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的蹂躏一番,把他肏到不断的潮喷。在强烈的高潮中,会插进他的子宫研磨到他再攀上另一波高潮。接着在他受不了的时候,还紧紧的压着他,不让他动弹。接着在他烂熟的子宫里狂射出精,射的他花穴痉挛,射的他两眼泛白,在无休止的激射中,把自己射的昏过去。然后把自己抱回车上,开车回家,接着在浴室里面清洗自己的时候,再把自己肏醒。在雾霭弥漫的浴室内,抱着自己,一遍又一遍的像野兽般侵犯自己的身体,一直到把自己再肏晕过去……

    王雄的眼里都是兽欲,在月光下,看着自己的骚义子,王雄竟然大手握住了自己胀的快要裂开的巨屌,看着骚义子,一下一下撸动了起来,最终嘶吼着,把滚烫的阳精射在了躺在地上的义子的身上、脸上。

    大量岩浆般火热的阳精在空中激射,纷纷落在了躺在下面的肖昱的身上,那随着肖昱的呼吸而起伏的大奶子,惹人遐想的肚肌,还有那张失神的绝美脸庞。

    黑夜微凉的夜风中,义父温暖的阳精射在了自己身上,肖昱伸出舌尖,舔着流到自己嘴角的义父的精液,接着喉咙一滚,咽了进去。舔干净了嘴角的精液,肖昱还把一根手指伸进了自己红润的薄唇里,像是舔着义父的大肉棒似得,色情的舔着,还骚浪的扭动着穿着情趣内衣的身体。

    义子骚成那样,王雄看的刚射过的胯下再次燥热充血,眼里喷火,立刻骑在了骚义子的胸前,一边用骚义子饱满的大奶子按摩自己的囊袋,一边把大鸡巴插进了骚义子的小嘴里。肖昱乖巧的把义父挂着精液的大鸡巴含了进去,虽然只能含进去一个大龟头。

    肖昱像是吃着无上的美味似得,含在嘴里忘情的吮吸,嘬吸,里面柔嫩的小舌,伺候的王雄的巨屌又坚硬肿大了一大圈。

    骚义子舔干净了自己的大鸡巴,王雄俯下身,从骚义子柔软的薄唇 ,到优美的脖颈,纤细的锁骨,骚浪的大奶子,一路向下,吻了个遍,啃咬亲吻,所过之处,留下斑斑淫靡的痕迹。

    【嗯……哈……啊……哈……义父……好痒……进来……快进来……小骚货受不了了……】

    义父强大的身躯抱着他,拥吻着他,胯下那条火热坚挺、硬的跟烙铁似的巨大阳具,抵在他的小腹上磨着,却不进去。饥渴的肖昱忍耐不住,只能主动勾起了义父的健硕的脖颈,修长的大腿主动分开圈上了义父的强健的公狗腰。挺着腰胯用不断流出蜜汁的浪穴去磨义父肿胀的巨屌。

    被骚义子那满是滑腻蜜汁的肥厚花唇肉缝,磨自己的大鸡巴,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王雄抱着自己的骚义子,大嘴啃吻着骚义子的脖颈,锁骨,最主要是那一对骚浪的大奶子,还有义子那能吐出诱人呻吟的小嘴,王雄贪婪的啃吸了一个遍,一直到肖昱被他折磨的带着哭腔求他进去,王雄才拉过肖昱大开着的大腿,胯下猛的一个深入!噗嗤!一声,那根骇人的巨屌,几乎是被吸着进去的,王雄被那幺嫩滑紧致的肉穴吸进去,舒服的眯起了眼睛,深出了一口气,而肖昱则舒服的浪叫了一声。

    【啊!……啊哈!!……义父……!!用力……快用力肏小骚货……啊啊!!好强……义父的大鸡巴好大……要把小骚货的骚穴撑爆了……呜啊!!……干到花心了……呜——子宫……子宫要被插爆了……义父好强……好会干……义父……啊啊!!……好美……义父好会肏……肏的小骚货要疯了……怎幺那幺会肏……义父好强悍……义子的嫩穴要被义父的大鸡巴插爆了……!……】

    王雄跪俯在骚义子股间,一手撑在地上,一手抓着骚义子的纤腰,胯下野兽般的啪啪啪!!!的狂肏猛干在!雄壮的巨屌在义子娇嫩的花穴里深插猛出!!每次都按着义子的纤腰,恨不得连囊袋也挤进去!那硕大肿胀的大龟头在骚义子的小腹上,不断顶出大鸡巴的形状!

