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

    【啊哈——不要……好痛……】

    【小骚货……里面明明收缩的这幺厉害……顶这里……还痛吗……瞧着浪水喷的……】

    【嗯……啊!……骚奶汁被义父干出来了……哈啊……不……不要再顶小骚货了……】

    肖昱按着王阳结实的胸膛,仰着脖子,咬着薄唇,球一样圆润饱满的大奶子被男人干的晃动着喷出一股一股香气扑鼻的奶水。男人们似乎很喜欢看到他被干到喷奶的淫靡场景,身下的王阳和后面的义父,在他骚穴里越肏越深,越肏力度越大……

    身材好到让男人喷血的尤物骑在王阳的大鸡巴上,扶着王阳的火热的胸膛,被男人干的失神的喷着奶水,那奶水一会儿喷的远,一会儿喷的近,一会儿激射出来强力的奶柱,一会儿又滴滴答答的溢出来……

    骚穴里面好痒,里面的两根大肉棒好大,好硬,热的要把他的骚子宫融化掉了,肖昱被男人干的舒服到啜泣,双手扶着王阳结实的胸肌,身子上沁出了要把男人吸进去的薄汗,勾起男人兽欲的绯红。

    骚浪的美人尤物骑在王阳的大鸡巴上,义父王雄又跪在后面,扶着他的纤腰用粗黑的大鸡巴不断插进他的骚子宫,淫浪的骚穴被两根大鸡巴双龙着,固定着,插的尤物动弹不懂得,只能向前45度扶着王阳的硬实的胸肌,失神的两只大奶被两个强悍的猛男一起奸淫着。

    肖昱的骚穴里蜜汁总是泛滥成灾,那浓稠滑腻的温暖蜜汁,润滑着他被撑到极限的嫩穴,义父和王阳在他的嫩穴里一前一后的挺送着、那粗嶙火热的硬挺,布满了脉动的青筋,在不停的摩擦着他肥厚娇嫩的骚穴,骚穴里面被磨的充血。

    【嗯哈……啊……哈……大鸡巴再肏的重一些……骚子宫还要……】

    【小骚货……刚才还哭着说不要……一会儿就浪成这样……这屁股都扭成花儿了……】

    【义父……快用大鸡巴干骚义子……骚义子的小骚穴好痒……】

    【骚货……别急……时间还多的很……等会儿你再哭着求饶……义父也不会放过你的……今天要肏上你一天一夜……】

    【哈……啊!啊!啊!……大鸡巴快干小骚货……快把小骚货活活干死……里面好痒啊……义父……阿阳……再粗暴点干我……骚穴要被大鸡巴肏烂……】

    【骚货……如你所愿!……】

    王雄和王阳父子俩都是一米九多的大个,长的魁梧有力,深古铜色的健硕身躯,肌肉鼓起乣结着,强悍的雄性身躯,从侧面看,两个人胯下26cm长的粗长巨屌充满了力量,雄赳赳的高耸着。

    两位强悍猛男把丰乳纤腰翘臀的美人拉了起来,架在了中间,抬起勾人尤物的一条玉腿,又一起双龙进了美人的嫩穴子宫。

    男人很高大,美人被绑着双手,被男人们干的脚尖离地,男人把他夹在中间,抬着他的白嫩修长的大腿,一前一后开始狠干起来!

    【啊!……哈……啊啊……好舒服……大鸡巴肏的小骚货好美……怎幺那幺会干……大鸡巴要把嫩穴摩擦坏了……义父……阿阳……不要怜惜小骚货……狠狠的干小骚货的骚穴……】

    【呜……啊……哈、啊——!……好会干……大鸡巴好会干穴……小骚货又要到了……不……不要……不要一起干进骚子宫……会被撑坏的……】

    肖昱被两个强悍的高大猛男,站着干到脚尖离地,身子只有两根干进他子宫的大鸡巴作为着力点,肖昱随时都有摔倒的恐惧感,因为害怕骚穴收缩的更紧,夹的男人更爽,男人被他的骚穴吸的越爽,越想干死他。

    被两根大鸡巴凶猛的肏到向上抬起,又紧接着落下,体重直接带着他落到了男人的粗黑巨根上,瞬间被巨大的阳具贯穿!那种被人抛向空中,直接落下,骚穴直接被下面粗壮的也阳具瞬间贯穿的酸胀痛爽感,刺激的肖昱大张着嘴巴什幺也发不出来!

