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

    小昱渐渐长大,奶子越长越大之后,义父不在抱着他入睡,而是让他单独睡一个房间。期间小昱哭着说义父不要他了,要把他送回孤儿院,王雄没办法又抱着他睡了几次。而那几次,小昱半夜醒来,看到王雄在浴室里,赤裸着雄壮的身躯,用湿毛巾包裹着自己胯下一柱擎天的大阳具,闭着眼睛深出了几口气,好久,义父的肉棍才垂下去,虽然垂下去也是好大的一根。

    当时小昱只觉得呼吸急促,身下的肉缝里似乎流出了液体,里面还奇怪的痒着。

    【啊……啊……义父……义父——】

    独自在浴缸里自慰着的小昱,终于战栗着溢满薄汗的身子,手里快速套弄着的肉棒,喷射出了几股白浊。射出来的小昱瘫软在浴缸里,喘息着。

    可是还不够,肉棒虽然射了出来,下面的花穴反而更加空虚,饥渴。小昱忍不住,又把手伸进了那闭合着的肉缝。

    【啊——】

    哪里比身前的肉棒还要敏感。灵巧的手指,伸进花唇里面嫩的流水的大小阴蒂,越里面越娇嫩滑软,还有上面那个凸起的珍珠颗粒,稍微一碰,都舒服的小昱身子颤抖。

    【嗯……哈……好难受……里面好痒……好酸……义父……】

    小昱迷醉的仰躺在浴缸里,一边揉着自己的大奶,一边揉搓按压着自己娇嫩的花唇、阴蒂,阵阵酸软的快感如潮水般涌来,带着他在欲海中不断的荡漾着。

    【义父……】

    小昱咬着薄唇,凹凸有致的身子在浴缸里淫蛇般的扭动着,那双夹的没有一丝缝隙的白嫩大腿上,已经染上了情欲的粉色,诱人的纤腰,饱满的丰乳,那沉溺在淫欲中的满含欲望的脸。

    浴缸里的小骚货小嘴里吐出诱人的呻吟声,半睁开了眼眸,雾霭缥缈的浴室内,浑身赤裸的浸在水里的小骚货面前,出现了一堵巨大的黑影。

    看清那堵黑影的容貌之后,小昱竟然战栗着潮喷了出来。小昱的一只手还在揉着自己的大奶,就那样战栗着,高潮中失神的眼眸看着眼前巨大的黑影,红润的小嘴里不可遏制的发出断断续续的娇吟。

    【义父——】

    突然出现的义父,小昱有些不知所措,自己竟然这幅淫态被义父看到。但是面前的男人似乎并不打算责怪他,男人似乎早早的就脱光了,只剩下一条四角内裤。

    胯下一条粗长的肉棍被束缚在内裤里,那肉棍又粗又长,即使隔着布料,也看的人脸红心跳。小昱害羞的试图用手臂挡住自己胸前的一对大奶,不敢看义父。

    王雄身材高大魁梧,将近两米的大个,深古铜色的肌肤,五官刚毅、深邃。肌肉乣结爆胀,特别是胯下那条傲人的阳具,足有26cm长,6cm粗。布满粗壮的青筋,青筋上还有一个一个的硬粒凸起,像是入珠般。

    人到中年,有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相比青涩的王阳,王雄身上有一股好闻的成熟男人的气息。快四岁的王雄依然欲望旺盛,胯下粗硬黝黑的阴毛,一路延伸到胸膛,刀刻般分明的八块腹肌,结实的小昱心砰砰直跳。

    小昱知道义父胯下的阳具有多大,勃起的时候,能超过肚脐,黑红发亮,肿胀炙硬,像是冒着热气般,从茂密的阴毛里高耸出来,婴儿手臂粗的大阳具,充满了力量,那鹅蛋大的龟头,撑的只剩下一层薄皮。

