头吮吸着,一直磨到他的大奶泛红,快要破了皮,义父才肉棒陡然增大,射在了他的一对大奶上, 还有脸上,义父的精液顺着脸颊淌下,流到那对丰润q弹的大奶上,又滴落在了地板上。

    看着骚义子浑身都是自己的精液,王雄拎起自己的骚义子,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小骚货已经被义父玩的没有一丝力气,顺从的抱着义父的脖颈,瘫软在义父强壮的身躯上,供义父亵玩。

    王雄用自己刚射完精之后,依然不见丝毫疲软的大屌,戳刺着骚义子肉棒下的肉缝,哪里刚才已经流出了不少滑腻浓稠的蜜汁,那蜜汁摸了他一手,放在嘴里舔了下【真甜……】

    骚义子失神的眼眸看着义父舔了他花穴里流出的蜜汁,脸颊火烫。

    【小骚货,这里是不是想要了?】

    王雄用自己胯下充满力量的黝黑大鸡巴,戳进骚义子的肉缝深处,戳磨着里面娇嫩的能出水的大小阴蒂,越里面越娇嫩,也越敏感。小昱被义父的大鸡巴戳磨着阴蒂,那里是他最敏感的地方。

    【义父……不要……不要玩那里……】

    小昱受不了那酸软的快感堆积,搂着义父的健硕的脖颈,屁股扭着,想要逃离,又像是主动迎合义父的戳磨。

    义父的大龟头火热坚硬,不断的来回摩擦着他敏感娇嫩的阴蒂,和凸起的阴核珍珠。骚义子被义父的大鸡巴玩的大腿根颤抖。

    义父雄壮的大鸡巴火热坚硬的跟炙铁般,肿胀的大龟头磨着骚义子的花穴阴蒂,顶在阴蒂的嫩肉上不断的摩擦,骚义子的花穴里已经溢出的不少滑腻的淫水。

    【义父……嗯哈……啊……义父……进来……快插进骚义子的小骚穴……那里面好痒……】

    王雄也再也忍不下去了,扶着自己的大屌,对准骚义子肉缝里面正吐出蜜汁的小肉孔,抓着骚义子的纤腰,毫不怜惜的一干到底!

    【啊啊啊——!!!】

    被那幺大的阳具直插到底,骚义子被干的要疯了,也许他真的是天生就是让男人干的体质,即使没有做过多的开垦,也吞进去了那幺狰狞骇人的丑陋大阳具。

    【义父……】

    骚义子被义父突然的猛干,干的眼眸大睁,声音颤抖。

    王雄则很满意他的反应,开始低头咬住了他大奶上的粉果,大手还抓着他白嫩多肉的屁股狠揉了起来。

    【小骚货……这骚穴比义父想的还要舒服……可真紧……又不会裂开……可真是天生要淫器……】

    王雄粗壮黝黑的丑陋大鸡巴,插在骚义子娇小的嫩穴里,不住的左戳右刺,小幅度的在里面抽插着,因为里面太紧了,虽然都是滑腻的蜜汁,也紧的他寸步难移。

    在里面没磨多久,天生骚浪的义子便浪叫着让他用力的干小骚穴。

    【嗯……哈……义父……义父用力……里面好痒……义父……用力啊……快狠狠的干小骚货】

    骚浪的义子搂着义父的脖子,挺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