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健硕的臂膀,大开着双腿坐在男人的一柱擎天的巨根上,丰乳纤腰圆臀不断的震荡,男人抓着他不断的上下抛落着,把他的花穴当做飞机杯似得套弄着自己胯下的硬挺。

    【呜啊……哈……啊哈……不行了……啊—!放了我吧……太刺激了……小骚货受不了了……唔哈……】

    男人托着他的屁股上下套弄着,欣赏着他被干出来的淫态。肖昱坐在男人的胯间,被快速的抬起又落下,男人似乎很享受这种突然整根干入子宫的玩法,这样的插穴法,每次干进去里面的嫩肉都痉挛着,那绞吸爽的男人直想干的再深点,再狠点!

    【啊!!……哈……不行……不要了……嗯……哈……啊啊!!……】

    男人只是坐在那里,就像是狂暴的干着他似得,把他干的连喊的力气也没有了。被蒙着眼睛的肖昱像是在空中被大鸡巴狂野的肏干着似得,身体在空中漂浮着,被固定着不断落下吞进那像是要把他贯穿的粗大肉棍。

    【啊……啊……哈……不……】

    肖昱搂着男人的脖子,在男人身上震荡着,突然,蒙着他眼睛的布带滑落,眼角还带着泪痕的肖昱半阖着眼眸,看到面前一张熟悉的脸,男人正在笑着看着他。

    【啊!……啊啊!!……义父……呜啊!……】

    男人与他四目相接,抓着他的屁股肏的更狠了,肖昱被干的娇躯乱颤,胸前的一对大奶晃出了花!

    【骚儿子……义父想你了……忍不到晚上了,现在就想要干你……】

    叮铃铃铃~~~~~~上课铃响,这意味着义父已经干了他足足两个小时了,而且义父还毫无疲态。

    外面的上课铃响着,厕所隔间里面,肖昱却校服凌乱,酥胸半裸的被义父抱着狠肏着。

    【嗯……哈……义父……啊……不……不要了……还要回去上课……】

    肖昱已经被义父干的双眸失神,骚穴里酸胀不堪,只想要大鸡巴更狠更粗暴的肏干他,可是还是想要义父能主动放下他,他才能去上课。

    【小骚货……都已经这样了……还口是心非呢……】

    王雄见骚义子已经被自己肏的浑身潮红,薄汗津津,一对大奶乱颤,骚穴里蜜汁狂喷,还想要去上课。不由得大手搂住了骚义子的纤腰,起身把骚义子抵在了墙边,狠狠地亲吻着骚义子的小嘴,大手伸进校服里狠揉着骚义子的大奶,下面骚义子则配合的盘在他的雄腰上,。

    王雄把骚义子抵在墙边,胯下啪啪啪的狠肏着,一边在骚义子的校服里狠揉着骚义子的大奶子,上面还啃吻着骚义子的小嘴。骚义子就义父强悍的占有着,侵犯着,娇小的身子挂在义父魁梧的身躯上,被义父肏的像浮萍般浮动。

    各式淫靡的体位,激烈的肉体撞击,蜜汁被干的不断喷出,身子不断被义父贯穿……从厕所隔间里面干到外面的洗漱台上,两个人干的忘记了时间,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天色渐黑。

    义父干了他整整一个下午,竟然没有人进来,肖昱被干的腿软的连路也走不了,被义父抱着出去,出门的时候,发现厕所外面放上了正在维修中的牌子,原来要来上厕所的女学生看到牌子都去了下面一层的厕所。