    义父的大屌比王阳的颜色要深的多,几乎呈黑色,那说明义父的大屌经常用,用了十几年,经验丰富,不知道被义父的黝黑大屌肏进来,会变成什幺样。

    浴缸里的小骚货不敢抬眼看王雄,心里却在想着,义父看到他这幅骚浪的模样,一定忍不住想着就要干他。果然义父眼神发暗,大手把他从浴缸里面拎了起来,小昱发出一声娇吟,伸手搂住了义父的脖子,赤裸敏感的身子贴在了义父强健结实的胸膛上。

    到卧室的路很近,却像走了一个世界般那幺漫长。义父刚毅的嘴唇吻上他柔软的薄唇,义父的身躯高大、宽阔、强壮。义父抱他抱的很稳,步履沉建的走入义父的卧室。

    义父的枕头上都是义父好闻的男人的气息,小骚货被义父放在了自己的大床上,躺在了义父每天躺着的大床上,闻着床上义父的气息,小昱扭过头,脸颊烫的火热,不敢正眼看义父,现在自己正一丝不挂的被义父视奸着。

    胸前的一对大奶随着小昱不稳的呼吸,晃动着,透过窗户的月光,洒在小昱诱人的身子上。王雄眼眸发暗的看着自己的骚义子。胯下骇人的阳具已经充血勃起,把四角裤撑成了一顶硕大的帐篷,龟头上溢出的霪液弄湿了内裤,透出一小片湿渍。

    王雄没有说话,寂静的屋内,似乎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和心跳声。王雄抓住自己骚义子的手,放在了自己胯下。

    小昱惊呼了一声,义父胯下的阳物火热滚烫,硬的跟烙铁似得,比王阳的不止大了一圈。王雄抓着小昱的小手,隔着内裤摸自己的阳具,小昱起初还挣扎了几下,只是被义父抓的紧紧的,之后便随着义父的大手摸了起来。

    义父跪在了小昱的胸前,用他胸前的两粒饱满的大奶,按摩着自己胯下沉甸甸的黝黑大囊袋。

    向山一样骑上自己的男人,小昱颤抖着张开薄唇,咬着义父撑的满满当当的内裤,轻轻一咬,本就包裹不住已经勃起的巨大阳具的内裤,被轻易的拉了下去,早已想要冲出束缚的骇人的黑红色阳具,腾地一下弹了出来,啪——的一下打在了小昱的脸上。

    声音清脆,第一次被大鸡巴打脸的小昱,红着脸扭过头去,却被义父捏着下颚转了回去。

    【义父……】

    今天的义父,小昱有些害怕,义父看着他的眼神,像是野兽般。义父已经充血勃起的大鸡巴怕打着他的脸颊,示意他含进去。小昱张开薄唇,伸出嫩红的舌尖,开始从根部舔起义父傲人的骇人阳具。

    义父舒服的闭着眼眸,粗喘着,享受着义子小嘴的服侍。骚义子从根部舔到了大龟头,不放过每一寸柱壁,上面缠绕着的每一根青筋,舔过每一处勾缝,又张大小嘴,把他的大龟头含了进去,自己的阳具过于硕大,单单一个大龟头,就把义子的小嘴撑满了。

    骚义子含着义父肿胀的大龟头,卖力的吮吸着,义父的大屌太长,小嘴只能勉强含进去一个大龟头,骚义子只能用柔软的手包裹住含不进去的柱身。柔嫩的掌心套弄着义父大鸡巴的柱身,小嘴嘬着义父的大龟头,插在义子又湿又滑的小嘴里,被那幺嘬吸,爽的王雄忍不住在骚义子的嘴里抽插了起来。

    【唔……唔……义……义父……不……】

    义父不容抗拒的顶进了他的喉咙,不断的深入。小昱被义父插的摇着头想要吐出去,却被义父捏着下颚,强制被义父深喉。小昱被大鸡巴噎的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泛红的眼角流出泪水,一双玉腿不断的挣扎着,双臂试图推开义父,可义父好强壮,跪在他的胸前,干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