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小嘴,那小嘴好小,也好有弹性,里面的嫩肉比外面的还要娇嫩,而且我一插进去,里面还喷出了好温暖的蜜汁,浇的我的大鸡鸡好舒服啊。

    【啊……啊、啊……不要……不要再干小骚货了……】

    【哥哥……你的骚穴可不是这幺说的……里面收缩的好紧呢……哥哥总是口是心非……明明想要我刚粗暴的干你……】

    爸爸在旁边装作是他在给爹地喂精液,还跟我使眼色,让我肏的更狠一点,我听爸爸的话,胯下啪啪啪的狠肏着爹地的嫩穴,里面的嫩肉紧紧的绞吸着我的大鸡鸡,舒服的我什幺都不知道,只知道在爹地的嫩穴里冲撞着。

    那天我喂了爹地两次精液,我也想插在爹地上面的小嘴里面,爸爸说现在还不行,会被爹地发现的。

    每次我想喂爹地精液的时候,爸爸都把爹地的眼睛蒙起来,我干完了爹地,他在接着干,一直把爹地喂的浪叫连连,喊着爸爸好厉害,把他肏的好美。

    有一次,爹地的嫩穴实在吸的我好舒服,我没忍住,喊了出来,被爹地发现,可我已经肏了爹地几个月了,最后弟弟也加入了进来,我们家的大肉棒似乎都很大,只有爹地的比较小,每天,爹地都被我们家四根大肉棒喂的饱饱的。

    爹地经常被两个爸爸双龙,捧着大奶子给我的大鸡鸡乳交,小嘴还吞吐着我的大龟头,弟弟过来之后,爹地又会把我的大鸡鸡吐出来,转过头去含弟弟的大jj。我和弟弟操不了爹地不多久,就会射出来,爹地会张开诱人的嘴唇把我们的精液吞进去,还会用小嘴把我和弟弟的大jj都舔干净。

    爸爸和大爸爸能干爹地好长时间,什幺时候我才能像两个爸爸那样把爹地干到哭着求饶呢。

    夜晚,我们会在大床上,把爹地绑起来,蒙着爹地的眼睛,就像是强暴他似得,轮流干进爹地的骚子宫,在爹地的骚子宫里面爆浆,等不及的就去肏爹地的小嘴,爹地的小嘴给我的大鸡鸡深喉也很舒服,爹地每次都被四根大肉棒肏的直流流口水,还浪叫着让我们再肏的狠一点。

    后半夜,爸爸把爹地松绑,我和弟弟会扑过去,一人抢一只大奶,狠吸狠揉,爹地的嘴角还挂着我们刚刚射进去的精液,迷醉的抱着我和弟弟吸着他大奶的头。下面则被大爸爸和二爸爸双龙着他的两个骚嫩穴。里面被我们四个人内射的极深的阳精被爸爸们插的爆了出来,噗嗤噗嗤作响,下面汇集成了一个精液水洼。

    渐渐的,我和弟弟越长越高,和爸爸们一样高了,肌肉也和爸爸们一样健硕。可以像爸爸们那样把爹地夹着中间,用大鸡巴狠肏爹地的骚穴里,我和弟弟把爹地夹在中间,肏爹地的骚穴的时候,爸爸就捏着爹地的小嘴,让爹地给他含大肉棒,爹地每次都被他噎的眼泪流出来,可是爹地包裹着我和弟弟大鸡鸡的嫩穴却收缩的更紧,我知道爹地这是被我们肏的很爽的反应,于是更用力的干他。

    干的爹地一面眼眸失神的收缩着骚穴按摩我的大鸡鸡,一面搂着我的脖子,挺着大奶浪叫着让我更用力的干他的骚子宫。

    也许是每天都被精液滋润,爹地一点也没显老,反而越来越魅惑,饱满的大奶子一点也没有下垂,还像两个充满气的足球般,又圆又大。纤腰和翘起的丰臀形成完美的曲线,一双修长优美的双腿,一缠上男人的腰,就勾引的男人想要活活肏死他。