    被干的腿软的肖昱被义父抱着从后门出去上了义父的越野车。

    打火、踩油门,夜幕来临,义父开着车,载着他回家,路上,华灯初上。

    【骚儿子,穿上这个】校服已经被义父撕的破破烂烂,无法蔽体。肖昱酸软着身子瘫软在越野车上的后车座上,被义父强悍的肏干,撞击成绯晕的白嫩股间,流出几道淫靡的白浊。

    义父内射进去的大量阳精顺着小昱修长白皙的大腿缓缓的淌下,流到了后车座上,还有些顺着肖昱优美的小腿,纤细的脚踝流到了车地板上。

    义父扔过来的是一套黑色的蕾丝情趣内衣,二分之一杯的蕾丝胸罩只有薄薄的一层蕾丝,勉强拖住了自己的一对饱满的丰乳,由于自己的丰乳太大,那黑色的蕾丝勉强只能遮住那两粒诱人的粉果。

    和那黑色蕾丝胸罩连着的是一件吊带的薄纱情趣内衣,那情趣内衣从胸前打开着,只是两件柔滑的黑纱勉强缀在蕾丝胸罩上,垂到了腰际,隔着一层薄纱,似乎更加撩人了。

    下面是黑色的蕾丝吊带袜,没有黑色的蕾丝丁字裤,却有一个造型淫靡的阴茎罩,那阴茎罩似乎是按照他的尺寸定做的,镂空花纹的硅胶阴茎罩,内部顶端还有一根稍硬的硅胶棒,那硅胶含着奇异的香气。那镂空的阴茎罩外面罩着同款的黑色蕾丝。

    在阴茎罩的上方和下方分别是两根细绳,那细绳是绑在大腿根部固定用的,肖昱软着身子换上了之后,系绳子的时候才发现那绳子还是一处机关,一拉绳子,那阴茎罩下面和上面便凹陷进去两处圆圈,勒住了阴茎根部和龟头的勾缝处,原来是加强般的控制射精淫具。

    戴上做工精巧的镂空射精控制器时,刺激的肖昱啊的呻吟出声,那酥媚入骨的娇吟声,刺激的王雄现在就想停下车,到后座里面把那骚浪的义子就地正法!

    肖昱用了半个小时,才换上了那套能勾起男人无限兽欲的情趣内衣。肖昱白皙的肌肤上还残留着义父被强悍的肏干,干出的淫靡绯晕,配上黑色的蕾丝,仅仅包裹住那两处地方,被义父插的微微肿起的嫩红小肉孔里,还在淌出义父内射进去的大量阳精,顺着白嫩的大腿,流出蜿蜿蜒蜒的几道淫靡的白浊,还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尤物红润的薄唇微启着,躺在后座上不住的喘息着。

    密闭的车内开着循环透气的换气扇,可还是阻挡不住那硅胶淫具散发出的奇异的香气。刚才被男人狠肏过的尤物闭着眼眸,躺在后车座上迷醉的闭着眼眸,一手揉着自己勉强包裹在黑色蕾丝内衣中的大奶子,一手伸进了自己的小嘴中,像是舔着男人大肉棒似得迷醉的舔着,还发出声声随时能引得男人扑上来的呻吟声。

    【嗯……哈……义父……里面好奇怪……】

    肖昱躺在后车座上迷醉的揉着自己的大奶,也缓解不了体内的骚痒,那插进呤口的硅胶棒,似乎在缓慢的渗出些什幺东西,里面好痒。肖昱想伸手抚慰自己的肉棒,隔着阴茎罩却无法触碰到。那股越来越蔓延开来的酸痒,渗进了才被肏过不久的花穴,最后连菊穴里面也涌出了一波又一波酸软的感觉。

    想要义父那骇人的阳具插进来,把两个小骚穴都好好磨一磨,想要义父插进来粗暴的抽插、摩擦、凶狠的撞击那娇嫩淫浪的骚穴口,来缓解体内无法纾解的空虚与酸痒感。

    【哈……嗯……啊……义父……义父……】

    堪称尤物的男生在后车座上穿着情趣内衣,骚浪的夹紧双腿,还揉着自己的一对大奶,淫蛇般的扭来扭去。王雄开着越野车,从后视镜里面看到骚义子那副随时都能让男人扑过去干死他的骚样,胯下燥热,肿胀,充血的快要爆开了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