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润滑,王阳真想死在哥哥身上,在哥哥身上精尽人亡。

    【哥哥太骚了……好想一直干哥哥……哥哥的骚穴怎幺那幺好肏……吸的大肉棒爽死了……】

    王阳抱着哥哥,狂揉大奶狠肏浪穴,把哥哥干的淫水泛滥,浪叫连连,尽情的享受着哥哥堪称名器的身子。

    【啊!啊啊啊啊!!!!……阿阳……好美……哥哥被阿阳肏的好美……阿阳的大肉棒好大啊……哥哥要被阿阳肏上天了……呜啊!!!!……】

    肖昱突然在王阳怀里扭动了一下身子,没有任何征兆的肉棒喷出了一股温热的水流,浇在了王阳的八块腹肌上。

    王阳看到,却更加兴奋【哥哥被我肏到失禁了……有那幺爽吗……】嘴里说着,更加用力的干进哥哥的子宫。

    【嗯哈……啊啊!!……舒服……好舒服……啊!……阿阳……再粗暴点干哥哥……把哥哥的骚子宫肏成肉糜……呜啊!!!……好快……好激烈……阿阳肏的哥哥好美……啊啊啊……又要升天了……阿阳好会肏……哥哥每天都要被阿阳的大肉棒干……好舒服……】

    【哥哥……哥哥……你的骚穴也吸的我好舒服……我要控制不住了……】

    【嗯哈啊啊啊……射进来……都射进来……都射进哥哥的骚子宫……里面要阿阳的精液……】

    哥哥实在叫的太骚了,王阳欲火焚身,翻了个身,把哥哥压在了身下,把哥哥的两条腿压到了头顶,山一样的身躯整个覆盖了上去,这样干的更深,他知道哥哥喜欢被他这幺干。哥哥喜欢被他禁锢着,强迫连续高潮,在连续高潮中被他射到昏厥。

    【嗯……啊啊……不……阿阳……太深了……呜啊!……啊!啊!啊!……哈……啊啊、啊、……好猛……阿阳好会干……大鸡巴插的骚子宫好美……啊!……啊啊……】

    肖昱被王阳魁梧的身躯压的不能动弹,屁股想要抬起了迎合,却每次都被王阳的猛插,干的陷进去。王阳干的他跟电动打桩机似得,又狠又快,狂插猛肏!

    骚浪的嫩肉紧紧裹着男人的硬挺,被男人干的痉挛晃动,吮吸着侵犯着他的大肉棒,大肉棒抽出的时候还紧紧吸着不让离开,被撞进去的时候,有像是抗拒似得,不让大肉棒进入。

    这样抽出的时候难以抽出,插入的时候又难以插入,反而更加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哥哥的骚穴吸的好紧,王阳趴在哥哥的身上,公狗腰猛摆狠肏着,直插的哥哥在下面小幅度的弹起,嘴里连呻吟声都变的支离破碎。

    哥哥双腿大张的被他压在身下,闭着眼眸,搂着他的脖子,被他干的连迎合的时间也没有。哥哥似乎在全身心的享受着他的干穴,胸前的大奶子被他强壮的胸膛压成了扁圆形。

    【哥哥……哥哥……我受不了了……要射了……射进去了……要射到哥哥的骚子宫里面……】

    【嗯啊!啊!……哈啊啊!!……都射进来……射进哥哥的骚子宫里面!……阿阳……用你的精液把哥哥射死……把哥哥的骚穴射穿!……】

    王阳毕竟年轻,体力比义父要好,虽然没有义父技术好,但是凭着一股子蛮力,也能把他干上一个又一个高潮。现在王阳就在他的子宫里狂野的冲撞着,那力度真的像是要把他干穿干烂了一般!

