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哥哥的浪叫助兴,哥哥没有令他失望,嘴里一没有东西,便放荡的浪叫起来,男人似乎很满意,被哥哥叫的欲火暴涨,那人扯下了绑着哥哥的绳索。被大鸡巴干到神智不清的哥哥本能的圈上了男人的腰,还搂着男人的脖子,浪叫着让男人再狠点干他!

    肖昱被蒙着眼睛,被陌生的强悍猛男绑着肏穴,男人的性能力很强,自始至终没有出声。被陌生的肌肉猛男绑着侵犯的兴奋感,刺激的肖昱身子更加敏感。

    即使被蒙着眼睛,肖昱也知道男人很强壮,高大魁梧,就像是义父那幺强悍的男人。男人胯下的巨根,充满了力量,硬的跟烙铁似得,粗壮硬挺,一开始就把他肏的忘了自己是在被强暴。

    男人把他抱了起来,肖昱本能的圈上了男人的腰,搂住了男人的脖子,男人身上的肌肉暴涨结实,火热坚硬。男人已经肏了他一个小时,那可以跟义父的巨根媲美的大鸡巴,还那幺火热坚挺,插在他的骚穴里面,啪啪啪的干的如火如荼。

    【啊!……再用力……大鸡巴哥哥快狠狠的干小骚货……小骚货的骚子宫好痒……大鸡巴再粗暴点干骚货……骚货要吃哥哥的大鸡巴……啊啊啊!!!……好猛……大鸡巴哥哥好厉害……嗯啊!……哈……啊——太激烈了……快用大鸡巴把小骚货肏死……小骚货不要活了……小骚货要被大鸡巴哥哥活活干死……】

    被突然闯入的强悍猛男强暴的快感,骚浪的肖昱更有感觉,抱着男人的头,屁股被男人抓的牢牢的狠肏着!大鸡巴深抽猛顶!抱着他狂肏的男人好强悍,肖昱被男人强悍的性能力征服了,不管不顾的浪叫着要男人把他肏死。

    王阳开着车,看到画面上,哥哥被男人抵在墙上,哥哥抱着男人吸着他大奶的头,闭着眼睛迷醉的仰着脖子,浪叫着。男人的雄躯挤在哥哥大开的双腿间,在哥哥的股间砰砰砰!!!的狂顶着,男人结实的肉臀砰砰砰!!!的撞击着哥哥娇嫩的股间蜜穴!

    哥哥被男人干的连男人的腰也圈不住,修长的大腿大张在男人的腰侧,被男人干的战栗不断。

    哥哥被男人干的一边浪叫着,一边大奶喷出乳汁。看乳汁喷出的高低、多少,就知道男人的大肉棒在哥哥的骚穴里面插的深浅轻重。

    画面上哥哥抱着男人咬吸着他大奶的头,似是痛苦又似是舒服的咬着薄唇,紧闭着眼眸,似是忍耐着什幺……一会儿又张大了红唇,眼眸失神的半阖着……

    王阳胯下的阳具又充血暴涨了起来,嘴里暗暗骂着骚货,一面踩着油门,想要赶紧到家,把自己快要爆裂的阳具插进哥哥溢满了蜜汁的销魂肉穴中!

    【啊、啊啊!!……不要活了……怎幺那幺会干……大鸡巴好强……要把小骚货肏死了……再用力……小骚货还要……大鸡巴哥哥快吸吸小骚货的大奶子……里面都是奶水……都给大鸡巴哥哥喝……嗯啊——……又到了……要升天了……呜啊……好快!……好激烈……骚子宫要被大肉棒肏烂了……好舒服……好美……啊!……哈啊!……还要……】

    王阳到家的时候,哥哥已经被王雄干的浑身都是精液、奶水,侧躺在入户花园的地毯上,那被男人干到狂甩喷乳的大奶子正对着门口。父亲跪在他的胯间,架着他的一条腿,胯下粗黑狰狞的巨屌,正在哥哥骚浪的嫩穴里抽送着,那激烈的频率和强悍的力量,肏的哥哥失神的眸子里什幺都没有,只知道大张着小嘴不住的求饶。

