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说着,越干越狠,把哥哥的双腿压到了头顶,肌肉强健的双臂撑在哥哥的两侧,抱着哥哥,紧紧的用强壮的身躯压着哥哥的身子,贴的没有一丝缝隙,在里面快速密集的抽插着!王阳眸色深沉的盯着被他干的身子不断在床上弹起的哥哥,而肖昱失神与压在他身上的男人四目交接,不知道在想些什幺。

    【啊啊!!——】

    王阳持续不断的激烈肏干,虽然没有义父的技术好,但是那毫无章法的直冲猛肏,也干的肖昱高潮连连,最后连锁精器都被强烈的高潮,射的顶了出来,胀的通红的肉棒喷射出了一股股白浊,都打在了王阳结实的八块腹肌上。

    王阳压着他,又狠又重的狠肏着他的嫩穴,里面被义父内射进去的精液被王阳插的都爆了出来,王阳像是还不满意似得,似乎是想要把他干死在这床上似得。

    【啊……阿阳……】

    体内像是有一根粗壮火热的硬物在无休无止的抽送着,王阳的阳具比半年前又大了些,肖昱觉得内脏都要被王阳肏烂了,子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下一波狂插,太快太猛的激烈肏干,肏的肖昱没有办法思考什幺,只能瘫软着身子任由身上的男人为所欲为。

    浴室内响起水声,片刻后,王雄换了件浴袍,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来到了正上演着活春宫的卧室门口。

    【我定了温泉旅馆给你接风洗尘,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后出发。】

    而里面正像连体婴般贴在一起,不断震颤狠压着的两个人,似乎谁也没听到他说些什幺。

    【哥哥……哥哥……】

    王阳古铜色的强健身躯上已经溢出了豆大的汗珠,下面被他压着狠肏的肖昱,白皙的身子上也染上了薄红,薄汗津津。

    【啊!……哈……嗯啊!……好深……】

    肖昱浑身赤裸的被王阳压着狠肏,迷醉的闭着双眸,享受着王阳肏弄他嫩徐,撑爆他子宫的快感。

    像是要把半年的量一次补回来似得,王阳干的激情、狂野,如果不是每天被义父开垦调教,肖昱恐怕早就承受不住,要被干的昏过去。

    王阳把哥哥摆成了各种淫靡的姿势,哥哥跪在床上,他骑在哥哥的身后,狂野的摆动着公狗腰,把哥哥的小腹插的不断凸起,把哥哥的大奶干的晃出阵阵乳浪,哥哥在他身下浪叫连连。

    在两个人干的激情四溢,挥汗如水的时候,王雄又催了一遍,最后王阳只能下了床,站在床边,抓着哥哥的纤腰,让哥哥身子抬起,只有肩膀还在床上,下半身悬空的圈着自己的腰,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啊!……啊啊!!……啊……阿阳……啊——!……好猛……太激烈了……子宫!……子宫要被干烂了!……啊、啊啊!!……骚穴要被大鸡巴磨出火了……呜呜……不……不要……阿阳……会被你肏死的!……】

    王阳脱下了已经被汗水浸湿的t恤,那挥洒着汗水的古铜色的健硕身躯,像是真的想要把哥哥干死在床上似得,发狂的干着哥哥。哥哥被他抓着纤腰,身上没有着力点,身子悬空的被他狂干着!

    【啊!啊啊!!——阿……阿阳……不要再大了……啊!!……】

    肖昱被王阳干的要疯掉了,如此强悍的禁锢、插穴!肖昱睁大了眼睛,嘴角不断流出口水,最后快的脸呻吟声也发不出来,会吞噬人的快感厚厚的堆积着,一直堆积到再也撑不住,瞬间、爆发!浪水席卷了四肢百脉,冲昏了甚至,肖昱战栗着同时肉棒射出白浊,子宫潮喷出蜜汁。

    在绝顶的高潮中,王阳也不让他休息,毫不怜惜他的更加野蛮的肏干!肏的肖昱双眸泛白,王阳才嘶吼着狂戳进他的子宫里,猛的把他折起按在了床上,胯下死死的抵住他那被肏翻的股间,战栗着,嘶吼着,在他的嫩穴深处,花心的子宫里,激射出岩浆!!

