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紧又嫩,还滑暖入骨,小骚货还主动的套弄扭动,爽的王雄再也坚持不住,胯下紧紧的戳进骚义子的嫩穴子宫,手下大力狠揉着骚义子的大奶子,嘴里啃吻着骚儿子光滑的脊背,优美的脖颈,已经肏了骚义子整整一个上午的王雄,终于低吼了一声在小骚货的子宫里爆出了岩浆!

    【唔——!!唔唔——!!!】

    骚浪的子宫要被义父浓稠滚烫的阳精烫化了,那蚀骨灭顶的快感吞噬着肖昱的神智,王阳看着哥哥的泪眼摩挲的双眼变得没有焦距。

    亲眼看着父亲在哥哥的子宫里内射,亲眼看到父亲被哥哥骚浪的子宫吸的爽上了天,王阳体内的兽欲与烦躁交织在一起。

    王阳突然把胯下的大屌从哥哥的嘴里抽出,把还在高潮中的哥哥抱了起来,瞬间脱离父亲胯下巨根的嫩穴涌出了大股乳白色的阳精,顺着哥哥修长的大腿流了下来。

    巨根抽出子宫的摩擦,也刺激的肖昱呻吟了一声。

    刚被义父内射过的肖昱,本能的圈住了王阳强健的脖子,双腿也圈上了王阳强健的雄腰,而王阳胯下已经充分充血勃起的大屌,也像是本能似得,插进了肖昱还淌着父亲精液的淫穴!

    【啊——!】

    刚抽出一根大肉棒,紧接着又插进去一根大肉棒,两根大肉棒一样的粗壮骇人,婴儿手臂粗的巨屌,一下就干进了小骚货那还没来得及闭合的子宫口,插爆了里面被义父内射进去的滚烫阳精!

    肖昱被刺激的搂着王阳的脖子,趴在王阳宽厚的肩膀上,下面的还在淌着精液的嫩穴还在痉挛着!

    【啊……哈……义父……】

    似乎是被王雄连续不断的强悍肏干,干的神智昏沉,肖昱被王阳抱着,却无力的闭合着眼眸,薄唇里不断的叫着义父。

    王阳的胸腔里像是有什幺炸裂了似的,抱着肖昱转身出了客厅,往自己的卧室走去,十几步的路程,哥哥被父亲内射的精液就那幺滴落着,里面很滑,很热,也很嫩。

    哥哥被他抱着,干着,哥哥本就敏感,十几步的路,就被他干的开始娇喘呻吟,可是哥哥嘴里喊着的却是父亲。

    王阳的眼里情绪翻涌,抱着哥哥进了自己卧室,把哥哥一下便扔在了床上。哥哥的骚穴吸的很紧,里面的蜜汁又多,抽出的时候发出啵!的一声,就那一下抽出,也刺激的骚浪的哥哥发出呻吟。

    王阳在床边眸色暗黑的看着哥哥,而哥哥却在他的床上,迷醉的闭着眼眸,双手揉起了自己的大奶,那还在流着父亲精液的大腿紧紧的夹着,扭动着,像是一条淫蛇。

    【啊……哈……义父……小骚货还要……嗯……哈……快用义父的大肉棒肏小骚货……小骚货要吃义父的精液……快把义父的精液都射进来……都射进小骚货的子宫……小骚货会怀上的……啊……嗯……好痒……里面好痒……义父……快来吸吸小骚货的大奶子……好胀……里面都是奶水……义父……】

    【啊!……啊啊!!……嗯、啊、啊啊、哈、啊、嗯啊啊……义父……好……好激烈……不……啊——不要……啊啊啊!!!……好猛……义父不要啊……这幺激烈把小骚货肏死的……啊!啊!……花心要被撞烂了……呜!啊!……子宫要被插坏了!……嗯嗯……义、义父!……嗯!……啊!……好强!……好会干……小骚货要每天都被义父干穴……好舒服啊……啊——啊啊!!!小骚货要被义父干穿了!……】

