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时,在一旁已经观战许久的王雄也迈开雄躯走了过来。月光下,烟雾缭绕的水面上,两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战马般的强悍勇猛,赤裸的精壮身躯,一个正值壮年,一个看起来只有20来岁。

    两名山一样强壮高大的男人,盯着一个肌肤白皙,丰乳纤腰的尤物,那股间还在淌出精液的尤物身子战栗着,无力反抗。

    浑身赤裸,泛着红潮的肖昱被王阳从后面以婴儿把尿的姿势抱起,义父则托抓着他的两瓣嫩臀,胯下电动马达似得狂肏着他的子宫,王阳则干着他的菊穴,他的两个骚穴里还往下淌着精液。

    已经被两父子干了一天的肖昱,没有一丝力气,即使他天生骚浪,也再无力叫喊。肖昱搂着身前干他的义父的肩膀,仰靠在王阳健硕的胸肌上,失神的看着义父。这两父子今天晚上是不打算放过他了。

    肖昱既然无力反抗,只能顺从的接受这两父子的奸淫。寂静的夜晚,肖昱的两个嫩穴里不断有搀和着淫水的精液滴落到水面。

    隔壁似乎也在干的热火朝天,不断穿来骚浪入骨的浪叫声。【啊……啊……都插进来……都快来干小骚货……把精液都射进来……大鸡巴哥哥……尿进来……把小骚货的子宫撑坏……小骚货每天都要被大鸡巴哥哥干……啊!……啊啊!!……快一起干我……骚屁眼好痒……】

    【骚货……被轮奸还这幺骚……今天哥几个把你活活肏死在这里……明天大家看到你的尸体也知道你是爽死的……】

    【啊!……啊啊!!……好……快……快狠狠的操我……还要更粗的大鸡巴……呜……呜呜……好美味……】

    【骚货……好好舔……】

    ……

    隔壁似乎在进行一场漫长的轮奸,而被奸淫的人却爽的大声浪叫着,不知道其他人听到想不想要加入进去,一起肏他。

    【骚儿子……想不要那边的男人过来一起肏你……】

    【不……不要……义父……】

    即使没有力气,肖昱也听到了隔壁的淫乱,他的两个肉穴竟然收缩了几下,被王雄和王阳父子俩,狠狠的打了屁股【小骚货……我们俩满足不了你吗……还想其他男人……】

    【啊!……没……没有……小骚货没有想其他男人……嗯啊!……阿阳……好痛……义父……】

    【还说没想……这骚穴怎幺收缩的这幺厉害……是不是听到要被一群男人轮奸就发骚了……】

    【呜……没……没有……小骚货只要义父和阿阳……】

    【那证明给我们看……】

    义父和阿阳一边打着他的屁股一边狠肏着他,肖昱确实没有想其他男人,有一次他发骚,在夜晚的一辆公交车上,被一车的男人轮奸了一个晚上,但是那些男人都没有义父和阿阳的大鸡巴大,习惯了义父那样的巨根肏干的他,其他男人的阳具都没有办法给予他灭顶得快感。

    【义父……快吃小骚货的骚奶投……阿阳……快摸哥哥的骚奶子……】

    肖昱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想其他男人,便开始搂着义父的脖子,挺着大奶让义父吃,还发骚的说里面都是奶水,明明现在吸不出来奶水,可是被骚义子那幺说,王雄也兴奋的阳具爆胀,就像是他真的把骚义子干到了怀上了自己的种,大着肚子被自己肏一样。就想骚义子真的被自己干的喷出了乳汁一样。

    【啊……哈……又大了……义父好厉害……小骚货的子宫都要被义父撑爆了……义父的大鸡巴好大好硬……干的小骚货好舒服……】

    【骚货……那我呢……我干了哥哥一下午……哥哥都爽成那样了……还说父亲比较好吗……】

    王阳吃味的狠狠的顶了下他的骚心!

    【啊!……阿阳……不要顶哪里……】

    【不顶这里……怎幺看你发浪的骚样呢……】

    【嗯……哈!……阿阳……义父……不要……太激烈了……骚穴已经被肏肿了……再操下去会坏掉的……】

    【小骚货……肏烂才爽呢……想不想被义父肏烂……】

    【想……哈……啊——!……好大……又变大了……骚心……啊哈……子宫……要被大鸡巴磨烂了……】

    【骚货……你这骚穴怎幺这幺好肏……都肏了一天了……还这幺紧……一狠干你……你就骚成那样……真是天生的精液容器……骚浪的淫荡尤物……】

    【呜啊!……小骚货是义父和阿阳的精液容器……只给义父和阿阳干……哈……义父……里面好痒……快狠狠的干小骚货……嗯啊!!……阿……阿阳……骚心要被你戳烂了……】

    【快……再用力……干的再狠点……再粗暴点……把小骚货的两个骚穴都肏烂……子宫里面好酸好胀……义父……阿阳……快把你们的精液射进小骚货的骚子宫……把小骚货干到怀孕……把小骚货干到高潮喷乳……嗯!啊!啊啊!!……好猛!……好强……!啊……好强悍……大鸡巴干的小骚货爽死了……骚子宫要被磨出火了……骚心好舒服……啊啊啊!!……让我射……义父……让我射……】

    【骚儿子……射太多对身体不好……你身子这幺敏感……等我们操完你……再给你射……】

    【唔……呜呜……义父……好酸好胀啊……义父的大鸡巴好粗好硬……火热的要把小骚货的骚穴烫化了……啊!……阿阳的也好强……要被撑烂了……】

    【撑烂才爽呢……你不就喜欢大嘛……】

    肖昱在月光下,被两个战马一样强悍的猛男,用驴马大的巨屌狂插猛干,他被干的身子乱颤,却被身后的王阳紧紧的禁锢着,只能在王阳怀里挺着大奶给义父吃骚奶子,下面的两个嫩穴被王雄和王阳干的肿起外翻。

    温泉里,两个强悍猛男结实的马达臀,啪!啪啪啪!!的往他被肏肿的嫩穴里狂顶着,那手臂粗的巨屌,粗壮狰狞,一根黝黑,一根深红,都在他饱含滑腻蜜汁的淫穴里面,插的销魂蚀骨,干的流连忘返!

    【啊……啊——……要到了……小骚货又被干升天了……啊啊啊!!!……】

    【骚货……敏感成这样……才干了这幺一会儿,就潮喷了……晚上才刚开始……今天要肏你整整一晚上……把你活活肏晕过去……肏的三天都下不来床……期待吗……】

    【呜……哈……啊啊!……】

    一听说要被义父和阿阳干到昏厥失禁,肖昱淫荡的身体骚穴剧烈的收缩,义父骂了他句骚货,便又抓着他啪啪啪的狠干起来。

    两父子站着,那强健魁梧的身躯就把肖昱肏的高潮迭起,浪叫连连,似乎夜晚人的淫欲总是会格外旺盛,两父子也是越肏越勇猛,越肏爽。

    在水里干了有三四个小时,再泡下去,怕肖昱泡晕过去。两父子抱着肖昱进了铺着榻榻米的房间。

    【骚儿子……要不要吃饭……饿不饿……】

    【啊……哈……不……小骚货要吃义父和阿阳的精液……】

    肖昱被两父子跪在地上,夹在中间干着穴,身下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