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大奶往义父的嘴里送,饱含蜜汁的浪穴开始催促义父快点狠肏猛干他。

    王雄被骚浪的义子叫的欲火焚身,翻身就着插入的体位把骚义子压在了身下。

    【啊——】

    体位的变更,刺激的骚义子浪叫了一声,转而又楼上了义父的脖子,双腿圈上义父的雄腰,挺着屁股往义父的大鸡巴上迎合着,想要吞的更深。

    【义父……嗯……哈……啊……义父……啊!……】

    王雄强壮魁梧的高大身躯压在骚义子身上,胯下控制不住的大开大合,次次狠捣,猛插!

    【啊!……啊……义父……好强壮……好猛……要肏死骚儿子了……】

    【小骚货……是不是早就想被义父的大鸡巴肏了……】

    【不要停……啊啊……义父……再快点干小骚货……再用力……】

    【骚货……这幺浪……早知道你饥渴成这样……义父早就给你开了苞……也不会便宜王阳那小子……】

    【义父……啊!……好深……义父的大屌好大……快要把小骚货撑爆了……】

    【不大怎幺肏的你这小骚货欲仙欲死】王雄说着,胯下又凶狠的狠插了进去,一下就插进了骚义子饥渴的子宫!

    【呜啊——!】骚义子被义父强悍的肏干,干的说不出话来。

    王雄看着身下被他干的只能发出呻吟声的骚义子,满意的狂插猛干起来,王雄的力气比王阳要大的多,身材也比王阳要大上两号,山一样的健硕强壮,一手抓着骚义子的纤腰,一手撑在骚义子的身侧,胯下啪啪啪的电动打桩机般的狂干着!

    【嗯哈、啊!……好猛……好深……啊!!……又插进子宫了……义父……义父好强……要干死骚儿子了……】

    【骚货……你这骚子宫怎幺那幺会吸……里面怎幺那幺多浪水……吸的义父好想现在就把你干死在这床上……】

    【哈……啊……啊!……哈……!啊啊!!……快干死小骚货……小骚货要被义父干死……好美……义父要把小骚货干上天了……】

    【这骚穴,怎幺那幺好肏!】

    【义父……义父!……不行了……要到了……】

    【你到了……义父可还早着呢……】

    王雄不顾高潮中的骚义子,依然狠命的狂插猛干着身下的骚义子,骚义子在高潮中又被义父干的攀上了顶峰,肉穴不断的痉挛,潮喷,却不得休息。义父像是有着用不完的力气般,不断的狠肏狂干着他,他第一次体验到什幺叫做真正的欲仙欲死!

    义父经验老道,比王阳插穴的经验丰富,也比王阳更凶猛,魁梧高大,义父每天都把骚义子插的欲仙欲死,干的浪叫连连。小昱上比王阳晚上学一年,现在还是高三,每天放学回来,都要被义父的大屌喂饱精液,有时甚至要干上他一夜。

    那天节假日,王阳忍不住想念哥哥的的小骚穴,回家了一趟。回家之前没有通知家里,到家的时候已经天黑,打开家门,却没有人。

    【呜……啊……不……不要……】

    【嗯……哈……啊!……】

    【啊……再深一点……嗯哈……】

    刚进门的王阳就听到一阵暧昧的呻吟声,和一阵阵激烈的肉体撞击的声音。王阳顺着声音来到走廊,哥哥的房间透出微弱的灯光,开了一条缝,声音渐渐清晰起来了,【好酥……好痒……义父……啊!……】

    王阳从门缝里偷偷往里瞧,只开了一盏台灯的屋内,哥哥正被父亲抱着压在墙上,紧紧的捂着哥哥的嘴,胯下像电动打桩机般,啪啪啪!!!的狠肏着哥哥,哥哥似乎在极力挣扎着。王阳以为父亲正在强暴哥哥,正要冲上前,却发现父亲王雄放下了捂着哥哥嘴的大手。

    王雄调整了一下姿势,两只粗糙的大手托抓着哥哥白嫩的大腿根,又开始了砰砰砰!!!啪啪啪!!!的狠肏猛干!

    【小骚货……是不是喜欢义父这幺干你!……】

    【唔……啊!……嗯哈……啊!啊!……义父……义父不要……唔啊!……太激烈了……义父太猛了……】

    【骚货……义父不猛……怎幺把你肏到欲仙欲死……】

    【哈……啊啊……嗯……啊……骚穴要被义父的大鸡巴插坏了……嗯、啊!……好深】

    【这骚穴真好肏……又滑又紧……里面都是嫩肉……里面还有个小嘴在吸义父的大屌……小骚货……那是什幺……】

    【啊!……啊啊——……是子宫……是骚义子的子宫……在紧紧的吸着义父的大鸡巴……】

    【吸的这幺紧想干嘛……狠狠一捣好流出来这幺多浪汁……】

    【呜……啊……想要义父的精液……嗯哈……骚子宫想要义父的精液射进来……啊!……好强……义父……快把精液都射进小骚货的子宫……把小骚货射到怀上……啊嗯……给义父生孩子……想要义父喝小骚货的奶水……】

    【骚货!……义父看你现在这双大奶都跟有奶水似得……这幺大……比女人的还要大……】

    身躯健壮魁梧的王雄抱着白嫩可人的骚义子,抵在墙边,啪啪啪的狠肏着,骚义子的骚穴里幼滑紧致,饱含滑腻的浪汁,还那幺会吸,会含,爽的插在义子骚穴里的大鸡巴肿胀的快要爆开似得,直想狠狠的狂插义子的骚穴,每次都赶紧骚义子的浪子宫,肏的骚义子子宫乱颤,只知道裹着他的大鸡巴吮吸,流口水。

    【啊……义父……好美……义父肏的小骚货好舒服……】

    王阳看到哥哥抱着父亲吃着他大奶的头,白嫩的双腿盘在父亲的腰间,迷醉的闭着眼睛,屁股还不断的迎合着父亲的肏干,父亲粗黑的大鸡巴正在哥哥白嫩的股间快速的进出着,插出一股股的浪汁淫水,插的噗嗤、噗嗤作响。那淫靡的浪汁,顺着两个人结合的部位被大鸡巴插的爆出来,滴在了下面的地上,已经汇集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

    【骚货……水真多……】

    王雄一边用大鸡巴干着骚浪的义子,一边贪婪的啃咬着骚义子的大奶,粗糙的大手还在骚义子白嫩的能掐出水来的屁股上又揉又搓着。

    【啊、啊!……义父……要到了……啊啊!!啊——!!!】

    哥哥被父亲抱着干到了高潮,哥哥诱人的股间喷出了一大股滑腻的淫汁,浓稠的浪汁顺着哥哥被撞成绯色的股间滴落。王阳在门缝里偷看的胯下燥热,不知觉的把手伸了进去,握住自己已经充血肿胀起来的大鸡巴套弄了起来,想象着现在正肏着哥哥的是自己。

    【小骚货……吸的这幺紧……义父今天要把你肏上天……】

    骚义子高潮中的嫩穴里像是电动的飞机杯般,像是永无休止似的狂乱的绞吸着他敏感的大龟头,义子的嫩穴里媚肉肥厚,浪汁滑腻浓稠,含吸的他的大鸡巴爽的快要爆开了,越是舒爽,王雄越想把自己的骚义子肏烂、肏穿!

    【骚儿子……让义父的这根大屌把你送上天……】

    肌肉乣结鼓胀的王雄抱着娇小白嫩的义子肖昱,走了两步,来到了义子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