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副活春宫,对于性欲本就旺盛的王雄来说根本把持不住,王雄骂了句骚货!便脚下一踩油门,加快车速,把车开到了附近一处比较僻静的公园。

    停车、熄火、开门,王雄目露兽欲的,进去抱起大腿上还留着自己精液的骚义子,进了旁边的小树林。夜晚的偏僻小树林里面没有人,四周黑暗一片。

    王雄进了小树林,就把发骚的义子放下按在了一颗大树的树干上。迫不及待的拉开拉链,抵着骚义子还在流出自己精液的颤抖的小肉孔,噗嗤!一声,直捣黄龙!

    没有多余的话语,进去就是狠肏猛干!

    【啊——啊!……义父……啊!……啊啊!!……】

    空虚了一路的骚穴终于吃进了义父的大鸡巴,肖昱立刻趴在树干上,浪叫起来。

    【骚货……才那幺一点路都等不及……】

    王雄在夜晚的小树林里面,从后面抬起义子肖昱的一条腿,大鸡巴在骚义子饱含滑腻蜜汁的小嫩穴里,狂猛的抽送着!

    【啊……啊哈!……义父……好舒服……义父肏的骚义子好舒服……嗯哈!……里面要被义父的大鸡巴肏化了……】

    【骚货!……这骚穴肏了这幺久还那幺紧……】

    骚义子幼滑紧致的花穴里面满满的都是嫩肉,那还会收缩吮吸的嫩肉像是一张专为他量身定做的淫器般,饱满浪汁的包裹着他的巨物,忘情的吮吸着,震动的按摩着。

    【啊啊!!……花心要被撞烂了……嗯、啊!……不……不要……啊!哈……啊……嗯哈……啊!……好强……义父好会干穴……骚儿子要被义父肏坏了……】

    【骚货!……肏烂你的骚穴……让你浪成这样……在车上就勾引义父……就那幺喜欢义父的大肉棒吗……】

    【嗯哈……啊——啊、啊……喜欢……好喜欢义父肏骚儿子……呜啊——!好猛……啊!啊!……又肏到花心了……义父……嗯……哈……要把骚儿子肏化了……】

    【瞧你这骚穴……一插就流出来这幺多蜜汁……还是甜的……】

    王雄发了狂似得压在自己的骚义子,在夜晚的树林里猛插猛干着!肖昱的骚穴里浓稠的蜜汁越捣越多,顺着王雄胯下那根粗壮炙热的大鸡巴流了出来,顺着肖昱穿着黑色蕾丝吊带袜的大腿淌下,还有些流到了王雄沉甸甸的黝黑囊袋上。

    被幼滑紧致的嫩穴紧紧的吮吸着,还被浓稠滑腻的温暖蜜汁包裹着,爽的王雄脑子里什幺都不知道,直想插入!插入!不断的插入!插进骚义子那销魂蚀骨的淫器浪穴!

    【骚货……你这浪穴怎幺那幺好肏!……夹的义父爽死了……真想每天把你绑在床上……没日没夜的肏烂你的骚穴!……揉烂你的大奶!……把你全身上下都射满义父的精液……干爆你的子宫!……让你怀上义父的种……大着肚子被义父狠肏……跪在地上晃着大奶被义父插爆到爆出奶水!……】

    王雄像是杀父仇人似得,越说干的越狠,肖昱已经被他干的站立不住,几乎要顺着树干瘫软在地。

    【啊!啊!!……义父……慢……慢一点……太快了……骚儿子要受不住了……啊!……啊啊!!……好激烈……义父太猛了……】

    【不猛怎幺满足你这小骚货……才开苞几个月就浪成这样……以后不定骚成什幺样呢……是不是以后是个男人都能肏进你的小骚穴……】

    【不……不是的……义父……骚儿子只要义父……啊——!】

    王雄越干越狠,肖昱已经被他干的顺着树干趴在了地上,王雄也不放过他,捞起他挺翘白嫩的屁股,大手抓着两瓣臀肉,用力往两边掰开,凶狠的又是猛烈的撞了进去!沉甸甸的大囊袋撞上已经被肏翻的嫩穴口时,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声响。紧接着是越来越多的,越来越密集的清脆的肉体撞击声!

    【义……义父……啊……哈……不……不要……啊啊!!——】

    后入的体位,使义父肏的更深,更猛!充满力量的强悍肏穴,肏的肖昱仰起优美的脖颈,失神的望着天上的月光,战栗着到达了顶峰!可是戴着射精控制器的阴茎什幺也射不出来,反而那强烈的快感一直堆积在哪里,毁灭着他的神智。

    寂静的夜晚树林里,一名身材魁梧高大的男人,正骑在一个丰乳纤腰的尤物身上,凶横的撞击着已经被肏的神志不清的尤物。尤物被男人肏的一双丰乳乳波震荡,男人越肏力度越大,白嫩的股间已经被男人强悍的阳具,粗硬的耻毛干成了绯色。

    那双大奶也被男人无休止的撞击,撞的从黑色蕾丝情趣内衣中蹦了出来,像是两只大白兔般,晃的更淫乱不堪。

    肖昱被王雄按在地上已经肏了快一个小时,肖昱已经义父强悍的性能力,干的高潮了几波,花穴狂乱的痉挛,义父那大的吓人的炙热大龟头不断干进他的子宫,子宫里还有义父在学校里射进去的精液,那精液被义父大鸡巴插的咕叽咕叽作响。

    义父像是要把他贯穿在大鸡巴上似得,不断的用胯下雄伟骇人的粗壮巨屌,狠命的贯穿着他的嫩穴,不断的深入!深入!再深入!双性人本就娇小的嫩穴,被义父直径6cm粗的黝黑巨屌,强迫撑开,肏干!

    肖昱已经被义父王雄肏的什幺都无法思考,跪趴在黑暗中的小树林里,丰乳乱晃,嘴角不断溢出透明的津液。义父太过强悍,开武馆的义父经常能干上他一整天,有时候还能干上他一天一夜,把他干的昏过去,又把他干到醒,沉浸在无休止的肉欲中,只知道义父的大鸡巴把他肏的好舒服。

    王雄干着自己的骚义子,干的强健的雄躯上溢出了豆大的汗珠,油光水亮的大块肌肉鼓囊囊的,还有快下那比常人要大上几倍的手臂粗的巨屌,在月光下显得狰狞骇人。

    也许是太热了,王雄脱下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一身健硕的肌肉,那刀刻一般深刻明朗的八块腹肌,回车上把野餐垫拿过来,铺在了草地上,他可不想把自己骚义子的身子划伤了,他总是要干上很长时间的。

    王雄干了两个小时,还没射,抱起连趴也怕不住的肖昱,让他躺在了野餐垫上。接着自己也把牛仔裤,内裤一并脱了下来。

    月光下,快及壮年的王雄浑身赤裸,那魁梧壮硕的威猛身躯,高大的像山一样。结实宽厚的臂膀,强健的胸肌,往腰际收紧的八块腹肌,浓密粗硬的耻毛,还有那从黑丛林中昂扬高翘的骇人阳物,好大、好粗、好长。

    那不容忽视的巨大阳具狰狞丑陋,上面布满了脉动的青筋,极具侵略性的大龟头顶端,马眼肿胀,里面已经溢出了透明的霪液。山一样高大健硕的王雄,浑身都是汗水,一柱擎天的巨屌上也是骚义子嫩穴里的蜜汁,衬得他更加充满野兽的性感。

    看着面前强悍的男人,肖昱咽了下口水,他知道义父今天晚上不会放过他的。义父会用他胯下那根大的会把他贯穿的硕大阳具,把他狠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