    王雄似乎嫌自己顶出的形状还不够明显,盯着自己在骚义子肚子上顶出的形状,更加用力,更加狠命的往里狠顶着,那力度像是要把肖昱顶穿了一般!

    【呜呜……啊!……要被义父的大鸡巴顶穿了……好粗好大……】

    肖昱搂着义父健硕的脖颈,双腿缠上义父的雄腰,挺着屁股迎合着义父的肏干,想要义父用大鸡巴把他活活肏死,淹死在那舒服到不知所以的快感中。

    【义父!……啊啊!!……好舒服……好美……呜——好深……好激烈……啊!!!……浪穴要被肏出火了……】

    【小骚货……更激烈的在后面呢……】

    看着怀里的小骚货浪成那样,王雄抱着他整个身子压了下去,【啊啊——!!】体位的改变,义父的体重,使大鸡巴干进了从来没有过的深度。

    王雄整个人趴在了骚义子身上,肩膀上还扛着骚义子的双腿,这个体位肏个最深。王雄调整好了姿势,抱着肖昱,不管肖昱如何挣扎,浪叫,都不放开他!

    胯下那比寻常男人要大上几倍的黝黑巨屌,插进骚儿子的嫩穴,干进骚儿子的淫荡子宫,他的硕大,快要把骚儿子的嫩穴撑爆了,但是正是那份紧致,使得两人都爽上了天!

    那狰狞粗嶙的巨屌,插在双性人本就小的花唇中,一进一出,还正好磨到了那娇嫩的花蕊阴蒂,那紧紧压着骚儿子的体位,也正好用耻骨磨到了骚儿子花唇里的珍珠淫核,那一进一出,干到了骚儿子花穴上的所有敏感点。

    瞬间席卷而来的灭顶快感,爽的肖昱哭了出来,过多的快感承受不住,他扭动着想要逃脱义父的钳制。义父却用巨大的身躯,压他压的紧紧的,他被压的动弹不得,勉强能扭动的屁股,更像是在主动迎合义父的插穴!

    王雄压着骚义子,死命的往里面顶着,密集迅速的激烈肏干!插的肖昱连浪叫声也发不出来,只有断断续续无意义的呻吟声。

    【啊、啊、啊、哈、嗯、啊、啊啊……】

    王雄很满意骚义子被自己干的什幺也发不出来,只能睁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嘴角不断被自己干的流出口水,只能失神的望着天上皎洁的月光,下身大腿根颤抖战栗,打开着被自己侵犯。

    王雄咬着骚义子的那对大奶,那对大奶被自己干了几个月,又大了一号。趴在上面贪婪的咬着,吸着,胯下也紧紧的抵在骚义子不段溢出蜜汁的股间,公狗腰激烈而密集的快速捣弄着, 那不断累积的快感,爽的骚义子什幺都无法思考,只能本能的张开大腿,让义父肏个更深入,只能本能的张着小嘴呼吸。不让自己被那过多的强烈快感爽到窒息。

    那样强悍的肏干,肖昱根本支持不了多久,没一会儿那已经被肏到烂熟的子宫里就喷出了一大股温暖滑腻的蜜汁,浇灌在了王雄肿胀的大龟头上,里面媚肉狂乱的痉挛,剧烈的吮吸着王雄的大肉棒,想要榨出新鲜的精液供子宫进食,可是王雄的持久力太好,即使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