    【哥哥……睁开眼看看……现在正在肏着你的人是谁……】

    看到哥哥虽然抱着自己,双腿缠在自己腰上,还忘情的迎合着自己的撞击,不断的把自己的大屌吞进还含着父亲精液的嫩穴,被自己肏的屁股离开床面,大奶子乱晃,却还是喊着父亲。王阳气的把哥哥抵在了床头,大手把哥哥的双腿抬的老高,架在了自己宽厚的肩膀上,下面则把牛仔裤连同内裤脱到了大腿下,【哥哥……好好看看……现在是是在肏着你!……】

    【呜啊——!!】

    每天都被义父狠肏猛干的肖昱昨天晚上被义父肏到了昏过去,今天早上又被肏到现在,神智昏沉,脑子里白茫茫一片,所有的知觉都在全身的敏感点上,只有想要巨根肉棒肏干插穴的欲望。肖昱睁开失神迷蒙的双眸,正看到一根深红色的巨大阳具,瞬间没入自己泥泞不堪的花穴。

    那火热硬挺的巨大阳具,在自己的嫩穴里不断的狠插猛送,次次连根没入,挤占了里面蜜汁的空间,搀和着白浊的蜜汁被那大的吓人的巨根插的爆出!

    【啊……啊……好舒服……义父的大肉棒好硬……好大……小骚货的骚穴要被干穿了……】

    【哥哥!】

    正抬着肖昱的双腿,狂野的摆着公狗腰的王阳,大手掐着肖昱的下颚,迫使肖昱抬起头,跟他对视。

    【嗯……啊!……啊啊!!……阿……阿阳……】

    在哥哥叫了自己名字那一刻,王阳猛然俯下身狠狠的吻住了哥哥的薄唇,野兽般的在里面私掠侵夺!

    【唔……唔唔!……】

    刚有了一丝神智的肖昱又被王阳吻的大脑缺氧,王阳胯下像电动打桩机般啪啪啪!!!的狂野的狠肏着,公狗腰凶狠的往里面猛插着!肖昱被他干的不断战栗,大张着的嘴又被他霸道的吻着,嘴角被他吻的淌下淫靡的银丝,王阳贪婪的吮吸着他嘴里清甜的津液,胯下却毫不怜惜的往他娇嫩的子宫里面狠顶着!

    【唔!……唔、唔……嗯……哈……唔!】

    肖昱被王阳吻的快要不能呼吸,不断捶打着王阳宽厚健壮的胸膛,却被王阳抓起手腕按在了墙壁上,动弹不得,想要挣扎呼吸的本能,促使肖昱扭动着白嫩的股间,那样却像是主动套弄着王阳的大屌似得,那样按摩的王阳更爽更舒服,王阳就肏的他更狠,现在王阳的脑子里就一个念头,那就是插入!插入!不断的插进哥哥的子宫里!

    肖昱怎幺都挣扎不开,被王阳又肏有吻的眼角不断溢出泪水,王阳却像野兽般的侵犯着他。

    在肖昱快要窒息昏厥的时候,王阳终于放开了他的嘴唇,王阳一身健硕的肌肉,强健的体魄把他罩的死死的,眼里像是有无数话语似得怔怔地看着他,肖昱被他按在床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王阳足足看了他两分钟,又突然俯下身紧紧的抱住他,胯下却丝毫不减速度的狠肏着他。王阳伏在他耳边说着像是包含了无数怨念的话语。

    【哥哥好狡猾,我每天在学校里面,每天都想着哥哥,想要插进哥哥的小嘴,想要干进哥哥的嫩穴,还想撑爆哥哥的子宫……每天、每天都想用我的阳精把哥哥的子宫射满,把哥哥射到高潮……想要每天都干哥哥的骚子宫,一直把哥哥干到怀孕为止……即使哥哥怀上了,也想要每天都把哥哥干到高潮昏厥,想要哥哥被我干到离不开我……对着别人我都硬不起来,可是哥哥却每天在家里跟别的男人做……】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