    被男人日夜用阳精灌溉的爹地又怀上了,进了家门,就看到爹地瘫软在地毯上,阴茎上套着一个电动飞机杯,被爸爸夹着一条腿,黝黑的大肉棒在爹地的小骚穴里面噗嗤噗嗤的狠肏猛送着,爹地被干的大奶乱晃,乳白色的奶水,从大奶头中间的细小孔中喷了出来!爸爸干的越狠,爹地的奶水喷的越多,喷的家里到处都是香甜的奶味。

    爹地失神的张着小嘴浪叫着,这时大爸爸走了过来,捏着爹地的小嘴,把他粗黑的大鸡巴塞了进去,爹地立刻像是吃着无上的美味似得含吸了起来。那边弟弟还抓着爹地的手套弄着他的大鸡鸡,今天又是一场淫靡的盛宴……

    少爷边跟老爷视频边被管家肏(父子、3p)

    h市郊外的一处大宅内

    【嗯啊……嗯啊……啊啊……】

    少爷的房间里,传出阵阵诱人心魄的呻吟声,少年跪趴在床上,小脸迷离的仰着,细白的大腿上淌着几道淫靡的白浊,股间的嫣红嫩穴里,湿漉漉的插着一根黑色的假阳具,那黑色的假阳具上水光光的。

    少年玉白的手指,伸到身后握着插在自己后穴里的假阳具,来回抽插着,房间里回响着抽插大量润滑剂的声音。随着抽插的力度,少年自己的淫水也被插了出来,混合着之前的润滑剂在小穴里发出黏腻浓稠的咕叽、咕叽声。

    【呜啊——还不够……还要更大、更粗的进来……】

    砰砰砰的敲门声

    【少爷……有什幺事吗……】

    门外传来管家一贯冷淡又关心的声音。

    【哈……没……没事……】

    少年慌忙捂住了嘴,倒在了床上。

    【少爷早些休息……老爷明天回来……】

    听到门外脚步声渐远,少年才松开了紧紧捂着嘴的小手,放松下来。一放松下来,后穴里的酸痒感又朝全身袭来,眼眸里又染上了迷蒙的情欲。少年的手指又握住了还插在他小穴里的假阳具,一下一下的抽动起来,小肉穴很紧,即使里面饱含了大量滑腻的润滑剂和浪汁,抽插的时候也遇到阻力。

    【嗯……啊……好难受……唔……干的好深……小穴要被大肉棒干穿了……唔嗯……再深一些……啊……哈……要被干死了……】

    管家站在昏暗的走廊里,听着少爷屋里传来的呻吟娇喘声,窄边眼镜下的细长眸子里依然冷冷的,似乎没有波动。

    第二天,伺候完少爷起床,似乎昨天晚上玩的有些晚了,少爷有些神思倦怠。手指摸到少爷细滑的肌肤,给少爷穿好了衣服。

    傍晚,老爷回到宅邸,已经半年没有见到父亲的少爷迎了上去,老爷抱着少爷转了几个圈,两个人用过了晚饭,早早的睡下,遣开了佣人,今天晚上不用侍候。

    夜晚,少爷的房间里,昏暗的室内,只开着一盏台灯。暖色的光束将卧室内那张柔软的大床染上暧昧的色调。

    少爷跪在床上,挺翘的臀部高高的翘起,纤腰凹进去一个诱人的弧度。少爷前后晃动着,迷醉的小脸上,嘴角流出透明银丝的小嘴里,不断的发出令男人血脉迸张的呻吟声。

    【啊……哈……爸爸……再深一点……】

    少爷白色的睡袍凌乱不堪的挂在身上,露出大半个光滑白皙的脊背。脊背线条优美,凹进去的纤腰,翘起的嫩臀,白皙的肌肤上,已经渗出了细密晶莹的汗珠。

    身后的男人一边干着少爷的骚穴,一边趴在少爷的背上,细细密密的亲吻着少爷的肌肤,少爷迷醉的张着眼眸,小嘴里不断随着男人

章节目录

窑子开张了(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吃肉肉长高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吃肉肉长高高并收藏窑子开张了(H)最新章节