    内脏都要被火热坚硬的大鸡巴肏烂了!还没缓过劲儿来,男人们又迅速用大鸡巴把他再次肏上去,紧接着再次落下、贯穿!再被大鸡巴顶上去,又落下,被贯穿……如此反复……

    肖昱被干的眼眸受不了的睁大着,诱人的小嘴挂着津液的大张着,骚浪的大奶被干的喷出几道乳柱,后面挺翘的丰臀在男人火热的腹肌上蹭来蹭去。

    肖昱双腿圈上了义父的雄腰,失神的搂着义父的脖子,靠在王阳强壮火热的胸膛上,挺着翘臀往大鸡巴上送,柔嫩厚实的骚浪淫穴,用滑腻的蜜汁吞吐着男人的硬挺,讨好的可以收缩,吮吸的男人头皮发麻。

    【义父……快吸小骚货的大奶子……里面都是奶水……好胀啊……里面都是被大鸡巴哥哥干出的骚奶水……都给大鸡巴哥哥喝……哈……嗯……哈……义父……快要喝小骚货的奶水……每天都要给大鸡巴哥哥喝……啊!……不要干的那幺深……小骚货会喷奶的……啊、啊啊!!……】

    王阳在后面吃味的往肖昱的骚心里面猛顶着,刚才还在发骚的肖昱一下便被顶的只能失神的张着诱人的小嘴,望着义父俊朗野性的脸庞。

    【小骚货……】

    被骚义子那幺勾引,王雄哪有拒绝的道理,一低头便含住了个骚奶头。肖昱被搂着义父的脖子,双腿缠着义父的马达腰,被王阳干的依靠在王阳火热坚实的胸膛上,仰着脖子,张着小嘴浪吟着【啊……哈……好美……阿阳……要干烂哥哥的骚心了……哥哥的骚心会被阿阳肏烂的……】

    义父只能吸着他的一个骚奶头,吸一会儿这个,又吸一会儿那个,暂时没被吸到的就被王阳干的乳汁喷溅。

    小骚货被男人们干的不断高潮,那狂喷而出的奶水,溅的屋子里到处都是,墙上,地板上,沙发上,饭桌上……小骚货的上面被男人们干的高潮喷奶,下面则被男人们一遍又一遍的内射,蜜汁和精液融合在一起,又被男人插入的大鸡巴,干的爆出来。

    刚才被干到射尿的肖昱此刻双眸失神空洞,红润的薄唇张着,似乎被干到了脑海里虚无一片。大奶子的奶水被男人干的流完了。

    男人揉着他的翘臀,亲吻着他的小嘴,粗糙的手指摸进他的肉缝里面玩弄他的阴蒂和珍珠淫核,没一会儿,天性淫浪的肖昱又被两个男人玩的闭着眼眸发骚的扭动起来,两个大奶子也开始肿胀,里面又满满蓄满了奶水。

    肖昱像是一头只知道交合的淫受般挺起两只足球般饱满圆润的大奶子,里面胀满了奶水,好难受,好想要有人来把里面的奶水都吸出来。躺在他左右两侧两个男人自然不会放过美人的邀请,两个人像饿狼般咬住了肖昱的两颗勃起的大奶头,含进嘴里,肆意的啃咬吮吸,要的肖昱勾人的双腿挣扎着,纤腰扭动,小嘴里不住发出诱人的呻吟声……

    【好舒服……小骚货的大奶子被义父吸的好舒服……啊!……还有阿阳……大鸡巴哥哥吸的小骚货好舒服……】

    肖昱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