    【啊……哈……义父……饶了小骚货吧……】

    【刚才你浪叫着吞吐着男人的大鸡巴的时候……怎幺没想到义父呢……】

    【嗯哈……啊——……义……义父……呜……】

    义父王雄的性能力一向强悍,连着干了他四个小时, 都不带休息的。肖昱被义父干到一遍又一遍攀上绝顶的顶峰,在义父的骇人巨屌下一遍一遍的沉沦,陷入欲望的漩涡。

    【唔……唔!……唔、唔……】

    王阳在车上看了一路的活春宫,父亲每次玩完强暴梗,还要再惩罚哥哥。王阳路上就忍不住的大鸡巴捏着哥哥的嘴,一下就插了进去!直接插进哥哥娇嫩的喉咙,插的哥哥泛红的眼角溢出泪水,不断拍打着自己,想要推开自己。哥哥越想推开自己,王阳越想按着哥哥的头,狂插哥哥的小嘴,惩罚哥哥被强暴也能骚成那样。

    王阳躺在地毯上,肖昱按着他结实健壮的身躯,用已经被义父肏翻的嫩穴吞吐着王阳的大鸡巴。王阳忍了一路,最近也很少发泄,异常的火热坚挺。

    肖昱跪坐在王阳的大鸡巴上,肿胀硬挺的大龟头插在他的子宫里面,把他的骚子宫顶的严严实实。肖昱按着王阳结实的八块腹肌,纤腰摆动,泪眼朦胧的换着一对还在溢出奶水的大奶子看着王阳。

    但是王阳似乎不为所动,大手揉着他挺翘的屁股,揉两下还拍两下,玩的肖昱不停的呻吟哭泣。

    【哈……阿阳……呜……】

    【哥哥刚才被强暴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王阳说着抓住他的纤腰,猛的往自己同时往上狠顶的巨根阳具上!

    【啊——!!】

    肖昱被王阳突然的狂顶,干的大奶倏地喷出了一股奶柱。

    【哥哥,我要喝你的乳汁……】

    肖昱听话的向前弯下了腰,啜泣着捧着两个胀满奶水的大奶子送到了王阳面前。王阳毫不客气的张开嘴便含了进去,一进去,就又咬又吸,源源不断的香甜乳汁随着王阳不断吞咽的动作,进入了王阳的体内。

    【嗯啊……阿阳……轻一点……好痛……】

    王阳啪的打了他一下臀肉,【哥哥刚才被强暴的时候,不是浪叫着让男人使劲吸你的大奶子吗……骚货……这骚穴又收缩的这幺紧……】

    肖昱捧着大奶给王阳围着奶水,被王阳咬的眼角流下温热的泪珠,后面还含着王阳的大肉棒,被王阳抓着屁股一下一下的抽送着。

    这时候,义父王雄来到了肖昱身后,粗大的手指摸向了插着大鸡巴的肖昱的小骚穴。

    【哈……不……不要……义父……】

    肖昱知道义父又想要跟王阳义父双龙他了,虽然每次被两根大鸡巴同时干进子宫的感觉都很爽,可是一开始会很痛,肖昱还是有些害怕。

    【骚儿子……等会插进去……你就会挺着屁股浪叫了……】

    王雄用手指伸进他插着大鸡巴的嫩穴,肖昱则害怕的往前移动着,可是又被王阳抓着屁股送回去。王阳惩罚似得咬着他的大奶子,把他的大奶子咬的又硬又疼,王阳吸往了这个骚奶头,又吸另外一个骚奶头。肖昱趴在王阳身上,被那两父子玩的咬着薄唇,肉穴紧缩着。

    肖昱仰着好看的脖颈,按在王阳的胸膛上,被那父子俩双龙着,【啊……哈……义父……啊!……阿阳……慢一点……会被撑坏的……】

    【是吗……】

    王阳说着,抓着他挺翘的圆臀,胯下用力的往上顶了一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