    王阳咬着牙,又坚持在哥哥的骚穴里面持续猛插了百十来下,哥哥的骚穴实在太舒服了,幼滑紧致,里面都是滑腻的淫水,被干肿之后,反而夹的更舒服,里面满满的都是嫩肉,厚实的嫩肉紧紧的吸着自己的大肉棒,吮吸、嘬吸、绞缠,像是被无数张嫩到极点的小嘴一起服侍着般。

    咬着牙,坚持着在里面狠插了百十来下之后,王阳终于马眼一酸,陡然增大的大肉棒瞬间撞进了骚子宫的大门,仅仅的插在里面,死命的研磨,高压水枪般的狂射出滚烫的阳精!

    被男人雄壮的身躯仅仅压在身下,骚穴被男人侵犯到了极致,子宫里被男人肆意的内射着,那激烈的喷射,射的他骚穴里酸痒胀痛到了极点,坚硬的大龟头还在狠命的研磨着他的受不住的子宫内壁。

    男人紧紧的压在他的身子上,战栗着,雄躯上肌肉暴涨,豆大的汗珠滚落,像是一匹汗血宝马般的强壮身躯,压在他娇嫩的身子上,不断的战栗着,很显然,男人插在他的子宫里面,内射的极爽,爽的男人低吼着……

    他想要挣扎,想要逃离那要把他爽晕过去的快感,男人像是怕他逃跑似得,紧紧的压着他,禁锢着他,他动态不得,只能大张着腿,被男人内射着,男人射的很多,射的他双眸空洞,大腿根战栗……

    男人终于在他子宫里面射完了,可男人还伏在他耳边低声的呢喃着【哥哥……你的骚穴里面好舒服啊……我受不了了……让我射进去吧……】

    还没反应过来的肖昱骚穴内一股温热的水流激射而出,肚子被水流射的胀大,就像是怀孕了般,王阳插在他的子宫里面,尿了进去,第一次被在子宫里面射尿的肖昱,被射的张大了嘴巴,被射尿的感觉跟被射精的感觉一样都让他爽的脑子里白茫茫一片。

    王阳吻住了哥哥的嘴,大肉棒插在哥哥的子宫里面,内射了许久之后,又尿了进去,哥哥在他身下挣扎着,却被他禁锢着,贪婪的掠夺着哥哥嘴里的津液,把哥哥的翘臀紧紧的压在地上,不让哥哥动弹分毫,只能被动的接受着他的内射……

    王雄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骚义子已经被儿子王阳干到了嘴角流着口水,什幺声音也不发不出来。

    整整一个寒假,肖昱都被义父王雄和王阳狠干着,两父子像是怎幺也干不够他,每天变着法儿的玩他。吃饭的时候坐在义父的大肉棒上,还没吃上几口饭,就要吃王阳的大肉棒。义父总是不好好吃饭,总是吃着他的大奶,每天都狠狠揉着他的大奶子。

    洗澡的时候,两父子也总是一起进来,一个在鱼缸里面把他插的浪叫连连,一个就干他的小嘴。正洗着淋雨,也能被那两父子按趴在墙上,从后面狠干他的两个骚穴,他经常在雾霭弥漫的浴室内,被两父子干的瘫软在地上。连趴着的力气也没有的时候,又会被两父子抱起来抵在墙上狠干,有时候两父子还会把他夹在中间,一前一后干他的两个骚穴,干的他骚浪的扭着身子,依靠着义父火热强壮的胸膛上,仰着脖子浪叫,前面还要被王阳抓着屁股狠肏,还要被王阳狠揉大奶吃骚奶子。

    有时候出去看电影,在车上就要被干到失禁,到了电影院,在黑暗中,他就要跪在地上,给两父子吃大鸡巴,吃着一个人的,小手还要套弄着另外一个人的。两父子会接连在他的小嘴里面爆浆,还会坐在情侣包间里面,把他插的噗嗤噗嗤作响。

    还会把他绑在床上,萌上眼睛,四肢被绑成大字型,就像被强奸似得奸淫着他。那种无依无靠,只能被大肉棒缓解体内骚痒的感觉,自从那次温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