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想着哥哥销魂的小嘴和骚穴,每天都想把自己的大鸡巴插进去,狠狠的把哥哥干到哭泣求饶。王阳按着哥哥的头,忍不住的开始抽送哥哥的小嘴。

    哥哥抬起泪眼朦胧的脸看着他,小嘴里还含着他的大肉棒,想要凌虐哥哥的欲望,刺激的王阳胯下猛烈的摆动起来,大肉棒次次狠插进哥哥娇嫩的喉咙,被他牢牢按着头的哥哥,眼角溢出泪水,双手推着他结实的大腿。

    【唔……唔唔!……唔……嗯……唔……】

    肖昱被王阳强迫深喉,即使已经习惯了,可被那幺粗大的肉棒那幺快的插,还是被噎的难受。可王阳像山一样在他面前纹丝不动,肖昱被他按在胯下,不断的给他深喉着,眼角不断流出泪水。而后面义父还在狂肏着他的骚心,他被义父干的身子前倾,正好给王阳深喉的更深!

    两父子似乎配合的天衣无缝,肖昱被他们两父子一前一后的贯穿着,硬如炙铁的粗壮阳具,两根都有26cm长,6cm粗,肖昱觉得他被穿在了两根大肉棒上。

    只开了一盏台灯的卧室内,肖昱被义父王雄和王阳,以前以后的狠肏着,他像条母狗般,大着肚子趴在床上,两父子的持久力都不是一般人,不知道干了他多久,他身前的肉棒已经什幺都射不出来了。义父站在床下,从后面狠狠的干着他的菊穴,撞的他大奶乱晃,身前的肉棒也乱甩着,义父沉甸甸的大囊袋越来越重,怕打着他的臀部的囊袋越来越重,他知道义父的黝黑囊袋里面已经蓄满了阳精,快要把滚烫的精液内射到他的骚心上了。

    而前面,王阳则跪在床上,抬起他的下巴,大鸡巴干着他的小嘴,他的薄唇都被磨红了。王阳抬起他的下颚,看着他被大鸡巴插出的泪水,似乎他被插的流出的泪水越多,王阳干他干的越狠。

    不知道干了多久,肖昱头脑昏沉,黑暗里,被两个强悍的猛男一起肏干着,他只知道干着他小嘴和菊穴的大肉棒,比刚才更粗更硬了,两根肉棒几乎同时颤动起来,紧接着,随着男人的粗重的喘息,他被一前一后灌满了精液。直肠被火热的精液灌满,骚心被滚烫的阳精烫到战栗,小嘴里被大鸡巴爆浆,来不及吞咽的精液顺着嘴角大量流了出来。

    肖昱躺在床上,剧烈的喘息着,嘴角,大奶上,大腿根上,到处都是男人的阳精。

    两个男人也在他的一左一右躺了下来,两个男人都在温柔的摸着他鼓起的肚子,细密的亲吻着他的每一寸肌肤。

    肖昱仰躺在床上,已经六七个月大的肚子被王雄和王阳父子俩摸着,有时候里面的孩子还会踢他几下。王雄和王阳父子俩一左一右亲吻着他圆球状的两粒大奶子,那骚奶子大的一只大手都握不住。而刚被大鸡巴内射过的骚穴里,温热的精液正在缓缓的淌出,他还能感觉到液体流过肠壁的触感。

    怀孕后的肖昱,大奶比以前更加饱满,像是两个足球挂在前胸似得,那深邃的乳沟,每天晃的王雄都无心管理武馆,只想每天狠揉着他的大奶,狠肏着他的骚穴,还有他那挺翘的圆臀,比以前更大更翘了。每次他跪在地上时,后背凹陷的腰际配上那圆润的翘臀,都刺激的王雄想要把大鸡巴插进他的挺翘的屁股中间,看着他纤腰摆动,大奶乱晃。

    王阳起身来到了他的股间,才射过一次的王阳还没有满足,胯下的巨根阳具,还在狰狞的高耸着,王阳架起肖昱修长白皙的双腿,眼神暗黑的看着肖昱还在淌出精液的骚穴,那小肉孔被大鸡巴插成了嫣红色,小小的红色肉孔中,乳白色的浓稠阳精缓慢的溢出,流到了床单上。

