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里面的蜜汁浇的头皮发麻,也还是坚持着进攻、进攻、再进攻!大龟头不顾高潮中敏感的子宫是否承受的住,不断的冲开绞紧的骚浪媚肉,像是要把子宫肏烂似得狂顶着!

    肖昱被义父那幺凶暴的肏干,干的身子不断向上顶,又被义父拉回来,抓着狂肏!

    【义……义父……不行了……放……放了我吧……】

    【小骚货……现在才知道求饶……晚了……今天义父要好好惩罚你……】

    王雄说着起身跪坐在他的股间,大手抓着他的纤腰,猛的往自己胯下按下!同时胯下猛的往前一送!

    【啊——!!!啊啊啊!!!!】

    肖昱要被义父强悍的性能力肏疯了,在山一样魁梧强壮的义父跟前,肖昱毫无抵抗力,被义父抓着纤腰,不断的狂按到义父胯下,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就被自己的巨屌戳穿!子宫要被干穿了!

    狂猛而激烈的冲撞、肏干!王雄想要用飞机杯般,抓着骚义子的纤腰,不断套弄着自己的巨根阳具!肖昱一开始还能发出高声的浪叫,最后嗓子叫的嘶哑,义父还像是有着用不完的力气般的,狠干着他,里面似乎已经被插肿了,干事却更加敏感了,义父大鸡巴上的青筋脉动都能刺激的肖昱要疯掉。

    说不清的高潮、潮喷,却无法射出来,只能肉穴痉挛的按摩吮吸着义父的大肉棒,希望义父赶紧射出来。

    肖昱迷迷糊糊的在快感中沉沉浮浮,月光下不知道义父到了干了他多久。在他快要昏死过去的时候,义父终于抱起了他,紧紧把他按在自己胯下,大嘴吻上了他红润的薄唇。一边掠夺着他口中的空气,一边紧紧抵着他被肏翻了的嫩穴口,大鸡巴干进了子宫,发狠的研磨、冲顶,刺激的他子宫在高潮中又攀上更加剧烈的高潮,狂乱的吮吸、频临的节点,义父插在他子宫里的巨大阳具, 终于马眼一酸,炙热的阳精喷涌而出——不断的激射到烂熟的子宫壁上,被饥渴的子宫壁扑上去觅食。

    嫩滑娇小的子宫紧紧的锁紧了射精中的大龟头,锁着龟头下面的勾缝处,不断用嫩肉嘬吸着大龟头,希望再吸出来点精液。而子宫外面的花穴媚肉,也按摩着粗嶙的柱身肉棒,想要义父射的更爽!

    王雄嘶吼着紧紧按着自己的骚义子,大鸡巴插在骚义子的子宫里,低吼着爆浆,激射!

    肖昱被义父射的后颈仰起了一个优美的弧度,大张着双眼映出漆黑的夜空中那皎洁的月光,被义父啃吻的微微肿起的红唇流下了透明的津液。

    两具结合的严丝合缝的肉体在月光下战栗着,一黑一白,两个人身上都是汗水。肖昱搂着义父,挺着自己的大奶,让义父埋在自己的大奶间啃咬自己的骚乳头,仰着脖子,脑海中白茫茫一片,小腹慢慢的隆起。

    义父那爆胀的肌肉充满力量的紧紧抱着自己,被义父干翻的嫩穴里插着义父不断喷出阳精的巨根阳具。

    骚义子被自己肏的晕了过去,王雄的大鸡巴抽出来的时候,里面涌出了大量的阳精,王雄的巨屌即使射完了精,也很大,不像其他人的射完之后就滑了出来,王雄的不抽出来,还会在里面一直堵着,在家的时候,王雄经常在床上把骚义子干昏过去之后,大鸡巴就那样插着,把自己的精液堵在骚义子的子宫里面,想着有朝一日骚义子能怀上自己的种,然后产奶给自己喝,想象着骚义子大着肚子被自己干到高潮喷乳的淫靡景象,王雄就恨不得把他绑在床上,天天干他。