    肖昱被王阳射的上身弹起,嘴里却什幺也发不出来,大张着嘴,却什幺也发不出来。王阳死命的压着他,在他被肏熟的子宫深处不断的喷射出滚烫的阳精,那像是想要把他射穿似得喷射力度,还狠狠的咬着他的骚奶头,硬的跟石头似的骚奶头被王阳又吸又咬,又拉又扯,身下还被王阳恨不得把囊袋也挤进去似得插到了最深处,狂喷着要把子宫融化掉的滚烫阳精……

    王阳射精的时间很长,射完之后还不见疲软的巨根大屌还插在哥哥被射到痉挛的子宫里面,磨了又磨,戳了又戳,还在高潮余韵中的肖昱哪里经得起那样的折磨,呻吟着抱着王阳吸着他大奶的头,身子则不断的敏感的战栗。

    【啊……哈……阿阳……阿阳……不要了……不要再磨哪里了……】

    再次被催促的王阳才依依不舍的从哥哥那销魂蚀骨的嫩穴里抽出来,那还昂扬着的巨根阳具上沾满了哥哥体内的淫水,看着哥哥被他肏翻的嫩穴里,缓缓淌出他刚射进去的精液,王阳才感觉到心里舒服了些。

    王阳抱起被他干到瘫软的哥哥,亲吻着哥哥流出泪水的眼角,两个人进了浴室,哗啦啦的水流声,简单清洗了一下,王阳便给两人换了身衣服出门,哥哥还腿软的站不住,王阳抱着哥哥到了地下停车场,上了家里的越野车。

    温泉距离大概两个小时的车程,现在是下午三点钟,到了之后是五点种左右,吃了晚饭,就可以舒舒服服的泡温泉了。

    王雄在前面开着车,王阳和哥哥则在后座坐着。被两父子干了一天的肖昱浑身酸软的躺在王阳的大腿上,王阳摸着肖昱滑嫩的了脸颊,另一只手则不老实的伸进肖昱的毛衣里面,揉起了肖昱的那对大奶子。

    哥哥的大奶比半年前又大了些,还是那幺丰软嫩弹,王阳的一只大手都抓不过来。王阳嘴角勾起,无限温柔的摸着哥哥的脸颊,一点也不像刚才床上那个狠戾的男人。

    连续被干的肖昱枕在王阳的大腿上,昏昏沉沉的睡着,王阳的身上有股很好闻的男人独有的气息。大冬天,即使车里开着空调,对于裸着双腿只穿了超短裙和薄毛衣的肖昱来说,也还是有些冷,因为他的大奶子,每次出门都得穿女装,虽然在家的时候,义父也喜欢让他穿上女士的情趣内衣干他。

    肖昱出来的时候,是被王阳包裹在一件大大的羽绒服里面抱出来的,上了车,羽绒服就被放进后备箱里面了,现在只穿着宽松的薄毛衣和短裙的肖昱感觉有些冷,王阳身上的火力大,肖昱本能的往王阳身上靠,双臂搂住了王阳的腰,想要获得更多的温暖。

    被哥哥梦里那幺依赖的抱着,王阳心情大好,描绘着哥哥的唇, 哥哥的鼻子,哥哥眉毛。在哥哥脸上爱恋的描绘着,哥哥有时候被他撩拨的发痒,梦里试图躲开他的手。

    到了闹市区,堵车堵的很,加上大雪路不好走。

    王阳倒是不在乎,车里有哥哥依偎在他的怀里,手伸进哥哥的衣服里揉着哥哥的大奶,好不安逸。手下的丰软嫩滑,引得王阳忘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