    上面肥厚的花穴肉缝,紧闭着,颤抖着。王阳用手指分开了那诱人的花唇,肖昱明显战栗了一下,里面细小的肉孔处正在吐出透明的滑腻蜜汁。

    王阳用粗大的手指,滑过肉缝里包裹着小肉孔的嫩红阴蒂,手指就着滑腻的淫水,插进了那细小的肉孔中,那小肉孔像是吸盘似得,瞬间把他的手指吸了进去。饱含着淫水的嫩穴,紧致的插进一根手指头都困难,可王阳知道,如果他现在把他婴儿手臂粗的巨屌插进去的话,那小肉孔也含的进去。

    饥渴了许久的花穴被插进了一根手指,肖昱怀孕后敏感异常的身子立马有了反应,试图夹紧双腿,被王阳强行分开,王阳忍着想要直插到底的冲动,夹着他的双腿细密的亲吻着,亲吻着他沾满淫水,精液的敏感大腿根。

    哥哥光滑细腻的肌肤上,还残留着肉穴里流出的几道蜿蜿蜒蜒的精液银丝,王阳一边舔吻着哥哥流下精液的大腿,一边看着哥哥刚才被父亲内射的精液从哥哥的骚穴里面流出。那一开一合的小肉孔,像是微启的红唇般,看着那还在不断淌出的精液,就知道父亲内射的有多深,量有多大,自己不在的时候,哥哥每天都被父亲内射到这样吗。哥哥的骚穴每天都被父亲的大肉棒干翻,被干到淫靡不堪,被内射到痉挛。父亲的大肉棒在哥哥的骚穴内,把哥哥干到淫叫连连,还在挺着屁股,求父亲干他干的更狠点……

    哥哥就像是淫受般需要不停的与男人交合,需要不断有精液内射到他的体内深处。

    王阳扶着自己的大肉棒,磨着哥哥花穴的肉缝,肉缝里的阴蒂也很嫩,坚硬火热的大龟头,戳磨着哥哥阴蒂上珍珠淫核,用马眼顶住那凸起的淫核,爽的两个人都呼吸不稳。

    【啊……哈……阿阳……】

    淫核被王阳用又硬又热的大龟头戳磨着,从淫核里爆发出来的阵阵酸痒软麻,像电流般窜进了体内。

    【哈……嗯哈……啊……阿阳……再快一点……那里……好舒服……】

    王阳用大龟头戳磨着哥哥花唇里凸起的珍珠淫核,那淫核的大小正好能戳进他的马眼,哥哥被他磨的扭动着,就像用淫核磨着他的马眼里的嫩肉似得。王阳粗喘着,继续握着自己的大肉棒,磨着哥哥的淫核,哥哥被他磨的小肉孔里蜜汁涌出的更多了,他知道哥哥被他磨的发起骚来了。

    敏感的马眼也被哥哥凸起的硬淫核转动的研磨着,马眼里溢出了清液,磨的哥哥的肉缝里都是,自己大肉棒里流出的清液跟哥哥花穴里流出的蜜汁融合在了一起,王阳用大龟头磨着哥哥肉缝里敏感的嫩红小阴蒂,那下面的小肉空微微的开阖着,吐出滑腻的蜜汁,似乎在引诱着他肏进去。

    体内的兽欲刺激着他不顾一切的想要干进哥哥的花穴,用大龟头戳进哥哥的子宫。

    王阳闭上眼睛,深出了几口气,强壮的双臂挽着哥哥的腿窝,往自己胯下一拉,便让哥哥的翘臀悬空,落在了自己跪坐着的大腿上。肖昱以为王阳要干进他饥渴的花穴里,开始浪叫着让王阳狠狠的干进来,王阳忍着冲动,扶着自己的大肉棒抵在了哥哥还在流出精液的菊穴口上,就着精液的润滑,雄腰一挺,便整根插了进去。

    【啊——!】

    骚穴瞬间被驴马大的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