    还没餍足的王雄抱起肖昱,昏过去的肖昱大腿内侧不段滴下精液,在路上留下了蜿蜿蜒蜒的淫靡的痕迹。到了家,王雄把肖昱抱进浴室清洗,粗糙的手指伸进骚义子的花穴里面抠弄,玩的肖昱淫欲又起,于是王雄又按着肖昱在浴缸里面狠干了几遍。

    肖昱抱着义父的头,挺着大奶让义父吃他的骚奶子,屁股往义父的大鸡巴上送,迎合着义父的肏干。肖昱迷醉的咬着薄唇,呻吟着,浪叫着。义父在浴室里干他干的热火朝天,浴室里到处都是激烈的肏干,撞出的温水。温暖的水流随着义父的肏干,流进了他的小骚穴,冲洗着里面被义父内射的阳精。清洗完之后,自然又被义父重新射满。这次义父就着插入的体位,把他抱到了卧室,就那样插在他销魂的嫩穴里,搂着他睡了过去。

    而早上勃起的义父,自然又是按着他在床上狠肏了几个回合,才放他去上学。

    被猛男父子俩双龙,雪地车震

    肖昱就这样几乎每天都被强壮魁梧的义父开垦着,几乎每天都被义父的骇人巨根肏的欲仙欲死。

    义父几乎每天都会去接他,在车里他做在副驾驶座位上,被义父揉着大奶,有时候是玩弄着他的花穴,义父只用一只手就能把他玩的高潮连连。

    受不了的时候,他会趴在义父的大腿上,帮义父吃大鸡巴,而义父则专心的开车,到了红绿灯的时候,再把手指插进他的菊穴里面抽插。

    又或者是他跪在义父的胯下,用大奶给义父乳交,小嘴再给义父深喉,义父则一边开车,一边干着他的大奶和小嘴。一直到家里,到了停车场,干了他一路的义父才把他的头紧紧的按在自己胯下,用巨根撑开他娇嫩的喉咙,把他噎的流出泪水,然后低吼着在他小嘴里爆浆。

    看着他全部吞进去,溢出来的也舔干净,最后再把义父的大鸡巴舔吸干净,帮义父拉上拉链,有时候义父会忍着到家里在肏他,有时候忍不住他那勾人的模样,在停车场里面就开始干他,好几次路过的人都看到一辆越野上在剧烈的震动,而里面传出一阵阵的浪叫呻吟声。

    义父似乎怎幺也干不够他,经常刚进了屋,在玄关处就迫不及待的把他剥的精光,按在地板上,直接就肏了进去,幸亏他的骚穴里面总是饱含着滑腻的蜜汁,不然被义父那幺大的鸡巴直接捅进来,会被撕裂的。

    夜晚的阳台,浴室,厨房,地板,饭桌,甚至家里的每一面墙都留下了他被义父干出的淫水,家里每天都充满了浓郁的麝香气味。导致肖昱每次在家里,什幺都做不下来,只想被义父狠狠的干穴。而性欲旺盛,性能力强强悍的义父,似乎也插进他的嫩穴里就不想出来,每天变着法儿的干他。

    今天王阳从外地的学校王阳放寒假回来,外面积雪厚厚的,踏着嗦嗦的积雪声,王阳回到了家,一进门,一股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家里开着暖气,可也有一股浓郁的麝香气味。

    王阳在玄关处,放下了蓝色的行李箱,脱掉了羽绒外套,里面只有一件蓝黑色的t恤,紧贴在王阳结实健壮的身躯上,勾勒出他上身深刻的肌肉线条。今年已经大二的王阳比高中时又高了些,也更加强壮,现在俨然一副成年男子的面孔。下面的牛仔裤里面,还未勃起的那处鼓鼓囊囊的,似乎比以前更大了。

    王阳换上了牛皮的拖鞋,穿过入户花园,进了里面的客厅,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